皮卡丘双爪握拳,慷慨激昂,皮卡皮卡地叫着。

        小智愣了愣,道:“我听懂了,你的意思是不进化吗?”

        “皮卡丘!”皮卡丘捏了捏电气囊,小鸡啄米般点头。

        箫玄嘴角一抽,不愧是小智,这就听懂了。

        皮神永不进化!

        可是,如果不进化,又该怎么打?

        箫玄盯着冰川之主,眼下最大的难题,便是它表面这层冰霜战甲。

        这应该是由最纯的水凝结而成,是绝缘体,因此不导电,不惧雷属性攻击。

        如果想办法将这层冰甲除去,皮卡丘就不惧它了吧?

        只是,如何破开这层冰甲防御?

        箫玄余光微瞥,然而当他瞧得妙蛙种子之时,顿时心生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        众所周知,冰,在高温下是会融化的。

        他没有火系星卡,可是,妙蛙种子有一个大招,名为阳光烈焰。

        是否可以让阳光烈焰削弱冰甲强度,然后皮卡丘用钢铁尾巴破开冰甲防御呢?

        只是现在有一个问题,那就是妙蛙种子施展阳光烈焰,需要两分钟时间进行充能。

        这段时间,无法攻击,无法治疗,只能移动和挨揍。

        姜灵儿不是傻子,如果妙蛙种子表现异常,她一定会有所怀疑,甚至会直接针对妙蛙种子。

        此外,即便是不针对妙蛙种子,两分钟内没有奶妈喂奶的话,恐怕其他星卡,等不及妙蛙种子的阳光烈焰了。

        思来想去,箫玄决定用大师球。

        眼下,不得不用了。

        大师球能够控制对方星卡五分钟,这五分钟时间,已经足够带起一波大节奏了。

        只要能拖到妙蛙种子憋出大招,一切进展顺利,那么他怕是能直接扭转战局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大师球套谁呢?

        首先,巨鼎无法被捕捉。

        那么,就要从剩下的四张星卡中选。

        冰川之主?

        火龙战士?

        妖刀鸡?

        箫玄摇了摇头,这三张皆是输出卡,选择这三张,至多只能扩大优势,无法带来根本性的改变。

        他想捕捉樱花妖。

        一者,对面这段时间如果没有奶妈的话,定然会投鼠忌器,不敢硬怼。

        而我方有了樱花妖的加盟,自然可以放开一切地去莽,去换血。

        其次,也是最重要的原因,便是箫玄看不透这个樱花妖。

        根据箫玄的观察,樱花妖作为一个奶妈,奶量其实并不大,其他技能也不见得有多优秀。

        这不像焚炎殿首席该有的星卡。

        如此便是说明,樱花妖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强大技能。

        毕竟,一张星卡的能量是相对守恒的,一方面弱,那势必会在另一方面加强。

        综上所述,他想控制樱花妖,看看她憋着的大招,究竟是什么。

        思考完毕,神念一动,妙蛙种子脱离战场,进入自闭模式。

        鲤鱼王蹦到了它的大蒜上,充当一件硬核战甲。

        皮卡丘在治疗球中得到了恢复,元气满满,然后,它冲向了妖刀鸡。

        眼下,它破不了冰川之主的防御,只能暂时先来牵制一下妖刀鸡,等待妙蛙种子技能读条。

        至于冰川之主…它爱打谁就打谁吧,爱咋咋,不管了。

        姜灵儿狐疑地看了妙蛙种子一眼,然而当她瞧得那颗闪闪发光的大蒜之时,瞳孔不禁忍不住一缩。

        轰隆隆…

        天地间的源气源源不断地朝着大蒜中涌入,那颗大蒜仿佛一朵花蕾,含苞待放。

        “不好!”

        瞬息之间,姜灵儿便心生一种不好的预感,根据她的经验,需要长时间读条的技能,威力都是极为恐怖的!

        “妖刀鸡,别管皮卡丘,砍死那个王八…”姜灵儿神念一动,不过,当她看到妙蛙种子背上的鲤鱼王时,忽然改变了主意,“算了,冰川之主,还是你去吧。”

        见识过先前鲤鱼王的骚操作,姜灵儿对这只蠢鸡的信任,已经大幅度下降。

        冰川之主神念一动,身后一对寒冰双翼张开,直奔妙蛙种子而去。

        火龙战士身旁,樱花妖翩翩起舞,盯着前者那块块凸起的肌肉,美目流连。

        甚至开心的哼起了歌。

        “愿乘风去归来兮,片片樱花落满地,蓝量耗尽,我依然在奶你。”

        “愿随你走破天际,天天一起负距离~”

    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一个精灵球云淡风轻地掠过虚空,朝着她那如盆小脸上砸去。

        姜灵儿微怔,道:“你砸错人了吧?”

        先前她看见小智朝着皮卡丘扔出了精灵球,护得皮卡丘无恙,因此可以猜测得出,这是一个保命球。

        咻!

        精灵球砸下,樱花妖来不及反抗,娇躯便化为一抹流光,融入大师球中。

        火龙战士愣了一下,我老婆呢?

        咻!

        下一刻,一抹流光出现,樱花妖再次出现。

        火龙战士笑道:“老婆,继续唱。”

        樱花妖冷冷地瞥了它一眼,道:“我唱你马。”

        火龙战士:???

        樱花妖懒得理他,甚至还给甲贺忍蛙奶了一口。

        甲贺忍蛙:Σ(゜ロ゜;)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反向毒奶?

        可是,为什么感觉好爽好爽的…

        姜灵儿俏脸骤变,难以置信地看向箫玄,喃喃失声:“你,你…”

        箫玄冲着她一笑,皮笑肉不笑地道:“借我玩两分钟,感觉比你好玩。”

        眼下,他获得了樱花妖小姐姐的身体控制权,虽然只有五分钟,但五分钟够干.很多事了。

        樱花妖的信息融入脑海。

        箫玄微微一怔,而当他看到樱花妖那个技能时,瞳孔微缩,清秀的面庞上,充斥着难以掩饰的狂喜!

        这个技能也太…太太太…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冰川之主舞动巨大的双翼,来到了妙蛙种子身前。

        它漠然地看着妙蛙种子,神念一动,一把由寒冰凝缩成的长剑,自掌心缓缓浮现。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箫玄大喊道:“鲤鱼王,快让开,让它砍!”

        “樱花妖,别奶任何人,你站着就好!”

        鲤鱼王:???我不是硬核战甲吗?

        我还能蹦,我还能秀,看我秀它一脸!

        樱花妖:??不奶人你控我干啥?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姜灵儿也是缓过神来,她娇喝道:“冰川之主,回来,你谁也不要砍!”

        “还有火龙战士、妖刀鸡,不准打人,大家都是一个军团的,抬头不见低头见,和气生财!”

        “你们…快跑吧,不想跑让它们打几下也行,打是疼骂是爱,反正千万不要还手!”

        观众:???

        这啥骚套路?

        姜灵儿俏脸微凝,这一手控制秀得她头皮发麻。

        不过,她很快便冷静下来,控制肯定是有时效的,就是不知道是长是短!

        如果控制时间长的话,五分钟往上,她索性就放弃樱花妖,进行以命搏命了。

        如果控制时间短的话,只有两三分钟,那她就忍一波!

    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她忽然想到先前说的一句话:“借我玩两分钟,感觉比你好玩!”

        前面那句话是重点,意思就是只能控制两分钟了?

        只是,这句话究竟是箫玄的无心之言,还是他刻意说给自己听的?

        姜灵儿凌乱了,急中往往不会生智,而是会降智!

        瞧着她有些慌乱的模样,箫玄眼中掠过一抹戏谑,他本就没指望姜灵儿相信。

        那句话,只是个烟雾弹,用来影响姜灵儿的判断。

        很快,姜灵儿便冷静下来,樱花妖那个终极技能战略性过于重要。

        因此,眼下最重要的任务,便是苟到樱花妖解除控制。

        哪怕自己的星卡被对面砍死,她都不能砍死对面的!

        决不能让箫玄将那个限定技给用了。

        因为那个限定技释放的前提,便是己方必须有星卡阵亡…

        于是,在无数道目光注视下,偌大的广场上,诡异的一幕出现。

        皮卡丘冲到冰川之主面前,扮起了鬼脸,求它揍自己。

        “扑该,扑该,扑该!”

        甲贺忍蛙冲到火龙战士面前,一口一个扑该叫着,各种嘲讽。

        鲤鱼王蹦蹦跳跳追着妖刀鸡,对它吐泡泡!

        在死亡的边缘疯狂试探。

        然而,任凭它们如何嘲讽、如何试探,姜灵儿的星卡都避而不战、犹如见了鬼一般,撒腿就跑。

        观众们蒙蔽了,这…

        很快,两分钟过去。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那一直自闭的妙蛙种子,背上种子有着光芒闪烁,璀璨夺目。

        天地间的源气,源源不断地朝着种子中涌入,那颗种子仿佛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,即将绚然怒放…
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