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十丈的凤凰,熊熊燃烧,血雾弥漫,睥睨天下,仿佛一头源自远古的绝世凶兽。

        天地之间,一片死寂。

        “那是…”

        举座皆惊!

        四下哗然!

        所有人皆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!

        战斗到了这种程度,姜灵儿居然还有底牌?!

        “我的天…”周泽脸色骤变,这也太强了吧?

        宫武瞳孔微缩,难以置信地看向那凌空而立的血凤,心头久久不能平静!

        这张终极王牌,恐怕比她先前所有星卡加起来,还要强势!

        所有人皆是目光一滞,虽然隔着老远,仍是能够感到祖凰身上弥漫而出的可怕气势。

        那是一种源自血脉的威压。

        “箫玄能够做到这一步,已经很不错了。”齐进点了点头,看向箫玄的目光,愈发欣赏。

        殿试的时候,箫玄击败扶桑,尚且需要以命搏命,甚至透支潜力。

        而今凭借一己之力,居然将姜灵儿最终的底牌都逼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流民出身的他,能将一殿首席逼到这种地步,已经足以自傲了。

        “那箫玄的确不错,可惜底蕴差了些,看来如今,结局已定。”姜青炎如释重负,话虽如此,可自己的语气,却没有一开始那么坚定了。

        诚然,被箫玄各种打脸之后,他也是被打懵逼了,生怕箫玄突然之间又搞出什么幺蛾子。

        秦生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,这个不安分的家伙,终于被终结了。

        虽然在他眼里,箫玄并算不得什么威胁,可是他看不透他。

        箫玄总比自己想象的要高一点,这种感觉,让他很不爽,甚至有些不安。

        天源殿的星卡师,看的热血沸腾,即便箫玄败了,那也是虽败犹荣!

        纵观整个天源殿,这些年来,还从未有人能在七殿会武上,将其他殿的首席,逼到这种地步…

        “小家伙,能走到这一步,我已经很满意了。”苏冥苦笑一声,只是话所如此,多少有些遗憾。

        他多么希望箫玄能够征战决赛,夺得一次总冠军啊。

        虽说今年战败,明年参加,到时将再无人可以阻挡箫玄锋刃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谁知道明年的今天,又会是什么局面?

        “舒服了。”雍衣笑容灿烂,双手交叉耽在脑后,斜靠在椅子上,意兴阑珊地看向天空。

        今天的天,真的好蓝呢。

        心情简直不要太爽。

        等等…那是什么?!

        他的瞳孔微缩,只见云雾之巅,不知何时,忽然多出了一扇门。

        古老的巨门上,刻画着形态各异的异兽,妖异而又神秘。

        不只是他,观赛席上所有星卡师,此时都注意到了那扇门。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那一直装死的鲤鱼王,此时忽然纵身一跃,一飞冲天!

        突如其来的变故,让得姜灵儿微微一愣,它不是死了吗?!

        先前鲤鱼王躲在碎石里,遮掩了身形,她还以为前者早已被百鸟朝凤轰成虚无了。

        众多目光投去,只见鲤鱼王的身形,犹如一抹长虹贯破天际,云淡风度地冲向云巅,然后跃过龙门…

        “装神弄鬼。”

        姜灵儿冷哼一声,虽然知道这条鱼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,可归根到底,它只是条鱼而已。

        它再怎么蹦跶,还能蹦跶成龙不成?

        “吼!”

    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一声嘹亮龙吟声响彻而起,犹如滚滚奔雷,叱咤天地!

        天空之中,电闪雷鸣,滚滚乌云波浪般朝着两边散开,仿佛在迎接真龙的降临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回事?!”姜青炎瞳孔微缩,目光投去,一抹难以言明的不安,自心头疯狂窜起。

        似有一股恐怖的威压从天而降,观赛席上的星卡师,此时皆是诚惶诚恐,双腿发软。

        一些实力微弱的星卡师,甚至忍不住想跪地膜拜!

        所有人的眼中,皆是露出震惊与惶恐!

        这股气息,仿佛蕴含着真正的圣龙气息!

        再然后,在无数道目光注视下,一头通体冰蓝的神龙,自云层中呼啸而出,俯冲而下!

        金麟岂是池中物?一遇风云便化龙!

        庞大的龙躯,盘旋在虚空,凌驾于天地间,犹如高高在上的神明,俯视众生。

        “我的妈呀,那…那是龙?!”有人骇然失声!

        “难道是那条鲤鱼变的?!”

        “这…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,鲤鱼跃龙门?!”

        难以置信!

        暴鲤龙呼啸而下,凶神恶煞地盯着血凤凰,二者视线对碰,犹如针尖对麦芒,锋芒毕露。

        此时的暴鲤龙,煞气滔天,哪有先前半分咸鱼的模样?

        虚空之中,龙腾凤鸣。

        在这一刻,天地皆惊。

        观赛席上,那一道道目光望着这呼啸而下的暴鲤龙,一时间,皆是有些无语…

        谁能想到,在经历了如此惨烈的战斗后,箫玄竟然还隐藏着如此强大的底牌!

        那个一直蹦来蹦去、看起来没什么乱用的鲤鱼王,居然一跃龙门,化而为龙!

        “这一届的七殿会武,质量确实高。”

        “这箫玄,底牌层出不穷,真是深不可测…”

        宫武望着这一幕,也是不由地苦笑一声,谁能想到,区区四强赛,便已惨烈到这种地步。

        真是不敢想象,到了七殿会武总决赛,又会是何等震撼人心的场面!

        “哦,呵呵。”良久,姜灵儿方从震撼中缓过神来,她神色复杂地看了暴鲤龙一眼,语气莫名:“原来它才是你的底牌,真是没想到…”

        “你真的让我很意外呢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神色淡淡,道:“你意外的还少吗?”

        姜灵儿冷哼道:“既然如此,就来看看,这场龙凤之争,天命究竟归谁吧!”

        箫玄目光遽然变得锋利起来,道:“奉陪到底!”

        男儿在世,当战则战!

        他的昂扬斗志已被激活,比赛胜负,已然不在乎,只想酣畅淋漓地战一场!

        胜又如何?败又如何?

        衣带渐宽终不悔,七殿会武何曾惧?!

        “吼!”

        随着箫玄的声音落下,暴鲤龙猛地咆哮,一声龙吟镇山河!

        轰隆隆…

        冰蓝色的源气爆涌而出,在其身前不断汇聚,越转越快,越转越快!

        最后,竟然形成了铺天盖地的龙卷风!

        龙卷风肆虐天地,那等锋锐之意,让得空间微微扭曲,仿佛连虚空都可以割裂!

        轰!

        冰蓝色的龙卷风,一经形成,便横贯虚空,犹如闪电般,朝着血凤凰爆掠而去!

        凤凰血红的眸子盯着龙卷风,赤红源气爆涌而出,源气涌动间,竟是化为了一只三足金乌。

        金乌通体燃烧着火焰,犹如一轮煌煌大日,整个天地的温度都是随之升高。

        下一刻,金乌呼啸而来,带着凶悍霸道的攻势,朝着龙卷风暴狠狠撞去。

        轰!

        在无数道目光注视下,两者交织在一起,短暂的僵持后,骤然爆炸!

        可怕的冲击波肆虐而开。

        就连广场的守护结界,此时竟也是微微扭曲。

    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,皆是被那惊天爆炸声吸引。

        风火交织,天地变色。

        一波可怕的攻势结束。

        暴鲤龙与血凤凰,眸心战意升腾,此时皆是朝着互相撞去,彼此交织在一起。

        此时,龙凤身体的各个部位,皆是化为了战斗兵器!

        你撕我咬,颠龙倒凤!

        龙凤交织,冰火相融!

        那一幕,极具视觉冲击效果。

        轰轰轰!

        在无数道震撼目光注视下,龙腾凤鸣,犹如搏命之徒,在那虚空之中,以命搏命!

        一波波凌厉的攻势碰撞,两只凶兽皆是杀红了眼。

        龙与凤,冰与火。

        如此纠缠了约莫数十分钟,在又一波可怕的对拼后,它们的身形皆是急退。

        遥遥拉开距离,隔着虚空对峙。

        凤体之上,伤痕累累。

        整个龙躯,尽呈血色。

        姜灵儿的神情渐渐凝固,心中的不屑悉数收回,她心里清楚,此时若是稍有不慎,便会在阴沟里翻船。

        “看来,不动点真格,是不行了呢。”

        “吟~”

        凤凰一声长吟,熊熊血色源气自其周身爆涌而出,自其身前疯狂汇聚,最终,竟然化为一面直径约莫十丈的古镜!

        古镜周围,缠绕着血色纹路,妖异而又神秘。

        望着这面古镜,就连一些五星卡师,此时神色皆是微微动容。

        姜灵儿抬起头来,望着这面古镜,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那是血凤凰的终极杀招-祖凰镜!

        “看来,笑到最后的,还是我啊,咯咯~”

        声音落下,她玉手指向苍穹,森然的声音,悄然响起。

        “祖凰镜,噬万物!”

        噗!

        声音落下,姜灵儿一口精血吐出,呼啸而入祖凰镜中。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那沉寂的祖凰镜,此时微微泛起波澜,光芒闪烁。

        轰!

        下一瞬,一道约莫百丈的赤红血柱,自祖凰镜中爆射而出,犹如发射的核弹,直奔暴鲤龙而去!

        血柱所及之处,空气炸裂,整个天地,都是呈现一片血红!

        那等恐怖的攻势,让得所有星卡师,脸色皆是骤变。

        所有人心头皆是狂跳,如此恐怖的一击,真的是四星星卡所能施展出来的吗?!

        若是被击中,恐怕即便是寻常五星星卡,都会瞬息之间被轰成渣子吧!

        强。

        太强了。

        “这便是姜灵儿的终极杀招么?”

        阿幼朵俏脸微凝,连她也不敢保证能接下这一招。

        若汐俏脸微凝,如此恐怖的一击,即便是她,想要接下,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!

        而今,箫玄怎么挡?拿什么挡?!

        可怕的源气波动肆虐而开。

        轰!

        下一瞬,百丈赤红血柱,犹如蛟龙出海,玉虹贯日,直奔暴鲤龙而去!

        摧枯拉朽,势不可挡!

        暴鲤龙龙瞳微缩,这一次,它竟是没有攻击,反而是掉转龙头,扶摇而起,直奔云雾之巅!

        漫天哗然声响彻而起,暴鲤龙,竟是打算逃了?!

        “逃?你以为能逃得掉吗?!”

        姜灵儿讥笑出声,美目中掠过毒蛇般的寒意。

        赤红血柱追击的速度,似乎更快了。

        燕忘情凤目微抬,看着暴鲤龙离开的方向,眸心中忽然掠过一抹异光。

        因为她忽然发现,暴鲤龙前往的,赫然便是最接近苍穹的地方。

        暴鲤龙扶摇而起,直接无视了身后穷追不舍的赤红血柱。

        如今,它的龙瞳之中,只有云雾之巅,只有头顶的浩淼虚空!

        很快,它便抵达天之极,疯狂逃窜的它,终于在此时停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“吼!”

        在那云雾之巅,暴鲤龙忽然仰天长啸,体内的源气,源源不断地从口中喷出,射向苍穹!

        “它在干什么?这不是在自我消耗源气么?!”

        “…自残?”

        所有人皆是不解。

        轰隆隆…

    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头顶安静的苍穹,此时再次雷声大作,电蛇游走,滚滚乌云朝着两边散开!

        空间扭曲,风云汇聚!

        箫玄仰视苍穹,望着那云雾之巅的暴鲤龙,心头默念道:

        “破—坏—死—光!”

        嗡…

        几乎是在他声音落下的同时,空空荡荡的苍穹之顶,此时忽然浮现出一个黑点。

        那个黑点快速旋转,旋转的同时遽然变大,很快,便是形成一个巨大的黑洞。

        黑洞之中,漩涡转动,仿佛有着一股源自他方的神秘力量,即将降临。

        众多目光投去。

        姜灵儿目光一滞,望着那神秘黑洞,一股难以形容的不安,自心头疯狂弥漫。

        就在下一瞬。

        只见一道通体由紫气凝聚而成的光柱,犹如紫气东来,自那黑洞之中,呼啸而下…
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