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凌威跨入墨家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他的结局,大长老墨峰的出现,只不过将这一切提前罢了。

        “凌威,最后再看人世间最后一眼吧,这是你生命的尽头,今后再也不会有机会了。”墨峰阴森笑道。

        “杀了我你们也不会有好下场的,我凌…凌族的长老,也不会放过你们的!”凌威内心不甘,咬牙切齿的道。

        墨峰冷漠道:“凭那几个老家伙怕是没什么用处,他们没有替你报仇的能力,也没有为凌飞报仇的本事,你就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
        凌威哼道:“我凌族长老可不像你们那么卑鄙,你墨家会完蛋的。”

        墨峰一挥衣袖,淡漠道:“墨家到底如何,与你已经没有关系了,准备告别人世吧。看你这般可怜的份上,待你死后,我会把你的尸体送回凌家的,让你魂归故土。”说完,掌心汇聚起一颗元力球,充斥着强大的能量,不断变大。

        一旁,墨熊阳沉思着,眼睛突然精光一闪,赶忙说道:“族老,我有一个主意,这比让凌威死更加难受,不知是否可行。”

        墨峰瞟了他一眼,收起手中的攻势,道:“什么主意,你且说来听听。”

        墨熊阳笑道:“凌飞现在已经是个废物了,如果让他爹也成了废物,这恐怕会成为日霞城最大的一个笑柄,一提起凌家,所有人首先就会想到废物父子,这是多么讽刺的一件事呢。”

        墨峰苍老的脸庞露出几分古怪的笑意,点头道:“这倒是个好主意,那就让他成了废人,先凉他一天,明早你记得让下人把他抬回凌家,免得沾上晦气。”

        “是。”墨熊阳恭敬答道,看向凌威的眼神更加阴毒,嘴角钩起一道嘲讽的笑容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真是好生卑鄙!”

        “啊!”

        凌威刚骂了一句,墨峰便动起手来,那种撕魂裂魄的痛苦传遍凌威全身,让他感到痛不欲生,持续半晌,痛苦这才逐渐减小。

        整个人如一滩烂泥,仰天躺在地上,双目无神。对于一个修士而言,其实最痛苦的并非是了结他的性命,而是让他成为一个废人,那才是生不如死。

        直至此刻,凌威终于是明白,就在昨天夜里,凌飞究竟承受了多大的痛苦,他甚至都相信,换做任何一个同龄人,在这种令人胆颤的痛苦下都会扛不住而死去。

        这一刻,凌威双眼湿润,两行泪水顺着他眼角划落,纵声怒吼,只可惜有心无力。一声怒吼,将凌威内心的情绪宣泄了不少,好受了很多。

        这一刻,凌威嘴角上扬,突然笑出了声,扬天大笑,笑容中隐藏着一丝无奈与几许自豪,无奈是因为无力,自豪却是因为能成为凌飞的爹,感到自豪。

        这一刻,凌威沉思不语,仰望苍穹,神情露出几分恨意,那是对墨家的恨,是墨家将自己的儿子变成一个废人,同时也是对自己的一种恨,自己实力不济,连自己的家人都保护不了。

        “飞儿,爹无用啊!帮不了你什么!”

        “爹真没用,在你这个年龄,我本来该为你挡风遮雨的,可我却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飞儿,爹对不起你啊!”

        无力的躺在地上,凌威奋力起身,可惜连站起来的能力都没有,全身经脉尽数破损,没有一点力量支撑。大笑之后,凌威神情略带几分沧桑,再次哭出声来。

        作为一个男人,凌威连着流过两次泪,并非是他懦弱,而是因为自己的心,连自己的儿子都救不了,凌威内心深处充满了绝望。他怕自己会被年仅十二岁的凌飞所误会,让后者对其感到失望,这是一个身为父亲的人,内心最深处的想法。

        “哈哈,凌威,你是斗不过墨家的,可惜啊,你那宝贝天才儿子,今后已经是个废物了,你也一样。”墨熊阳冷笑着,身体一晃,突然出现在凌威身旁,一记手刀劈出,将其打昏,扔在了一旁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第二天凌晨,凌家门外躺着个中年男子,满身血迹,凌乱的头发,脸色苍白,如果不是还有着微弱的呼吸,恐怕已是个死人了。

        这中年男子正是凌威,当凌家发现时,已近晌午。

        时间匆匆,半月时光悄然而没,凌威父子的伤势也都好的差不多,与正常人没什么差别。唯独体内没有元力存储,这半月来,两人每天都在尝试重新修炼,每当积攒了一些元力,身体犹如一个漏桶,不断流失。

        内心不甘,凌威无时不刻都在自责,哪怕这一生他都无法修炼,也无所谓,只是凌飞还小,即便想尽办法,也要让凌飞能够重新修炼,哪怕没有以往的那份天资,也无所谓。

        凌族长老院。

        “二长老,飞儿经脉尽损,求您帮帮他,这一切都是墨家造成的。”凌威跪在老者面前,乞求道。

        “唉,你还是回去吧,凌飞的事情不是我能决定的,墨家的事情我也无能为力。”二长老轻叹一声,神情露出几分无奈,并非是他不想帮,只是为了整个凌族,不得已而为之,最讽刺的是实情还无法解释。

    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凌威神情激动,吼道:“长老院明明说好,凌飞在这儿待三年,大长老也说过,三年之内必让凌飞突破玄王成就元者,难道就因为墨家伤了凌飞,你们就不管了?”

        二长老虽心有不忍,可为了不让凌族从日霞城消失,他还是强行硬起心肠,冷漠道:“不错,就是因为墨家插手,大长老不想彻底得罪墨家,所以才这样决定,长老院一致通过,所以你还是赶紧走吧,从此之后凌家与凌族再无任何关系!”说完,一挥袖袍,扬长而去。

        “再…再无关系?”

        凌威有些呆滞,一直愣在那里,直至许久,这才回过神来,宛如一个傀儡,没有思绪的朝凌家走去。

    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,凌威每天都去长老院求见,每次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,他内心对凌族渐渐失望了,已经心寒了,直到现在,他才明白墨家大长老墨峰当时所说的意思,原来是这样。

        凌飞从一个戴着耀眼光环的身份,瞬间跌落到谷底,独自一人来到凌族,以往的那些同辈都纷纷离他而去,就连每天跟着他的小弟凌玉枫,也再也拿他当回事,凌娇也是如此,再也主动接近他,反而还在躲避。凌飞内心悲痛,神情落寞,离开凌族。

        又过了半年时间,凌飞终是鼓起勇气,再一次来到凌族,希望长老院能出面帮助自己,可惜二长老却是一直推脱。

        失望的离开长老院,凌飞已经放弃了,自他经脉被废后,这是三年中他第二次来凌族,同样也是最后一次。

        “凌飞表哥。”回头一看说话之人竟是凌香,凌飞无声笑了笑,道:“原来是凌香表……”话没说完,来人竟将凌香拉至一旁,道:“凌飞表弟,希望你以后少和我妹妹说话。”说着便拉着凌香手臂强行离开,但隐约还能听得到凌香的呼喊,这人正是凌娇。

        “这就是人心么?”凌飞心中淡淡的念道。

        沧桑一笑,两行泪水自凌飞眼角缓缓划落。

        高塔五层,宫殿之中,一袭白衣的凌飞站在原地,双眼紧闭,宛如一个木偶,呆呆的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

        不远处,秋心低头沉思,自语道:“原来这就是第二重的考验,幻境之中应当是公子最深刻的经历。乾坤老怪真是好狠毒,竟然想着篡改历史,接下来的事情,恐怕要看公子自己的了。”凭秋心的眼界,显然看出来些什么。

        有些担忧的看着凌飞,秋心神色凝重,如果逼不得已的情况,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,也要将凌飞救出来!虽然秋心实力很强,可如果强行唤醒凌飞,说不定会让他丢失记忆,除非用特殊方法,只是那样的后果很严重。

        突然间,从凌飞眼角有着两行泪水划落,没想到现实中他竟然也流下了眼泪!

        ·

        ·

        这两天时间紧,自认为很用心的一章,至于好坏就不知道了*.*
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