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行走的一大一小不是旁人,正是当日离开众人的石破天和文羽,此刻,他们正在寻找一位高人,也就是残风。

        当初石破天曾跟随残风修炼过一段时日,深知后者神秘,虽说他从未出手过,石破天总觉得残风是一位极强的存在。

        凌飞当日拼死拦住庞震,为给自己等人找机会离开,之后就不见凌飞的消息。石破天不想往坏的方面想,可那已经是事实了,凌飞死了,被庞震杀了。

        石破天知道,如果想帮凌飞报仇,必须有一个修为比庞震高,并且不怕叶家的人,在他的认知里,恐怕也只有找到残风了。

        那时候残风带他来过中域不假,但并没有去过残风以前的住处,故而并不知道他到底在什么地方。大千世界,茫茫人海,走遍中域,残风何在?石破天轻声叹息,仰天望去,强盛的日光照射在其眼睛上,都是未能使得他眯一下。在他一如既往的无所谓的神情中,突然多出几分少有的凝重。

        这一刻,他神情悲啸,仿佛还是第二次有这样沉重的心情,而上一次还是很多年以前的一个雨夜时分,家里被几个黑衣人血洗后,心里才会悲痛不已的,这种久违的感觉让他很不好受。

        其实真说起来,他是这么多人里,和凌飞交情最不深的一个,经过这么久的相处,石破天心底真的很佩服凌飞,但嘴却是很硬,就是不说。他知道,能让所有人为凌飞心甘去死,换做谁又能做到这样的地步。石破天外表看上去大大咧咧,实则却十分心细,所有人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观察底下。

        可惜天嫉英才,如果凌飞不死,往后定然会有那么一天,在血天大陆中会有一番作为。

        文羽也是情绪低落,自文府遭受灭门之灾后,凌飞是他很重要的一个亲人,一想到凌飞被杀,文羽就忍不住动怒,体内埋藏着一股暴虐的气息,突然爆发而出,将石破天都震开三丈开外。就连文羽肩头卧着着

        见状,石破天惊道:“文羽,你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“啊!我……”文羽小脸浮现出几分痛苦:“我身上好烫,好…好难受。你…快走开!”只见他体表燃烧起一层烈火,释放着恐怖的高温,周围空气都似乎变高不少。

        轰!

        文羽紧握拳头,双眼通红,意念锁定石破天,杀意凛然,朝其轰出一拳。

        石破天面色一变,十分奇怪文羽为何突然有这么强横的修为,本能是想躲开,奈何气息早已被锁定,除了硬接没有其他办法。只好发动攻击,两人对轰在一起。

        由于担心伤到文羽,石破天所用劲力并不很大,下一刻他就为自己的自负感到愚蠢。

        两者刚一接触,石破天就感觉全身遭受电击,被击飞出去,脸庞顿时苍白,同时吐出一口鲜血。震惊的看着文羽,石破天心中有着说不出的骇然,眼前这小孩还是他所知道的文羽么?体内隐藏着这么可怕的能量,为何以前没有察觉出来呢?

        此刻,石破天能被打伤,其中有着多种原因,首先,石破天太过自负,没有把文羽当回事;其次,文羽体内有颗火阳珠,乃是天地间自行而生的宝物,又岂会平常;再三,当日丰月不仅赠送了凌飞赤炎剑,同时给送给文羽一套霸道功法,名为焱殇,更是神秘。

        其上三点原因综合一起,故而才有方才一幕。

        “特娘的,真是见鬼了!”石破天大骂一句,擦干嘴角的血迹,一边躲避文羽的攻击,一边喊道:“文羽,你清醒一点。”

        轰!

        回答石破天问题的,不过是文羽一次又一次的猛烈攻击罢了。

        趁文羽不备,石破天一把抱住他,道:“文羽,快住手,我是石破天,你不认识我了?”

        文羽心念控制下,再度爆发出强横的气势,一举震飞石破天,冷视着他:“石破天?我…不认识!”

        “妈的。”石破天差点气的昏过去,道:“你还记得凌飞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凌…凌飞哥…哥……”听到凌飞二字,文羽身体略微一颤,小脸又显现出几分痛苦,稍微清醒了一些,艰难的道:“石破天哥哥,你快走,不要管我……”

        说罢,文羽体内火阳珠飞速旋转,不断为其输送着元力,再次迫使他思绪混乱,身体一晃,鬼魅般的出现在石破天身前,一掌印在他的胸口,将之重创。

        紧接着,文羽再次发出攻击,手掌上汇聚起一道烈火,朝石破天脑袋拍去。

        只见虚空蓝芒一闪,一蓝衣人影凭空出现,隔空一点,便是将文羽的攻击抵消。

        “前辈,你终于来了,再晚一步我就该没命了.”看着来人,石破天大喜,长出一口气,这文羽发起疯来还真是可怕。

        这蓝衣男子正是他们要找的残风。

        文羽身体一顿,毫不畏惧的着朝残风杀去,这一刻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,为凌飞报仇!

        “前辈,你小心点,这小子疯了!”看文羽双目都是布满红血丝,石破天不由打了个寒颤,出声提醒。

        残风体表闪烁着蓝色光芒,悄然出现在文羽身前,食指上光华流转,点在他额头之上,输送了一股冰凉寒意,与文羽体内的火阳珠对抗着。

        两者不断抗衡着,期间文羽身体宛如遭受冰火摧残,脸上露出痛苦之色,但硬是紧紧咬牙,一声都未曾吭出。

        这一幕让得残风都有些惊讶,这份疼痛即便是一个成年人都难以忍受,而文羽却在坚持着,真的是很不可思议,毕竟他才只有五岁罢了。

        为使文羽不再这么痛苦,残风抬起左手,朝其体内灌输一道精纯元力,保护着他体内的五脏六腑。

        最终,残风凭借自身浑厚能量,压制住还未彻底觉醒的火阳珠,使得文羽冷静下来。

        迷茫的看着残风,文羽神情警惕,不自主的退后几步,体内能量隐隐外露。

        残风招了招手,笑道:“孩子别怕,我不会伤害你的。”

        石破天出言呵斥道:“文羽你干什么,他就是我和你说过的那位前辈,当初还指点过凌飞。”

        残风淡然道:“你不是在找我吗?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        文羽沉默半晌,先是看了一眼石破天,随即说道:“石破天哥哥说只有你能帮凌飞哥哥报仇。”

        残风漠然道:“不错,我确实有这个能力,可我又为何要帮他?似乎是没什么理由,你说是吗?”

        “不!”文羽摇头道:“我不要你帮我,凌飞哥哥的仇,我会亲自报的,我只想让你指点我修炼,有朝一日能灭了叶家!”

        闻言,残风眼中流露出几分赞赏,文羽身上有着凌飞的影子,两人的性格多少还有些相似,很久以前他就特别看好凌飞,想收他为徒。

        但残风知道,凌飞并非池中之物,早晚有一天会化作能够翱翔九天的神龙,他知道自己终究是没那个资格去教导凌飞,故而并没有提及过此事。

        如今见着文羽,尤其是觉醒火阳珠后,更是震惊不已,再次动了收徒的念头。

        一提到凌飞,文羽情绪又失落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不用这么难过。”残风微微一笑,安慰道:“凌飞并没有死,他,还活着呢!”
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