看着路上熙来攘往的人群,凌飞心中有些感慨,这里确实远非日霞城可比。每走动的一人,体内都有微弱的元力波动,不像日霞城中只是单纯生活着不修炼的普通人。
        暗暗打量着路人,一些年幼之辈竟然也有着天灵阶别的修为,玄士修为的人更是不少。
        这里大多数都是男子,身上不论大小总有一些刀剑留下的伤痕,显然是经过多年战斗所造成的。对比之下,这里的女子就不是很多了。
        还有一点凌飞发现,这里的人都带有一件兵器,有长枪,刀剑,长戟。而武器的等级也有着不同的划分。
        除此之外,道路两旁也有很多小贩,大部分都是卖兵器之类的,也有少数卖有各种丹药,有疗伤圣药,也有能提升修为的丹药。
        让凌飞提起兴趣的是还有卖魔兽的,走到跟前,看着笼子里关着各种低阶魔兽,凌飞笑了笑,这还有点意思。
        贩卖魔兽的主人是一位七旬左右的老者,凌飞之前就已经探测过,仅有三断玄士的修为。
        见凌飞过来,老者从座椅上站起,顿时笑脸相迎,道:“公子可是要挑魔兽?不知道你看中哪只,小老给你取来。”打量了一下凌飞,一袭白衣,整个人眉清目秀,肯定是某个小宗门或小家族的公子哥,当然要狠狠地宰一顿。
        凌飞无奈道:“本少只是随便看看,再说你这儿的魔兽大部分都是没有阶段的,只有少数魔兽达到一阶实力,二阶魔兽更是寥寥无几,你说我买只魔兽是打发时间么?”
        听到凌飞的话,老者赶忙辩解道:“我说公子,话可不能这样说,你可别小看它们。”说着抬手指了笼子里一只白色的鸟,继续说道:“你看这只仓翎雕,别看它只是一阶魔兽,若是将来它进化后,可是能成为大鹏雕的。”
        凌飞无言的一笑,摇了摇头,正要离开。“少爷少爷,你先留步。”称呼从公子直接变成了少爷,老者生怕凌飞走了,把这笔买卖给错过,故而赶紧开口将凌飞留住。
        “老伯,还有事吗?”凌飞道。
        老者尴尬一笑,急忙说道:“若是少爷不满意仓翎雕,不妨再看看这只魔风虎,这可是只二阶变异魔兽,可比仓翎雕珍贵多了。要不是小老看公子品味高,可不会轻易的拿出来的。”说完还一脸笑意的看着凌飞。这倒让凌飞心里鄙夷的半天,这笑容,真假!
        凌飞用手轻轻拖着下巴,俊脸露出一丝沉思,似乎是被老者的话所打动,许久,这才问道:“那这只魔风虎怎么卖?”
        老者见状,心中十分高兴,看来这少年就是某个小势力的少爷,潦草的几句话竟然就说动了,赶忙回答道:“少爷,五块下品元石,很便宜的。”
        “呃?”凌飞有些讶然,身后张巍低声解释道:“少爷,在这里所有的交易都是用元石,很少会用金币。”
        凌飞点点头,查看了墨天的战利品,才有五十块下品元石,一只二阶魔兽就要五块,不由叹息道:“这么贵本少可买不起啊!”
        说着就要离开,老者见状自然是将凌飞留住,从五块元石的价格直接降成三块。但凌飞还是不为所动,纠缠了足足一炷香的功夫,最终还是一块下品元石拿走了二阶魔风虎。
        看着凌飞几人离去的身影,老者气的脸色通红,骂了几句。
        路途,凌飞问道:“已经到龙湖镇了,接下来咱们该去什么地方?”
        张巍沉思道:“多年前我有两位朋友,在龙湖镇建立了一个小型佣兵团,当初曾让我留下一起帮他,和他平起平坐,只是后来我还是离开了。”
        凌飞愕然道:“这么好的条件你怎么不留下,怎么去了日霞城了?”
        张巍抬头朝空中望去,眼中露出几许回忆,感慨道:“当然是为了提升实力,到处寻求机缘,这才走到日霞城。”
        轰!
        两人正聊着突然听到前面一片爆炸光华闪现,紧接着发出一声巨响。
        凌飞在好奇心引导下走了过去,只见两道邋遢的身影正在对战。
        暗暗打量了两人片刻,皆是一断玄士的修为,只听其中一粗壮男子道:“交出来血珊草我就放了你,不然,哼哼……”
        另一个高瘦男子冷声道:“我的东西凭什么给你,想要拿尽管动手好了。”
        “你找死!”粗壮男子体内元力涌动,金色光芒自其身体猛然扩散,一道道光华如同水波一般顺着他掌心处散发。此人赫然是金属性修士。
        低吼一声,一个巨大掌印凭空而生,朝着受高男子缓缓压下。
        金色掌印约莫十丈,越是远离他的控制便越是大,所过之处地上灰尘就会肆虐卷起,这招所用能量巨大,显然是用了全力,看来此人是想迅速解决麻烦。
        看着金印越来越近,瘦高男子面色凝重,虽然两人都是一断玄士,但对方体内元力浑厚程度要更强一些。
        此刻他不敢有一丝大意,全神贯注着思量,爆发出强大元力,一股强劲的气场猛然而生,将粗壮男子笼罩其内。
        “万木凝!”一条条元力所化的树根从地底升起,包裹住半空中金印,四面八方的挤压,似要压碎一般。
        “金克木,看来此人想赢并不容易。”
        “岂止是不容易,你没看他都坚持不住了吗?”
        “我要是他就把血珊草交出来了,什么东西能比命还重要。”
        “说的也对。”
        看“戏”的人群此刻不断发表意见,不过没有任何人出手帮忙。
        呲呲。
        两者相互摧毁时不断发出撕裂声音,时而将金印挤压小,时而又被金印撑大,持续摩擦着。
        无数树根虽然依旧疯狂甩动,最终还是不敌金色掌印。
        一声巨响传出,两者都被摧毁。
        瘦高男子在树根被摧毁时受到反噬,口中吐出一抹鲜血,面色顿时苍白无力,显然是受到重伤。
        但粗壮男子也并不好受,闷哼一声,面色发白。冷笑一声,粗壮男子寒声道:“最后一次活命的机会,交出血珊草你可以离开,不然就得死。”
        “血珊草是我娘子救命的草药,就算杀了我也不会让你得到。”瘦高男子已经不抱任何活命的希望,他相信暗中肯定还有敌人,已经下定决心,临死之前就把血珊草毁了。
        “机会已经给你,这可怨不得别人。”说罢向人群一挥手,只见一道黑影闪过,朝其走去。
        “哎,又得要本少出手了!”人群中观战的凌飞低声说了一句,大摇大摆的朝战场走去。
        场上,黑影化为一道长虹冲向瘦高男子,想将其瞬间杀掉,不给其反抗的机会。
        就在他临近瘦高男子时,一道白色身影闪过,挡在其身前,拦下这招。这道白影不是别人,正是凌飞。
        瘦高男子猛地睁开双眼,抬头看到凌飞,还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还活着。
        看着凌飞体内元力波动只是天灵巅峰,黑影沉声道:“敢妨碍老子,你是不想活了么?”
        凌飞只是淡然一笑,道:“人多欺负人少,本少有点看不下去,所以来凑凑热闹。”身了个懒腰,嬉皮笑脸的看着黑影。
        此人修为仅仅只是二断玄士,凌飞自然不会在意。
        “找死!”被凌飞挑衅,黑影顿时勃然大怒,单拳之上顿时凝结出庞大气势,滚滚黑雾瞬间弥漫而出,夹着碎石之力朝凌飞抡砸下去。
        观战中的人群都在议论凌飞没事找死,张巍等人却一脸笑意,二断玄士就想杀凌飞,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。
        轰!
        就在瘦高男子闭目等死时,奇迹出现了,这道削弱身影竟然毫无损伤的挡下这一杀招,这是何等震惊,顿时恍然大悟,暗道凌飞定然隐藏了实力。
        黑影见状,心中不免有些惊骇,这招几乎用尽了全力,居然没有伤到这人,硬着头皮说道:“阁下究竟是何人?”
        拍了拍手掌上的灰尘,凌飞笑道:“我就是个无名小子,初来乍到,喜欢管管闲事而已。既然我接了你一拳,那你也接我一掌吧。”
        黑影抱拳道:“少侠,我想我们之间是有什么误会吧。”
        凌飞笑问道:“误会?就因为小小的误会就要杀我?”
        闻言,黑影知道此事无法善终,不由沉声道:“那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        凌飞道:“接我一掌,死不了你就可以走了。”
        黑影冷声道:“好狂妄的话,那我倒要看看你这一掌怎么杀我。”
        凌飞也不再多言,一股强大的元力自其体内爆发而出,身外形成一道气场,将黑影笼罩其内。
        一股毁灭性的能量顿时肆虐开来,手掌之间夹杂着金红两种属性光芒,飞速流转。
        只见凌飞脚底金光闪烁,配合着鬼魅般的步伐眨眼临近黑影,浩瀚的掌力形成一道飓风,印在了他的胸膛之上,猛然发出一股爆炸。
        当四溅的火苗缓缓消散,露出凌飞那削弱的身影,观战的人群纷纷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,此刻场上的黑衣人竟然安然的躺在地上,衣物破烂不堪。
        看向人群,凌飞轻咳道:“各位,戏看完了,都该走了吧。”
        闻言,人群快速的消失,似乎是怕招惹到凌飞这个煞星。
        待人群消散,张巍等几人一脸笑意的朝凌飞走了过来。
        凌飞转身看向粗壮男子,淡然道:“若是没什么事就滚吧,本少暂时不想看到你。”
        粗壮男子闻言调头就跑,生怕这个煞星找他麻烦。
        此刻,瘦高男子看向凌飞,跪在了地上,抱住双拳,低声道:“多谢少侠出手相助。”
        凌飞一怔,道:“谢到不必,本少问你些事。”
        “要问什么?只要我知道的一定相告。”
        将男子扶起来,凌飞问道:“你给本少把龙湖镇大概讲讲就成了。”
        瘦高男子疑惑道:“难道少侠不是龙湖镇的吗?”抬头看凌飞神情不悦,才反应过来自己不该插嘴,继续说道:“龙湖镇有一家有名的客栈,在那吃饭的都是些有身份的人,除此之外还有贩卖各种兵器丹药的场所。”
        闻言,凌飞嘴角微抿,十分无语,无奈道:“本少是问你佣兵团的事。”
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