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般变故,让得广场上所有星卡师,此时皆是心神微颤,惊疑不定。

        一种难以言明的恐慌,在众多星卡师心头疯狂蔓延。

        下一瞬。

        虚空仿佛碎裂而开,无数道光柱,朝着四面八方荡漾而开。

        众人抬目看去,然而就在下一瞬,他们的眸心皆是一凝。

        只见虚空之中,无穷无尽的飞行星兽,爆涌而下。

        那等可怕的数量,足以让任何拥有密集恐惧症的星卡师,当场崩溃。

        冰冻鸟、烈焰鸟、怒雪雕、尸鲲、噬魂雀…

        密密麻麻、无穷无尽,竟是化为一片赤霞,遮住了天际。

        恐怖的源气波动肆虐而开。

        那等可怕的气势,赫然便是说明,这些成千上万的星兽,并非虚影,并非幻象,而是真切存在着。

        “这…”箫玄目光一滞,“这难道便是她蛰伏的终极星卡么…”

        一抹不安涌上心头,这种感觉,即便是全盛时期的姜灵儿,都没有给他过。

        这,简直就是兽潮!

        这才是真正的王牌!

        苏冥脸色一沉,那口自开局便一直沉寂的巨鼎,终于要熊熊燃烧了么?!

        柳涟漪怔怔地看着那漫天星兽,喃喃道:“这张星卡,放在你们焚炎殿,怕是也能跻身前三了吧?”

        可以想象,在一张星源纸上勾勒出那么多形态各异的星兽,究竟多么考验星卡师的制卡能力。

        姜青炎抚掌轻笑,道:“雕虫小技,献丑了。”

        那一直神色淡淡的燕忘情,此时眸心深处,也是泛起一抹涟漪波动。

        这张星卡,是焚炎殿最顶尖的星卡,箫玄拿什么抗衡?

        真的要就此终结了么?

        轰隆隆…

        由飞行星兽组成的兽潮,舞动双翼,带起遮天的阴影,惊人的气势,呼啸而下。

        短短十数息时间后,便是凌驾于箫玄上空。

        冰冷的兽瞳中,红芒闪烁,流露着森然杀意。

        虽然并非真正的星兽,可它们流露出的煞气,却是要比真正的星兽,还要凶厉狠辣。

        漫天兽潮,浩浩荡荡,红云降临,铺天盖地。

        箫玄脸色微凝,别说这些都是星卡了,恐怕即便是猪,那也杀不过来啊。

        如此庞大的规模,简直比他的万佛朝宗,还要震撼人心。

        在那兽潮之下,姜灵儿嘴角的笑意,愈发嘲弄。

        她眼神略带讥讽地看向箫玄,揶揄道:“说来我也要感谢你,若非你上一次展露万佛朝宗,我也不会从中得到启发,制作出这张百鸟朝凤呢。”

        “皮…卡…”皮卡丘顿时不爽,鼓起电气囊,就欲放电。

        却被箫玄制止了。

        如此可怕的数量,即便是千万伏特,那也无济于事。

        “扑该!”

        甲贺忍蛙双翼一振,手持短刃冲天而上,朝着兽潮中冲去。

        轰!

        数道可怕的源气光柱爆射而下,狠狠地撞击在它的身上。

        先前战无不胜的甲贺忍蛙,在这般密集的攻击下,竟是铩羽而归,生生摔落在地。

        “还在做无畏的挣扎呢。”姜灵儿噗嗤一笑,“即便是你拿出如来,我都不会有丝毫惧意。”

        她玉手托着香腮,美目略带讥讽地看向箫玄,道:“我有时真想不明白,为何给了你机会却不珍惜,非要站在我的对立面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你真以为,自己是什么天选之子,能够凭借一己之力,改变什么吗?”

        “人要有自知之明,归根到底,你不过是燕帅一时垂怜,收下的流民而已。”

        声音落下,姜灵儿有些意兴阑珊,她理了理略显凌乱的发丝,美目中掠过蛇一般的目光。

        “能逼我用出这一张星卡,你足以自傲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不过,也仅此而已了。”

        神念一动。

        轰隆隆…

        虚空之中,铺天盖地的星兽,此时骤然暴动起来,源气涌动间,可怕的攻势正在酝酿。

        那等场面,实质是浩瀚恢弘、让人敬畏。

        轰!

        就在下一刻,无数道可怕的攻势,带着毁天灭地般的可怕气息,铺天盖地般俯冲而下…

        恰似无数流星划破天际,对着箫玄所有星卡,轰然砸下。

        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,骤然响起,犹如天灾降临,震耳欲聋。

        妙蛙种子、皮卡丘、甲贺忍蛙、鲤鱼王,在那铺天盖地的攻击中疯狂逃窜,试图寻找安全的角落,然而偌大广场,如今哪有避身之地?!

        它们都成为了靶子!

        整个广场,此时皆是被铺天盖地的攻击毁坏,大地被撕裂,许多巨石被轰成碎末。

        广场外,众多观众目光一滞,隐隐有皮卡丘的凄厉叫声传来,一些心软之人,眼眶更是微微泛红。

        他们内心涌起一片复杂的情绪,谁能想到,本以为能够创造奇迹的箫玄,如今所有星卡,竟是被堵在这广场之中,狂轰乱炸。

        他们多么希望箫玄能赢。

        因为绝大部分星卡师,都没有背景,需要依靠自己的努力,得到想要的一切。

        而流民出身的箫玄,赫然便是代表着他们。

        如果他能赢,那将会给他们无尽的鼓励,同时向所有人证明,王侯将相并没有种。

        可是,那横空出世,惊艳无数人的少年,似乎要到此为止了。

        轰轰轰!

        无穷无尽的攻势接踵而至,姜灵儿咯咯笑着,对这一幕极为享受。

        “上一次你用万佛朝宗击败扶桑,如今被相同的方式击溃,什么感觉?噗嗤!”

        约莫十数分钟后,一波可怕的攻势,终于落幕。

        少顷,烟尘褪散。

        所有人的心,此时皆是猛地一提,目光投去,然后便是见到,偌大的广场,只剩下小智和皮卡丘。

        还有一动不动的鲤鱼王。

        甲贺忍蛙和妙蛙种子的身形,此时皆是荡然无存,化为青烟,消散于天际。

        广场中央,一人一兽,此时皆是趴在地上,遍体鳞伤,生死未卜。

        皮卡丘在这头,小智在那头。

        少顷,小智缓缓睁开眼睛,同样睁开的还有皮卡丘,它们视线对碰。

        “皮卡丘…”

        小智猛一咬牙,用尽仅剩的力气,朝着皮卡丘颤颤巍巍地爬去。

        “皮卡…”

        皮卡丘也是看到了小智,颤颤巍巍地朝他爬着,可它本就是小短腿,如今又遍体鳞伤,就算竭尽全力,那也走不了多远…

        小智勉强抬头,看了那漫天林立的星兽,猛一咬牙,从身上掏出了一颗精灵球,朝着皮卡丘扔去。

        精灵球朝着皮卡丘滚去。

        “皮卡丘,快进精灵球。”

        他一边朝前爬着,一边虚弱地道:“我知道你不喜欢进去,但现在只有你进去,才能得救。”

        皮卡丘呆呆地盯着精灵球。

        小智强忍着身上的痛苦,用尽浑身最后一丝力气,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他将皮卡丘挡在身后,双手张开,望着前方虚空中那些密密麻麻的星兽,眼中没有丝毫的惧意,声嘶力竭地喊道:

        “你们以为我是谁啊?”

        “我是真心镇的小智,是要成为世界第一宝可梦大师的人!”

        “我怎么会输给你们?!”

        姜灵儿噗嗤一笑:“没看出来,这还是根硬骨头啊。”

    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打到你闭嘴!”

        轰!

        漫天星兽,此时周身源气涌动,下一波可怕的攻势,再次降临。

        小智的眸心,没有丝毫的惧意。

    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背后那盯着精灵球发呆的皮卡丘,此时忽然猛一咬牙,竭尽全身力气,纵身一跃,跳到了小智的肩膀上,然后再次用力,跳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试图以微小的身躯,替小智挡下这层攻击。

        小智脸色骤变,连忙朝前扑去,将皮卡丘紧紧抱在怀中。

        砰!

        强悍的攻势轰击在他的背上,小智口吐鲜血,身躯轰然坠地,接连翻了几滚,方才勉强稳住。

        “皮卡…”

        皮卡丘看着他,轻声地呼唤着,小小的脸上,尽是欢喜。

        哪怕身陷囹圄,可只要有他在身边,那都是极好的。

        小智看向怀里的皮卡丘,满脸的爱怜与不舍。

        它是他年少的欢喜。

        他呆呆地看着,仿佛已经忘记了漫天星兽,因为记忆已经飘回了原点。

        那时的他,还是真新镇上的小小少年,翘首以盼,终于到了十岁,获得了成为宝可梦训练家的资格。

        对从未见过的宝可梦,与未曾见过的世界感到憧憬的他,应该到大木研究所领取要成为自己伙伴的宝可梦,可他却睡过了头。

        当他抵达时,只剩一只不喜欢人类的皮卡丘。

        “你是不是很讨厌我?可是,我很喜欢你哦!”

        尽管他们有过冲突,却也慢慢建立起友谊。

        他们曾看见凤王在天际翱翔,于是拿着虹色之羽一起立下誓言。

        “总有一天,我们会一起去见它!”

        往后的日子,彼此相信,彼此支撑,用最单纯的心,守护对方。

        身边的精灵来来去去,唯有皮卡丘,一直守护在他的身旁。

        可,这样的日子,终归到头了么?

        他看着怀中的皮卡丘,温柔地斥责道:“皮卡丘,你为什么不愿意进球?”

        皮卡丘充满血痕的小酒窝,露出甜甜的微笑,它眷念地看着小智,气息微弱、而又一脸认真地道:

        “ずっと…”

        (一直)

        “ずっと…”

        (一直)

        “あなたと一緒にいたいから。”

        (因为一直想和你在一起)

        “皮卡丘,你…”小智呆呆地听着,紧绷的脸庞,此时再也坚持不住,双目陡然泛红。

        眼睛,已经看不见。

        因为已被泪水模糊。

        他颤巍巍地伸出手来,想再抱一抱皮卡丘,可是虚空之中,可怕的攻势,再一次降临。

        于是,那本该抱向皮卡丘的手,霍然转变了方向,捡起了一旁的精灵球。

        他无限眷恋地看着皮卡丘。

        “这是我第一次将你收进精灵球,也是最后一次。”

        声音落下,精灵球启动,庞大的吸力涌出,皮卡丘化为一抹流光,涌尽了精灵球。

        砰!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铺天盖地的可怕攻势,将小智的身形生生湮没…

        很快,烟尘褪散。

        众人目光投去,偌大的广场,已经没有了小智,仅剩他的帽子,犹如断线的风筝,在空中漫无边际地飘荡着。

        夕阳西下,残阳如血。

        少顷,帽子慢慢落下,不偏不倚,刚好盖在了精灵球上…
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