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地成神 第一百二十二章 各有所遇 (下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        “狄象,你若能够安然无恙的挡下这招,我便放你离开,接招吧!”

        张巍冷喝一声,随即爆发出一股强横的气势,血锋刃上传来浓烈的威压,朝四周疯狂涌去,耀眼的光芒化为一道金灿灿的光束。

        双臂紧握血锋刃刀柄,张巍缓缓高举,眼神微冷,随即猛然劈斩而下。

        噌!

        一道洪亮的刀鸣声陡然响彻而起,突然间,狂风暴动,云海翻腾,空间中传出的压力急剧增大,使得天地都为之色变。张巍头顶九尺之高处的虚空,一道元力所化的百丈刀刃凝结而成,充满着毁灭性的气息。

        在张巍意念控制之下,偌大的刀刃缓缓压下,所过之处,空气都仿佛被分为两半。

        狄象面色略显几分苍白,面对这招攻势的可怕威能,他第一时间已经忘了反抗,一种心颤的感觉,来自于灵魂深处。直到张巍的攻击临近他时,这才回过神来,紧紧一咬牙,猛然爆发出强横的气势。

        “厉剑诀!”

        怒吼一声,狄象神情狰狞,催动自身最强功法,动用出十成元力,没有一丝防守。不知何时,手中多出一把散发着绿芒的长剑,手势不断变换。仅仅片刻时间,一张巨大剑网陡然形成,散发着凌厉的气息波动,虚空都荡漾起一层强烈的波动,绿色长剑扬天斩去,与元力剑刃顷刻相撞。

        这一刻,狄象已经做出最坏的打算,抱着破罐破摔的心态,并无留手,他知道自己硬碰下去,绝不是张巍的对手。由于他自身气息已被张巍意念锁定,除了硬接别无他法,反正横竖都是一败,反抗尚有一丝胜率,可屈从则必败无疑。

        嗡嗡。

        两道恐怖的攻击刹那相撞,不断摩擦消融着,漫天火雨自半空倾洒而下,每落在地上后,皆是留下一个深坑。刀剑碰撞,元力四射,两人谁也不曾认输,一直拼比着。

        许是因为空间承受不住两股绝然相反的元力,虚空都是裂开一道微弱裂痕,毕竟这方世界并不是真正的世界,只不过是乾坤老怪的境域罢了,不然凭他们的修为,想产生空间裂缝根本做不到。

        轰的一声,偌大的爆炸顿时将张巍和狄象立时淹没,火光乍现,离远望去,宛如形成一片火海,像是有生命体一样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快速蔓延。而黄山五鼠则被强横的冲击波震飞出去,纷纷倒在地上,各自喷出一口鲜血,气息愈发的微弱,显然张巍两人战斗绝非平常打斗,看这架势,恐怕都用尽了全力。

        烈焰之中,一道身影倒射而出,狠狠地摔在地上,闷响传出,土地都被砸出一个深坑,十分狼狈,连带长剑一同飞出,笔直的插入地底。

        狄象脸色苍白无力,身上多处挂彩,衣衫破烂,气息一下子就萎靡下来,神情惊骇,他本以为自己和张巍的差距并不算太大,最起码自保是不成问题,但真正战过后,他才明白,后者修为强横,攻势威猛,狂战的称号果然不是白来的,自己想活着离开都是问题。虽然都是三断地宗高阶,元力底蕴却相差甚远。

        哗!

        一道金色光柱自雄火之中冲天射起,烈焰都仿佛被这股气息所熄灭不少,张巍神情冷漠,傲然立于半空,身体一晃,站临狄象面前,淡漠道:“你服么?若是不服,我们可以再来一战,若是服了,那便履行先前的约定,我就将你淘汰。”轻叹一声,收起血锋刃,张巍最终还是不曾取他性命,决定给他个机会。

        谁又能想到,张巍这小小的举动,却是为凌云日后增加了一大战力。

        “破…破宗丹我不要了,你放我离开。”狄象十分不甘,经过这么多的事情,好不容易得到了破宗丹,转眼就没了,自己还险些送命,真是一波三折。

        “放了你?”张巍笑了笑,道:“对我有什么好处?”

        狄象眼神不断变换,显然是在考虑,沉思良久,咬了咬牙,终是说道:“我来自东域象帮,那个地方山脉以南都是我的势力,以后你就是象帮之主,我从旁辅助你。”

        张巍问道:“山脉以南的那一片很大么?”

        狄象道:“若是再加上山脉以北,那就不小了,我本来就打算等回到东域,就把山脉以北的几个势力全部统一。”

        张巍托着下巴,若有所思的道:“听起来倒是很不错的样子。”

        见状,狄象以为张巍心动,继续蛊惑道:“以你的修为一定是那片最强的人,届时山脉之大,随心所欲,强占底盘,四收美人,杀人放火,任你逍遥!”

        张巍淡淡的道:“可惜我得跟着我家团长,你的主意虽然不错,对我没什么用。”

        狄象疑惑道:“你家团长是谁,你又是哪个势力的?”他想不明白,以张巍这样的修为,还会是别人的手下,除非团长有着很深的背景。

        张巍高声道:“团长名叫凌飞,我来自凌云佣兵团!”语气中蕴含着浓浓的坚定,似乎这句话让他很自豪一样。

        “什…什么?凌飞?凌云佣兵团?”狄象内心一颤,突然变得不自然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哦?”看着狄象的情绪的转变,张巍十分好奇,问道:“怎么,难道你认识我家团长?”

        “不…不,我不认识,第一次听说。”狄象并不是傻子,别说他和凌飞没碰过面,即便两人真有什么冲突,这时候他哪还敢承认。

        张巍岂会不知道狄象有问题,不过也懒得理会他,周身气息一变,强横的气场一举笼罩后者,淡漠道:“你是打算捏碎符印离开,还是想永远留在这里!”

        狄象心底怒吼,最终还是捏碎符印,消失在这里,他若是反抗,必死无疑。

        待狄象离开后,鼠大走到张巍身旁,将手中破宗丹递出,道:“多谢你出手相救,否则我五兄弟怕是栽了,破宗丹还你。”

        张巍一愣,随即笑道:“大家都是朋友,这谢字嘛,不说也罢,破宗丹是你的,”

        鼠大苦涩一笑,轻叹道:“现在它属于你,我鼠大若将之留下,如何对得起自己,那就再也没脸见人。”

        见鼠大一直推辞,张巍也不再坚持,便收入空间戒中,也许这就是宿命吧,是谁的,终究会是谁的,看来这破宗丹本身就属于张巍。

        鼠大抱拳道:“既然你救了我们,从此之后我五兄弟的命就归你了。行刀山剑树也好,闯龙潭虎穴也罢,只要你一声令下,我兄弟五人哪怕赴汤蹈火,也在所不惜!”

        张巍有些愕然,旋即摇了摇头,道:“此话有些严重了,你们若是不介意,就跟着少爷做事吧。”

        鼠大问道:“你说的少爷是凌飞?”

        张巍点头道:“不错,少爷正是凌飞。”

        惊讶的看着张巍,鼠大感慨道:“我不太明白,以你三断地宗的修为,竟会甘心听从一个弱于自己的人,这还是外面传闻的那个狂战张巍么。”

        张巍眼中露出一丝回忆,笑道:“那是因为你不知道我的经历,很久以前,巧然和少爷遇见,碰面那天,有着很多人被两位元者阶别的强者聚集在一起,而我正是其中之一,那时候我修为不过玄王。当时那元者强者对我发出攻击,一位白衣少年突然出现,才使得救。”

        鼠四问道:“你该不会说那白衣少年就是凌飞吧?”

        张巍道:“不错,所有人都不敢反抗,而少爷不过玄士修为,救了在场所有人。所以说,没有少爷就没有我的今天,自那以后,我就开始追随少爷,直到现在。”

        黄山五鼠皆是惊讶的看着张巍,显然没想到在张巍身上还发生过这样的事,真是不敢想象,同时,他们心底对凌飞有些敬佩起来,虽然他们知道一年多前的事迹。

        可得知凌飞在玄士阶别时就敢和元者抗衡,心里多少都有些不同的感想,换做是他们,恐怕也如张巍一样,哪里还敢还手,毕竟在玄士修为时,他们的眼界都很低,就像是初生牛犊,未曾见过什么世面。

        鼠大沉默良久,一直盯着张巍,显然是在思索什么,许久,方才说道:“其实你和我们算得上是同一类人,你认为呢?”

        张巍先是愣了愣,随即摇头一笑,赞同道:“是啊,我们都是一类人。”

        鼠大轻声道:“真说起来,你确实是救了我们,如果你不插手,我们都会危在旦夕。从现在开始,你和我五鼠就是兄弟了,生死兄弟!既然你追随凌飞,那我们就一起吧。”语气有些低落,但很洒脱,似乎是在说一件极普通的小事。

        张巍问道:“你考虑清楚了?”

        鼠大洒然道:“这是自然。”

        张巍郑重说道:“我有一点要求,你若是真下定决心追随少爷,就不能动有异心,如果做不到这点,大可不必。但是,如果你们五兄弟中有一人对少爷不利,那我张巍也绝不会心慈手软!”

        鼠大不屑道:“光是这点,你大可放心,之前就说过,我们都是一类人,这等小人之举,我还不会去做。”

        闻言,张巍露出一道笑容,伸出手掌,道:“那从此刻开始,大家就是兄弟了!”

        黄山五鼠也纷纷伸手,六人手掌紧紧相握,日后的命运也就此连接。

        同一时间,柳海生、皇甫月、慕容兄弟、姬戟等世家子弟也莫名来到这方世界,乾坤老怪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们也不明白,如何才能离开这里进入宫殿,也都遇到守灵将与守灵兽,各自保命手段层出不穷,即便不敌,也能从容逃脱,故而还都没发生过什么太大危险。

        当然,除了六大世家外,还有一些隐世不出的强者也来到这里,比如南域的高手,有一对兄妹,他们正来自号称极炎之地的死亡皇后岛,修为极为强横,两人全是火属性体质,所修法诀十分霸道,同阶之人罕有敌手。兄妹俩就曾碰到了守灵将,前者更是凭借自己功法的霸道,将守灵将生生炼化,至于实力,可想而知。不过兄妹俩从不与外界的人有任何接触,但凡遇见都会避开,两人也碰到过几个不知死活的家伙,下场全是一死。

        还有就是极寒之地的北域,也出现一青年,周身从始至终都凝聚着一股冷气,那种寒意给人一种刺骨的感觉,修炼着一套冰属性法诀,十分神秘,目前见过他的人,全都化为冰雕,他的消息并没有什么暴露。

        “这里确实很大,连着寻找三日,竟然都不曾找到你。凌飞,看来是天不亡你,那我就让你多活上几日吧,希望你不会被淘汰出去,这样我们才能玩玩。”漫无边际的一片空旷地面,一黑衣男子正在前行,低声自语着。

        此人名叫元桀,是中域赫赫有名的杀天组织的人,如果凌飞在这里,一定会认出他的。因为凌族长老院四长老就是因为他才死的。

        在杀天组织中,他有着一个很神秘的身份,也很隐秘,莫说是凌飞,就连其内部很多高层都不知道。

        来到这里已经三天,元桀第一时间就是四处寻找凌飞,以前他曾在后者身上吃过亏,这笔账自然是要算回来的。

        可惜运气不佳,从始至终都没见过凌飞的影子,倒是遇到不少找死的家伙。以元桀的心性,自然不会让这些送上门的人轻易逃离,除三人捏碎符印逃走,其余所有人全落了个身死的下场,画面惨不忍睹。

        此刻,他扫了眼四周,确认不会有人出现,突然停下脚步,单膝半蹲在地上,掌心处光华流转,轻托地面,一道元力波纹扩散开来,十分玄妙,看那架势显然是在探测。

        直至许久,元桀突然抬头,脸上露出激动的神色,大笑道:“我知道了,原来这就是离开的方法,哈哈,那宫殿里到底有什么,很快我就会知道了!”说着,化为一道流光,朝远处疾射而去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“大哥哥,你在这里吗?小羽为什么还没见到你啊?”湖泊边,一男孩子正坐在青石之上,双手托着小脸,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,看得出,他现在很不开心。

        这小男孩凌飞并不陌生,正是文羽。

        虽然来到这方陌生世界,还是独自一人,可文羽却并不担忧,已经过去八天的时间,他一直在寻找凌飞的踪迹,可惜这里很大,想找一个人,无异于海底捞针一样难。

        之前乾坤老怪的话他也听到,知道高塔中所有人都在这里,刚开始时,文羽十分高兴,他以为很快就能见到凌飞,可随着时间一天天移去,他内心的期望逐渐转变为失望。

        正在这时,一道长虹落在这里,只见一大汉朝文羽走去,有些无奈的道:“文羽,你在这里做什么?这么长时间,也不去找我。”

        文羽失落的道:“石破天哥哥,我还是没有找到大哥哥。”

        不错,这大汉正是石破天,虽然来到这方世界,他和文羽被迫分开,却丝毫没有着急。当初来乾坤洞府时,天机子曾给过两人一枚传讯竹简,那时候前者就算出他们或许会走散,没想到还真派上了用场。

        微微一叹,接触了这么久,石破天知道文羽的经历,文府被灭满门,最后还是凌飞的缘故,他才能得以活下来,所以在他心中,凌飞算是他最亲的人,谁都无法取代。

        石破天安慰道:“吉人自有天相,凌飞那家伙一向命大,庞震那等天尊阶别的强者都没有杀了他,在这里他还能有什么危险,咱们还是想办法先进入宫殿吧,都好些天了,凌飞早就进去了也说不定。”

        “希望大哥哥没事吧。”文羽低声说了一句,然后和石破天一同离开。

        幻界境域内,自成一方世界,很多人都快速被淘汰出去,当然,也有不少实力强横的人在淘汰别人。

        总而言之,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,机缘都是留给强者的,至于那些弱者,除了运气好些的人,全都被迫离开,与此地的机缘彻底失去。

        ……
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