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家伙的防御提升了。”

        将嘴角涌出的鲜血擦去,凯皇勉强站了起来,眉头微微一皱。

        如今施展了【圣光荣耀】的正义使者皮肤被强化,身子骨简直比乌龟壳还要硬。

        正义使者居高临下地看着凯皇,神色颇为自傲,道:“光靠纯粹的肉体力量,是不可能破开我的防御的。”

        他的嘴角,隐有嘲弄,道:“你该不是只会体术吧?”

        “体术这种东西,只是小道,这世间源气才是主流,而今,你居然本末倒置,真是可笑!”

        凯皇盯着正义使者,微微沉默,喃喃道:“我的力量还不够,看来,要开七门了。”

        佐助怂恿道:“开啥七门啊?直接开八门,一波带走啊!”

        他心中默默道,我快装不下去了哥哥们!

        “我觉得,你可以下去了。”

        正义使者大喝一声,五指成拳,犹如蛟龙出洞,一拳对着正义使者的胸膛轰来。

        嗡嗡…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海蓝色的水蒸汽,自凯皇身上弥漫而开。

        面对正义使者这凌厉一拳,开双双臂交叉,形成防御。

        轰!

        正义使者那凌厉一拳,狠狠地轰击在凯皇的手臂上,凯皇身体连退数步,方才勉强稳住身形。

        台下一片惊呼,若汐俏脸上浮现出担忧之色,如今正义使者防御几乎无敌,凯皇这还怎么打?

        “啧,真是个打不死的小强啊。”正义使者冷笑道:“我看你还能接几拳。”

        凯皇眼神遽然变得锋利起来,他身体微曲,眼睛发白,声若奔雷地咆哮道:“八门,开!”

        轰!

        身上散发而出的青芒,愈来愈浓烈,让得此时的他,看上去仿佛一个超级赛亚人。

        一股难以形容的危险气息,从凯皇身上弥漫而开,他冲着正义使者一笑,露出森森白牙。

        “就让我来看看,你的乌龟壳究竟有多硬!”

        砰!

        几乎是在他声音落下的同时,凯皇犹如猛虎般蹿出,水蓝色的蒸气覆盖在他身体表面,让人心悸。

        短短一瞬间,他便瞬移到正义使者面前,然后五指握拳,以一种沉重无比的姿态,朝着正义使者的胸膛狠狠轰去。

        “我说过,纯粹的体术,对我无效!”

        正义使者神色淡淡地道,然而就在下一刻,他的瞳孔猛然一缩,因为他敏锐地察觉到,一股恐怖的冲击波,正直奔他而来。

        那股冲击波的源头,赫然便是凯皇的拳头!

        正义使者心中一震,仅仅是冲击波,便有如此强悍的力量,他的拳头,又究竟会有多可怕?!

        “给我破!”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凯皇声若奔雷,凌厉的一拳,狠狠地轰击道他的胸口。

        砰!

        几乎是在他声音落下的同时,所有人便是骇然见到,正义使者表层的金色,竟是被生生打碎,同时打碎的,还有他的铠甲!

        这一拳,竟是生生破开了他的防御!

        噗!

        在无数道惊骇目光注视下,正义使者一口鲜血吐出,身形犹如断线的风筝,倒飞而出,在空中不断地漂浮着。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凯皇还不解气,一个瞬移来到正义使者身后,抬起脚来,将他的身体朝上狠狠一踢!

        正义使者面色微变,高呼道:“正义荣耀!”

        轰!

        手中巨剑光芒大盛,体型似乎也变大了很多,剑身颤抖着,可怕的源气波动弥漫而开。

        再然后,那柄巨剑,带着煌煌之威,朝着凯皇刺去!

        凯皇神色冷漠,双手并在一起,声若奔雷,道:“昼虎!”

        “吼!”

        只听虎啸声响起,再然后,凯皇身前,一头仿佛源气所化的巨虎,兀然出现!

        巨虎张开巨嘴,对着那呼啸而来的圣剑扑去,最终,将它一口吞入肚中。

        同时吞并的,还有正义使者。

        砰!

        两者碰撞的那一刹,骤然爆炸。

        源气升腾,烟尘弥漫,犹如一张帘幕,遮盖了众人的视线。

        这一刻,所有目光,皆是汇聚到此处。

        佐助看了亡灵法师一眼,嘀咕道:“最好同归于尽吧。”

        少顷,烟尘褪散。

        众多目光投去,只见正义使者仰躺在湖泊上。

        浑身冒着青芒的凯皇,站在他的面前。

        少顷,正义使者勉强睁开眼睛,强忍着后背传来的阵阵剧痛,他试图站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不许动。”凯皇声音淡漠。

        正义使者又躺了回去,他仰视天空,道:“我还以为你只会体术,原来你也会运用源气施展技能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不,那不是技能。”凯皇道。

        “不是技能?”正义使者狐疑地看了他一眼,道:“刚刚那头老虎,难道不是源气所化吗?”

        凯皇摇了摇头,道:“那叫昼虎,是体术,只是普通的挥拳,快速挥拳挤压空气而形成的空气弹。”

        正义使者心头掠过一抹诧异,道:“那你身上覆盖的这层青芒,总该是源气吧?”

        凯皇道:“不,这不是源气,这是我体内流出的青色的汗,汗水蒸发形成的蓝色水蒸气。”

        正义使者:“…”

        少顷,正义使者方才缓过神来,他凄然一笑,道:“没想到,你还藏有这最后一手,是我大意了。”

        凯皇冷笑笑。

        水门眼神古怪地看了正义使者一眼,谁跟你讲,这是最后一手的?

        少顷,正义使者身子用力,再次试图站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我说了,让你不要动!”

        凯皇白眸盯着他,然后右手握拳,朝着他的胸口狠狠轰去!

        先前的昼虎,已经破开了他的所有防御,因此眼下这一拳,竟是直接砸向他的体内!

        咔嚓!

        一道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,在如此凌厉的一拳之下,正义使者的身体,竟是被生生打穿!

        “啊!”

        只听一道凄然惨叫声响起,再然后,正义使者的身体,骤然炸裂!

        他,竟是率先阵亡了!

        寂静,死一般的寂静!

        诸多目光,面面相觑,所有人皆是难以置信地看向广场,眼前这一幕,实在是不真实。

        首先是长门率先压制了大嘴蛤蟆。

        然后是凯皇打跑了小鱼人,打跪了正义使者。

        场上的亡灵法师,甚至连与佐助交手的勇气都没有…

        被凯皇打跑的小鱼人,现在似乎还未缓过神来,无心与鸣人恋战。

        至于美杜莎女王,她甚至连碰都碰不到水门。

        开局不到十分钟,秦生五线全崩!

        这秦生打的…就跟演员一样。

    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啊…”姜灵儿目光一滞,俏脸上浮现出深深的震撼。

        先前她与箫玄打的时候,虽然最后输了,可至少前期她是压制他打的啊!

        而今,一月之后,昔日的对手,居然能把比她强数倍的秦生,按在地上吊打了?!

        若非秦生不缺钱,若非她知道今年冠军对秦生的意义,她甚至都要怀疑秦生买了外围,在打假赛了…

        箫玄松了一口气,他知道,凯皇之所以能够如此干净利索地解决掉正义使者,纯粹因为后者的大意。

        因为在正义使者看来,在自己施展正义荣耀后,凯皇根本打不动他,因而甚至没有防备,任由那一拳轰来。

        谁能想到,开了七门的凯皇,一拳便将正义使者的防御打穿…

        秦生的神色渐渐阴沉下来,虽然他的底牌尚未揭露,但他实在想不明白,为何箫玄能在前期压着他打?

        他能感觉到,对面不过刚突破五星而已,而他,已经快到五星后期了。

        两者之间的源气差距,如此庞大,为何对手反而能压制自己?

        辅助就算了,压制就压制吧,本来前期就没他什么事。

        中二使者倒也算了,死就死吧,当他上场那一刻,秦生便开始后悔了。

        星卡师有自身意识的,这既是优点,也是缺点。

        优点是能够自主作战,星卡师只需运筹帷幄、控制好大局就好,具体的战斗细节,可以让星卡自己完成。

        同样的,缺点也很明显。

        正义使者象征着阳光,正义,同时也象征着骄傲。

        正是因为他太骄傲,没把凯皇的体术放在眼里,方才吃了如此大一个瘪。

        这两人倒也算了。

        其他人呢?

        亡灵法师似乎到现在一直都在跑,被佐助吓得不敢出手。

        不过,那佐助似乎迄今为止,都是光打雷,不下雨…

        一念至此,秦生的眸心,骤然一凝。

        难,难道?

        似是想到了什么,秦生瞳孔微缩,眼中掠过一抹异光,这佐助,该不会是在装吧?!

        “立刻出手,将他斩杀。”秦生给亡灵法师下了命令。

        听得秦生的命令,亡灵法师停下了逃跑的步伐,硬着头皮走了回来。

        秦生的话让他也是一愣,他细细想着,似乎佐助从开局到现在,只是在威吓他,并没有真的进行攻击过…

        难道,他真是在虚张声势?

        于是,亡灵法师眼神阴冷地看着佐助,声音嘶哑,故意道:“小家伙,你竟然连我也敢耍。”

        “其实,你根本没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吧?”

        “哦?”佐助神色淡淡,道:“看来,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。”

        看似稳如老狗,实则慌得一批。

        就像一条哈士奇跑进了狼窝里,以前大家都认为它是同伙,结果她们开始怀疑自己了,怎么办?

        在线等,挺急的!

        “还在装呢…”亡灵法师讥笑出声:“那你倒是说说,为什么这么长时间,光打雷,不下雨啊?”

        佐助眸心一寒,道:“我佐助一生行事,何须向你解释?!”

        声音落下,他的右手再度抬起,指向天际。

        轰隆隆…

        天空之中,乌云密布。

        整个天地,皆是昏暗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佐助眼皮微抬,漠然地看了一眼亡灵法师,道:“你真的不躲?我这道雷霆劈下来,你可能会死。”

        亡灵法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道:“似乎,你并不希望我死?”

        “我从不杀废物。”佐助眼神冷冷地看着他,道:“说句实话,你这种实力的,连让我动手的资格都没有。”

        “所以,先前一直懒得对你出手,可我这善意之举,反而让你对我产生了误会…”

        轰轰!

        天空之中,电闪雷鸣,无数道雷蛇在天空中起舞,织造成一张雷网。

        佐助抬起的右手,掌心银光闪烁,仿佛被雷霆包裹。

        “你看见了吗?连雷霆都已臣服于我…”

        “天上雷神三百万,见我也须尽低眉…”

        佐助漠然地盯着亡灵法师,露出一抹猫捉老鼠般的戏谑,玩味道:“我最后再提醒你一次,雷霆降下,只需千分之一秒。”

        咔嚓!

        阵阵雷鸣声响起,众人抬目望去,只见虚空之中,无数雷电.交织汇聚,形成一个巨大的雷电麒麟!

        强大的威压感扑面而来。

        亡灵法师眼中掠过一抹忌惮,虽然它不想打,可秦生已经下了指令,它不得不从。

        “就让老朽看看,你的攻击,究竟有厉害!”

        亡灵法师将魔杖朝着地面一插,掌心源气涌动,竟是化成了一座光罩,将他笼罩在内。

        然而,他还有点担心,于是,又凝结了一层防御光罩。

        两层。

        三层。

        四层。

        …

        于是,不明觉厉的亡灵法师,几乎催动体内所有源气,凝结了九层防御光罩,形成最强防御!

        “我有一术,名为麒麟。”

        佐助抬起的右手,缓缓平放,指向亡灵法师。

        轰隆隆…

        雷鸣声响起,虚空中的麒麟,顺着佐助的指引,朝着亡灵法师当头落下。

        瞧着这一幕,亡灵法师心中慌到了极致,自己不会被这道雷霆给劈死了吧?

        他还有更重要的使命呢!

        “沙比秦生,强行让我参战,nmsl。”亡灵法师心中怒骂一声。

        秦生捏了捏发烫的耳朵,嘀咕道:“难道灵儿在想我?”

        下一瞬,麒麟落下,狠狠地撞击在麒麟上。

        砰!

        两者碰撞的那一刹,源气炸裂,仿佛烟火一般,璀璨夺目。

        “我的头还在吗?”

        亡灵法师摸了摸头,然后便是发现,自己不仅头还在,周围的光罩也在!

        123456789…一个不少!

        “这…”

        亡灵法师微微一愣,目光不解地看向佐助,却见此时的后者,神色依旧淡漠,一幅强者之姿。

        嘴角依然噙着淡淡嘲弄。

        只是,腿似乎有点抖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凌晨上架,五更起步,凌晨00.30左右会先发两三章。

        明天究竟是沉砚的儿童节,还是儿童劫,就看各位了!

        诸位,这本书的未来,拜托了!

        首订真的很重要,沉砚在此先行谢过各位大佬了。

        
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