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这里的动静,坐镇凌云的李得彪四兄弟放下手中的事情,第一时间就赶来了,便是见到了这一幕,四人无不感到惊骇,维咔可是二断天尊的修为,竟然被凌飞打败了?虽然当初在乾坤洞府外,凌飞一剑破开境域,可如今再次见了,依旧令他们感到难以置信。

        一旁的刘文更是震撼无比,思绪还沉浸在之前的一幕,惊讶之后脸上露出狂喜之色,团长竟然这么强!

        凌飞周身绿芒流转,乙木之灵在此刻发挥功效,快速恢复着他方才消耗尽的元力。

        维咔面色苍白,擦拭掉嘴角的血迹,警惕的盯着凌飞,神情十分凝重,刚才他只想着拿凌飞立威,却忘了凌云还有这么四位高手,现在他身上带伤,想来也难以善终了,不过他毕竟是南傲大人的手下,谅他们也不敢对自己怎么样。

        不大会儿时间,凌飞体内元力已然恢复不少,心念一动,赤炎神剑一隐而没,消失在其手中,随后,凌飞朝维咔缓缓看去,眼神中露出几分冰冷。

        “你…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维咔语气惊慌,支撑着摇摇晃晃的重伤之躯,不断后退。

        “行不更名,坐不改姓,本团长名叫凌飞!”凌飞淡漠道:“维咔,念你是一位统领,本团长好言相待,你却不知死活,敢在凌云撒野,是觉得我凌飞好欺负不成!”

        维咔内心颤抖,强忍着镇定,诱惑道:“这事是我的不对,你放了我,我可以回去向南傲大人给你引荐,让你也成为傲天军队的统领。”

        凌飞漠然道:“留下五十万颗元石,本团长可以发发慈悲,让你和苍狼他们离开。”

        “好,给你就是!”维咔咬咬牙,掏出一枚空间戒,扔向凌飞,咧了咧嘴,眼神中闪过一丝肉痛,虽然五十万颗元石对他都不算少数,可毕竟牵扯到身家性命,容不得他大意,反正回到军队后,想赚回来也很简单了,到时候还可以联合那两位统领,花些好处,把这里丢掉的颜面找回都不是问题。

        接过空间戒,凌飞发出一道意念探测,随即微微一笑,满意的点点头,笑道:“刘文,将苍狼和那几个家伙请出来,维咔统领要带他们回去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是!”刘文赶忙照做,一盏茶的时间,只见苍狼等人狼狈的走来,看向凌飞的神情中透发着冰冷的杀意,紧紧地攥了攥拳头,多少年来他可不曾受过这样的屈辱,该死的凌飞,现在维咔大人来了,你等死吧!

        见到维咔的身影后,苍狼内心大喜,正欲诉苦时,才注意到前者身上有伤。有些疑惑的看向凌飞,见凌飞正冲自己笑着,嘴角弯起一道浅弧,又看了看四周打斗的痕迹,不知怎的,心底突然升起一股不祥之兆,眼皮微不可查的跳了两下。

        “苍狼,维咔统领亲自来接你离开了,看你这样子,是不想离开么?”凌飞头也不抬,淡淡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凌飞,用不了多久,我们还会见面的,告辞!”维咔说了一声,随即又看向苍狼等人,大骂道:“没用的东西,脸都被你们丢尽了,还不走?”

        苍狼大气都不敢多出,乖乖的跟着维咔离开。

        掂了掂手中的空间戒,凌飞心情可谓是大好,道:“刘文,这五十万颗元石先在你这儿放着,若是凌云有需要的地方,你安置便可。”

        “是,团长!”刘文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感动,双眼热泪盈眶,他知道凌飞这样做的原因,是把他当成自己人,说明凌飞对他的信任。

        “若是没别的事,你就先下去吧。”看着刘文欲哭又止的模样,凌飞有些无奈,这家伙也太脆弱了吧,一大老爷们,因为这点小事还险些要哭了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云月镇。

        自凌飞强占了霸天寨以后,非但没有招惹是非,反而还派人驻扎在镇子上,保护着镇民的安危,镇民都过上了平淡悠闲的生活,再也不曾有人受过委屈。

        凌飞的出现,改变了整个镇子的命运,数百镇民都对凌云佣兵团感恩戴德。

        好日子并没有一直持续下去,直至某一天,这里来了两个可怕的恶人,穿着奇异,头发全都花白,刚来的开始,这两人就打听了有关凌飞的一切事迹。

        起初,镇民以为两位老者是慕名而来的,既不曾保留,又不曾有丝毫警惕,当镇民将凌飞所做的一切都讲述完的那一刹,两人突然下出毒手,以极其残虐的手段将镇民残忍杀害。

        一时间,整个云月镇人心惶惶,暗中守护镇子的凌云一众出面解决,却不想这两位老人修为强大的深不可测,轻易便将数十人全部斩杀,随后又将魔爪伸向手无缚鸡之力的镇民。

        猩红的鲜血流淌,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,树木断裂,房屋坍塌,烈焰焚烧,烟雾缭绕,整个镇子冤魂飘荡,就连不时刮起的寒风,都是隐隐回荡着怨恨哀嚎声。

        很快,两百余镇民已经惨死在这两位老者手中,亡者还不断地增加,所有人都躲在各自家中,谁也不敢外出,以免遭受波及。

        “老夫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,立马去凌云山脉通知凌飞,就说想让云月镇的人活命,就速速来此受死,我只给你一天时间,若是回不来,云月镇就会荡然无存!”黑袍老者语气低沉,干枯的手臂中仿佛蕴含着无比可怕的力量,掐着一大汉的脖颈,森然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是…是……”那大汉赶忙点头,许是因为喘不上来气,说话断断续续,十分艰难,脸都被憋得通红。

        “快滚!”黑袍老人一把便将其甩飞,冷喝道:“记住,你只有一天时间回来,晚了的话云月镇可就消失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桀桀,黑煞,闭关这么久,好长时间没见过这样的景象了,可真是令人怀念呐!”白袍老者邪魅一笑。

        “这样的机会多得是,等把凌飞的人头给肖天冮送去了,血天大陆还不是任我们随便走,也是时候让人们记起我们黑白绝煞了。”黑袍老者阴森道。

        一语惊梦,原来,这两人竟然就是中域赫赫有名的黑白绝煞,没想到会出现在此处,从两人对话中不难听出,他们是要找凌飞的麻烦,
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