声音落下,略显喧嚣的大殿,此时骤然安静下来。

        一道道目光,带着玩味与讥讽,此时不约而同地投射到箫玄身上。

        就连那波澜不惊的燕忘情,俏脸也是微微愕然。

        通源体,基本都是先天拥有,若想后天改造,极为艰难,即便能成功,那也需要消耗极为庞大的资源。

        即便是星云军团的通源舱,一年也仅仅能改造一具身体罢了。

        陆然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,忍不住讥笑道:“你画一张兽医卡,倒是还能说得过去,可画一张战斗卡来治病,你是在嘲讽我?”

        箫玄波澜不惊,淡淡道:“连真正的兽医都束手无策,我画出的兽医卡,难道比你更厉害不成?”

        他眼神真挚地看着燕忘情,道:“正因为按照正统方法无法给它治病,所以只能剑走偏锋,不走寻常路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哼,一派胡言。”陆然冷哼,他眼神阴翳地看了箫玄一眼,道:“我看,你是打着这个幌子,来忽悠燕帅改造你的身体的吧!”

        箫玄看向他,道:“我如今是星云军团的人,作为臣子,不过是想为统帅尽忠罢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燕帅,你可千万被他给蒙骗…”陆然沉吟少顷,忽然猛一咬牙,道:“好钢要用在刀刃上,通源舱这等至宝,不如留给秦生!”

        “秦生虽然已是通源体,但若是能够得到通源舱淬炼一次,便能让他本就傲人的天赋变得更加强大,前途不可限量,未来我星云军团也会多出一位顶尖星卡师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他是秦殿主之子,秦殿主为我星云军团立下赫赫战功,若是给了他,秦殿主定然会对燕帅您感激不尽,忠心耿耿啊!”

        听得此言,风夜北脸色微变,怒斥道:“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?”

        燕忘情缓缓起身,她俏脸淡然,一双星眸盯着陆然,淡淡道:“你是说,如果我不留给秦生,秦殿主就会对我不忠心了?”

        陆然闻得此言,脸色骤变,道:“燕帅,我绝无此意!”

        燕忘情眸心一寒,道:“什么时候,轮到你来指教本帅了?!”

        陆然汗如雨下,顿时磕头如捣蒜道:“燕帅我错了,我不该乱说话的。”

        他心里有苦说不出,这些话并非他自己想说,而是因为北极熊的缘故,燕帅这段时间与他走的很近。

        因此,秦生私下里找了他,希望能在适合的场合,帮他美言几句,让他得到通源舱。

        而今,箫玄想要这通源舱,情急之下,陆然方才说出先前那番话。

        只是,他不明白,为何燕帅会像踩了尾巴的猫一样,勃然大怒。

        风夜北冷笑,蠢物就是蠢物,连自己是因为什么错了都不知道。

        他是因为乱说话么?

        他是因为不懂形势。

        燕忘情虽是星云统帅,可做起事来,也并非没有阻拦、顺风顺水呵…

        箫玄默默地观察着这一切,心中不禁感叹,看来星云军团,也不是表面上这般风平浪静…

        燕忘情凤目看向箫玄。

        她倒不是有多在意那通源舱。

        剩下一次机会,给谁不是用?

        只是她不希望箫玄真如陆然所言,用这种手段来骗自己。

        毕竟,她曾因欺骗而失去一切,她曾因欺骗而一夜白头,不想再承受这种感觉了…

        “箫玄,你真的有把握么?”风夜北目光遽然变得锐利起来,似是要将箫玄给看穿。

        箫玄眸心如一汪清潭,微微颔首,以坚定不移地口气道:“部长,我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。”

        风夜北眼神闪烁,微微犹豫,道:“燕帅,若你真的喜欢这头小熊,我倒是觉得不妨一试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哦?”燕忘情柳眉微微挑了挑。

        风夜北指着箫玄,道:“他就是我先前与您提到的,脑洞清奇的制卡师。”

        “原来就是你。”燕忘情凤目中掠过一抹涟漪波动。

        箫玄悻悻一笑,道:“都是部长教的好。”

        风夜北眼中掠过一抹欣赏,道:“一方面,先前他要拿排骨做菜,对此我心中有着质疑,可做出的成果,却是符合您的胃口,可见他虽然语出惊人,却并非言过其实。”

        “另一方面,他的脑洞清奇,制作出的星卡别具一格,这样的人,一辈子不该只去做一些生活卡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心头微微触动,这一刻,他算是明白了何谓知遇之恩。

        燕忘情沉默了一下,旋即红唇微启,道:“我可以给你身体进行改造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不过,我希望你能遵守约定,将它给治好。”

        她的桃花眸子微微一眯,露出一抹危险弧度,道:“若你是在骗我,我会让你后悔的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眼神真挚地看着燕忘情,道:“燕帅放心,一入星云,一世星云。”

        燕忘情螓首微点,旋即玉手轻扬,只见一座通源舱缓缓浮现。

        那模样,像极了太空舱。

        深吸一口气,抚平激荡的心绪,箫玄眸心微凝,走了进去。

        嗤拉。

        当通源舱门关上的那一刹,顿觉一股奇异的力量侵蚀而来,他的肌肤,此时仿佛都在被腐蚀。

        随之而来的还有剧痛。

        箫玄咬着牙,倔着骨,这痛苦,便仿佛万蚁噬心一般,锤心刺骨。

        力量侵入体内,便是犹如一条游龙般,在他体内翻江倒海。

        游龙所及之处,他的血肉、经脉,乃至骨骼,都是被尽数腐蚀。

        浓浓的死亡气息传来。

        脑海之中,阵阵眩晕感弥漫而开。

        眼皮上下盯着,他恹恹欲睡,但直觉告诉他,若是他当真睡了过去,恐怕再也醒不来了。

        于是,凭借最后一丝执念,死死支撑着。

    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他那肉身之上,忽然有新的血肉、脉络,生根发芽!

        肉身重塑!

        突如其来的变故,让得箫玄微微一怔,心跳如雷,苍白的面庞上,有着难以置信浮现而出。

        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,自己的肉身,较之先前,有些不一样了!

        “舒服了。”

        深吸一口气,一呼一吸间,似是有一点奇异的能量,随着清冷空气呼入体内。

        那是源气!

        现在的他,能够感应源气了!

        箫玄略显清秀的面庞上,充斥着激动,声音颤抖道:“我现在,能够感应源气了?!”

        深吸一口清新的源气,那种感觉让他灵魂震颤,仿佛上天!

        箫玄双手颤抖着摸着自己的身躯,这一刻,他竟是有种脱胎换骨般的感觉,犹如泥丸重塑。

        摸着摸着,他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,像个孩子,像个傻子。

        过去的他,比较佛系,没有太大的志向,毕竟,才大志疏最幸福。

        他只求岁月静好,喜欢平平淡淡的生活。

        但,当他来到这个世界,看到天空中御龙而行的龙骑士,看到形形色色的星卡,却是开始躁动了。

        小的时候,箫玄收集了一套【数码宝贝】的卡牌。

        当他晚上把玩着卡片的时候,便是忍不住在想,如果自己能将这些数码宝贝召唤出来,那该有多好。

        谁能想到,未来的某一天,他竟是真的出现在了昔日的幻想世界。

        他同样梦想着成为星卡师,既是为了自保,也是想将脑海的幻想,制作成真正的星卡。

        让那些古册英豪、动漫女神,能够以另一种形态,带着专属于自己的技能,征战星际世界。

        三国的貂蝉,海泽的女帝,火影的雏田,斗破的美杜莎,未来日记的我妻由乃。

        箫玄眼神渐渐炽热,真是想知道,当他们出现在星卡世界,会给星卡师们带来何等的震撼。

        深吸一口气,缓缓抚平激动的心绪。

        箫玄俯视心神,然后便是见到,自己体内,有着九颗星辰,此时缓缓蛰伏着,犹如潜龙在渊。

        只不过,九颗星辰,皆是极为黯淡,仿佛在等待自己点亮一般。

        “这是?”箫玄眉头微皱,百思不得其解,回头还是要问问军师。

        当务之急,还是将北极熊的“病”给治了。
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