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突然出现的白衣人影正是凌飞,此刻他脸上浮现出几分怒气,显然是已经动怒了。

        看着凌飞到来,天云突然感觉到了希望,有他在这里,自己不会再有事。

        “谢谢你!”天云感激道。

        凌飞背对着天云,轻声道:“你太冲动了,路是要一步一步走的,这里的魔兽都要比外面的强了不止一分。你有没想过,如果我再晚来一步,你会怎么样?考虑过后果吗?”

        天云苦笑:“是啊,我冲动了,还好你在这里。”

        凌飞从光灵戒中取出几枚恢复元力的丹药,扔给了天云,道:“这些丹药对你的伤势有很大帮助,子蝉鼠先交给我来处理。”

        天云应了一声,便不再说话。

        “吼!”

        看着杀意凛然的凌飞,子蝉鼠十分警惕,作为一只三阶高阶魔兽,它很清楚的能感受到凌飞身上有种危险的气息。

        怒吼一声,狂暴的气势宛如浪潮一般,汹涌澎湃,寒风四起,威势逼人,显然是想惊退凌飞。

        但凌飞又岂是常人,周身爆发出一股凌厉的气息,直指子蝉鼠,仿佛半片空间都充满寒意,令后者不由浑身难受。

        瞳孔大张,全身毛发倒竖,子蝉鼠深知不敌凌飞,心底产生退意,突然掉头逃跑。

        “想走?哪有这么容易!”凌飞冷笑一声,身体晃动,舒展出落殇功法,只见金影一闪,瞬间挡在自字蝉鼠面前。

        子蝉鼠前爪挥动,两道凌厉的锋刃夹杂着狂暴的气息,仿若划裂虚空一般,陡然劈向凌飞。它可不敢大意,故而一出招便是用出全力。子蝉鼠知道自己杀不了凌飞,只是想凭着这招将凌飞击退,然后伺机逃走。

        可惜它太小看凌飞了,凌飞懒得戏弄它,手腕微微一扬,赤炎神剑光华一闪,猩红剑刃顺势而现,轻易便摧毁子蝉鼠的攻击,一举将其击杀。

        凌飞的这道攻击很强,子蝉鼠在被斩杀的同时,就连其体内的兽核一并毁灭。

        此刻,天云服下疗伤丹药,伤势已经有所好转,走到凌飞身旁,看着已经被斩为两半的子蝉鼠,天云神情一滞,似是不敢相信,凌飞竟然一剑斩杀了三阶高阶的魔兽!明明和自己有着一样年龄的少年,为何会这般出众,难道他所在的那个世界,都这么强么?

        “走吧,我们去猎杀魔兽。”凌飞笑了笑,随即朝前走去,有他在这里,天云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。

        之后的每一天,凌飞和天云几乎都会来这里,猎杀魔兽,两人对战,刻苦修炼,提升修为。千篇一律的重复着昨天的事情,只是为了等一年之后的离开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“凌飞,你以为一死就能百了了?和你一起的那些同伴,将会面临叶家和破荒宗的追杀,叶忱少爷的亲哥哥可是破荒宗宗主的亲传弟子,你死了倒轻松,那几个家伙可要倒大霉了。即便他们再怎么躲,也一定逃不过两大势力的追踪,等着吧!”庞震语气充满了怒意。

        自从那天凌飞被迫无奈,不得已将叶忱斩杀,庞震大怒,一心想将凌飞抓回叶家,交给二家主处置,奈何凌飞拼死抵抗,最终跳入绝峰崖。

        见状,庞震神情呆滞,愣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:“跳…跳下去了?”

        “完了!”庞震有些癫狂的道:“死了!哈哈!凌飞啊凌飞,你死了!”

        叶忱死了事小,可叶家二家主叶雲的怒火可就不一样,即便他是天尊强者,那也一样。

        出了这档子的事,庞震不是没有想过跑,只是叶家势大,他知道,即便逃到天涯海角,也无法避开叶家的追杀。所以,庞震没得选择,只能回去复命。

        “什么?忱儿死…死了?”一道中年男子的声音传出,十分暴怒。

        叶家府邸,厅堂之内,二家主叶雲身体不由一颤,听到噩耗不由惊醒,一掌拍在桌子上,将木桌都是砸了个粉碎,陡然站了起来,颤声道:“你…说的可是真的?”

        正下方,一手下颤颤巍巍的跪在地上,低着头,不敢看叶雲一下,这人正是庞震。

        “是…是……”庞震老实答道。

        “哈哈!”叶雲怒急生笑,冷声道:“忱儿死了?你是做什么吃的,嗯?”可怕的气势以叶雲为中心,席卷而出,瞬间将庞震震倒在地,同时喷出一口鲜血。

        庞震面色苍白中带着几分惊惧,这只是刚开始罢了,叶雲发怒可是很可怕的,他当初可是见了不少被叶雲折磨致死的残酷场面,对此也算是很熟悉了。

        如果凌飞要是在这里,一定会感到震惊,庞震修为之强横,当初他和大黑、张巍、石破天等人加在一起都无法伤及庞震分毫。可叶雲仅仅凭借气势便将之震伤,虽然是在庞震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做到的,但也说明了叶雲的强大,的确是毋庸置疑的。

        叶雲神情冷酷,手掌黑芒闪烁,一股黑色元气涌向庞震,将其笼罩在内。

        只见庞震腾空而起,手脚皆被束缚,任凭他如何反抗都无用,在这片黑雾中,他使不出一丁点元力。

        很快,这股黑气随着庞震全身毛孔与每一次的呼吸尽数入体,紧接着庞震体表皮肤呈现不少黑斑。

        “啊!”

        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嘶吼自庞震口中发出,两手死死的抓着脑袋,双眼通红,布满了血丝,显得极为骇人。

        黑色元气进入庞震体内后,肚子里像是出现成千上万只虫子在撕咬着他五脏六腑,那种痛苦就算以庞震天尊阶别的修为都难以承受。

        看着庞震痛苦的模样,叶雲还是不解气,左手之上凝聚起一层冰霜,强行灌输在庞震体内,使之更为痛楚。

        “极寒冰魄?二家主,饶…饶命啊!求求您放了我吧。”庞震艰难的求饶道。

        “哼,放了你,说的轻巧,忱儿死了,你也该一同陪葬!”叶雲面色冰冷,又加大了不少力道。

        “不…不要……”庞震的脸都变得扭曲起来,显然承受了太多痛苦,道:“我…我愿意…将…将功折罪!”

        叶雲冷然道:“凌飞跳下绝峰崖,那已经是必死的地步了你又如何折罪?”力道减弱了一分,他要给庞震开口的机会。

        庞震稍有好转,赶忙说道:“凌飞是死了,但他那些朋友还在,属下愿意带人去捉拿那些人,让他们经受凌迟之疼碎骨之痛,用他们的鲜血来拜祭叶忱少主。”

        闻言,叶雲微微思索,随即凌空挥手,只见半空漂浮的庞震落在地上,冷声道:“我就再给你个机会,此次只许成功,不准失败,否则,你也没活着的必要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是!”庞震身体一颤,保证道:“二家主放心,属下一定完成任务!”

        “你先下去吧!”叶雲神情有些疲惫,显然还是不好接受叶忱死了的事实,毕竟他是他最疼爱的儿子啊!

        “属下告退。”庞震一刻都不敢在这里待着,叶雲在他心底就如同一尊只知杀戮的死神,生怕自己多留哪怕一刻都会被杀。

        “对了……”当庞震退出房间时的那一刹,叶雲突然想到什么,将庞震拦住,加了一句话:“顺便去一趟破荒宗,给凡儿带个消息,就说……叶忱被一个叫做凌飞的人给杀了,以最快的速度把他的同伴抓回来,不惜任何代价!”
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