遗迹造成的动荡,在联邦北部引起了一定的轰动,大概所有人都不会忘记,有一名星卡师,打劫了整个联邦北部最优秀的星卡师。

        如果不是半决赛即将来临,恐怕这个话题要一直持续着。

        在此期间,箫玄开始闭关,渐渐淡出了众人的视野。

        所以,这位在遗迹上大放异彩的箫玄,很快被人忘记,所有人关注的,都是即将到来的半决赛。

        在无数道目光期待下,备受瞩目的半决赛终于如期而至,可惜,阿幼朵惜败秦生。

        因此,随着半决赛的落幕,秦生的热度,又渐渐大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虽然最终决赛没有开始,但在所有人眼中,冠军之位,已是秦生的囊中之物。

        然而,在晋级决赛后,秦生不仅没有膨胀,反而是淡出了众人视野,开始闭关修炼起来。

        这不禁让人感叹,比你优秀的人还在努力,那你努力还有什么用?

        一些嗅觉灵敏的星卡师,闻到了一些特殊的信号,感觉山雨欲来,风暴将至。

        这一切皆是因为即将到来的总决赛。

        今年的七殿会武冠军,与往年截然不同,不仅象征着荣耀,更决定天源殿副殿主的归属。

        自殿主云流消失后,天源殿的决策,皆是由三位副殿主来投票决定。

        宫武保持中立,苏冥效忠燕帅,雍衣忠于秦王。

        两大阵营对于天源殿的控制,可谓旗鼓相当、不相上下。

        而第四名副殿主的归属,怕是便能够打破当下的平衡。

        星云军团乃天源星五大超级势力之一,若能成为一殿副殿主,可谓草莽化龙,一步登天。

        不仅仅能决定本殿事物,甚至能投票参与整个星云军团的决策。

        让决赛更具看点的,则是两名参赛选手的身份。

        一个是秦王之子,星云军团年轻一代最优秀的星卡师,天赋傲绝苍穹,前途不可限量。

        一个是新晋黑马,从各种比赛中一路杀出,一步一步,引起了整个联邦北部的注意。

        究竟是霸主守故,还是新王加冕?

        各种看点交织,让得所有人都在期待着这场总决赛,那种瞩目之感,远非往届七殿会武所能相比。

        星海苑。

        夕阳西下,日暮归途。

        不知不觉间,距离总决赛只有一日。

        此时,一身黑色短裙的阿幼朵,正止步于星海苑前,眼神怅然地看着那座大门。

        她的眼神,无比的哀恸。

        半决赛输给秦生,她心中颇不是滋味,虽然师父并未责备她,可越是如此,她越自责。

        她知道师父背上扛着的担子,作为燕帅之徒,她多么想替她分担一些困苦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她失败了。

        于是,这几天她走着走着,便不自觉地走到星海苑前,远远地看着那座别墅。

        “也不知道箫玄闭关的如何了…”阿幼朵喃喃道,美目中掠过一抹担忧。

        虽然知道将这个本该自己承受的担子,放到箫玄身上,对他并不公平,但眼下,已经别无他法。

        只能选择相信他。

        茫茫黑夜之中,只要有一丝微弱光芒出现,都会让人奋不顾身地去追逐,不是么?

        “哟,这不是幼朵师姐么…”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道略带戏谑的清冷声音,自身后悄然响起。

        听得这道熟悉的声音,阿幼朵转过身去,来者果然是姜灵儿。

        以及她身后的一堆舔狗。

        姜灵儿眼神玩味地看着阿幼朵,戏谑道:“我还以为师妹你半决赛输了后自闭了呢,没想到竟然还有心情出来散心,真是让人意外啊…”

        阿幼朵俏脸淡然,道:“一个连四强都没晋级的人,还有脸露面,我也很意外。”

        姜灵儿噗嗤一笑,她直视着阿幼朵,道:“即便你晋级四强又如何?你进决赛了吗?既然没进决赛,你我又有什么区别?”

        “这冠军,还不是我家秦生的。”

        阿幼朵淡淡道:“决赛尚未开始,现在说谁是冠军,未免太早了。”

        姜灵儿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,忍不住讥笑道:“莫非,你真以为那家伙能够改变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他不过是秦生一块垫脚石罢了,一介流民,竟想夺冠,真是可笑。”

        阿幼朵正欲反驳,一道清冷的声音,却是从身后悄然响起。

        “其实我也很好奇,作为殿主之女,被一介流民击溃,你究竟是什么感受?”

        听得此言,姜灵儿脸色顿时一变,她转过身来,只见抱着书本、放学归来的若汐,笔直地站在她身后。

        夕阳洒在她的身上,让她披上一层金辉,利索的单马尾,闪烁着青春的活力。

        姜灵儿恼羞成怒,气得小脸通红,道:“你是什么东西?也配与我说话?”

        若汐俏脸淡然,明眸盯着姜灵儿,不卑不亢地道:“在我看来,空有身份,没有实力,只是个漂亮的摆设而已。”

        姜灵儿眼皮一跳,咬着牙道:“即便不论身份,论实力,你能比得过我?”

        若汐明眸微垂,道:“我是四强,你呢?”

        “你!”姜灵儿怒极反笑,道:“一个不过靠着运气挤入四强的人,还在我面前装呢,真是笑死!”

        若汐微垂的美目中,掠过一抹冰冷之色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?你不服?”姜灵儿玉手轻扬,掌心源气涌动。

        “既然你自找羞辱,那我便成全你!”

        姜灵儿手掌一翻,一张星卡化为一柄长剑,朝着若汐爆射而来。

        若汐屈指一弹,一张星卡飞出,竟是化为一只小猫咪,直奔姜灵儿而去。

        “剑芒术!”

        随着姜灵儿的娇喝声落下,所有人便是见到,剑刃处浮现青芒,锋锐无匹。

        剑光掠过,紧接着,剑刃带着森然寒意,对着猫咪当头刺下。

        砰!

        一剑斩落,猫咪瞬间炸裂,化为漫天荧光。

        “这点实力,装什么硬骨头?”姜灵儿讥笑出声。

        然而,就在她话音落下的那一刹那,猫咪所化的漫天荧光,不知何时,已经洒到她的身上。

        漫天荧光较之汇聚,竟是化为一条水蛇,将姜灵儿的身形,一圈一圈,紧紧缠绕住。

        姜灵儿脸上笑意渐渐消失,这一刻,她甚至觉得体内的源气,运转的都缓慢下来。

        水蛇一圈一圈,将姜灵儿的身形紧紧缠绕住,巨大的蛇头,则是对着姜灵儿的俏脸,斯斯地吐着蛇芯子。

        “放…放开我!”

        望着近在咫尺的巨大蛇头,姜灵儿吓得亡魂皆冒,任凭她如何挣扎,都无法脱离这条水蛇的束缚!

        如此便是说明,对方的真正实力,比自己高了至少一个层次…

        若汐淡淡地看了她一眼,然后便在无数道惊骇目光注视下,迈开纤细长腿,慢悠悠地朝着星海苑走去。

        姜灵儿身后的一众星卡师,眼中流露出浓浓的难以置信,谁能想到,焚炎圣女姜灵儿,竟然会被若汐如此轻易地制服?

        阿幼朵眼角一跳,心中掀起惊涛骇浪,即便是她,也不能如此轻易地将姜灵儿给制止啊!

        …

        星云阁,闭关室。

        一道身影坐在阵法中央,他的周身被源气包裹,闪烁着璀璨银光。

        赫然便是箫玄。

        那是聚源阵,能够将天地间的源气吸引而来,压缩凝练成最精纯的源气,输入箫玄体内。

        轰!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他的气势,节节攀升。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体内第五颗星辰,愈发璀璨。

        然而,就在即将突破五星之际,那股节节攀升的气势,骤然停滞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不论他如何努力,如何尝试,都无法再进一步。

        漆黑的眸子,缓缓睁开。

        “看来,想要一口吃成胖子,还是有些不现实啊。”箫玄俯视心神,然后便是一阵苦笑。

        经过一个月的修炼,如今他已是四星巅峰,距离五星,也仅仅只有一步之遥。

        然而,就是这一步,将他给彻底卡死。

        修炼到了瓶颈,便是一个很尴尬的时期,不是说去猎杀一头星兽就能突破,而是要看运气。

        运气好的话,明天或许就能突破,运气不好,恐怕要卡上一个月。

        而明天,就是七殿会武总决赛了。

        “看来,又要越级挑战了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揉了揉眉心,旋即眼神渐渐坚定,漆黑的眸子中,仿佛有着熊熊火焰燃烧。

        虽然没有突破五星,让他有些忐忑,但倒不至于畏惧,反而激起他的熊熊战意。

        何曾惧?

        男儿在世,当战则战。

        生死看淡,不服就干!

        
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