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神星卡师 第五十四章 万佛朝宗,不见如来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        虚空之中,忽然有着一抹璀璨金光浮现。

        再然后,道道金光,透过乌云,照耀在观赛席所有星卡师身上。

        “南无阿唎耶…婆卢羯帝…烁钵啰耶…”

        佛音响起,声音空灵,这一瞬,所有人皆是感觉,自己的身心都是得到了净化。

        金光璀璨,佛音绕梁。

        再然后,一座座身披袈裟的金色佛像,自那璀璨金光中,缓缓升腾。

        漫天佛像形态各异、栩栩如生,通体弥漫着神光,散发着宁静圣洁的光辉。

        此时,所有佛像的目光,皆是不约而同地投向上方,眼神虔诚到了极致。

        只是,他们目光投向的地方,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,一片虚空,仅此而已。

        瞧着这一幕,不仅是观赛席,整座联邦北部,皆是沸腾了!

        “我的天,那…那些是什么东西?!”

        “为何我看着他们,就有一种跪地膜拜的冲动?!”

        “天…天呐,难道那些是他召唤的神灵吗?”

        “这也太可怕了,我还以为这张星卡是个混子,没想到,他居然是终极boss!”

        炸了,彻底炸了!

        观赛席、直播间,所有观看比赛的星卡师,此时皆是面面相觑,满脸骇然!

        就连其他赛区比赛的星卡师,此时也是停止交战,不约而同地望向天空!

        虚空之中,万佛林立,仿佛神迹…

        这…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!

        赛场上的扶桑与周圣,此时心中莫名发慌,一种难以言明的不安在心头弥漫。

        下一刻,佛光普照,数十道金光掌印犹如流星陨落,穿透云层,呼啸而下。

        “万-佛-朝-宗。”

        那一幕,仿佛暴雨梨花,势不可挡。

        古刹紫竹禅钟鸣,降妖伏魔江湖行。

        佛音亦有豪情意,天下武功出少林!

        扶桑的瞳孔,此时猛地一缩。

        因为他瞧见道道金光掌印,犹如陨石天降,朝着自己砸来!

        望着那可怕攻势,扶桑脸色阴沉,心头疯狂颤栗。

        秦王安插他进入天源殿,便是为了夺取首席之位,如果输在了殿试上,那日后,他将再无颜面在天源殿立足。

        因此,此时的他,不敢有丝毫大意!

        “装神弄鬼,我就不信你能搞出什么花样!”

        他神念一动,麾下的天龟兽,一声低喝。

        只见天龟兽庞大的肉身上,璀璨光芒爆射而出,彼此交织,竟是以肉眼可及之势,形成了一道道龟甲般的光芒。

        光芒重叠,玄妙异常,然后便是形成一张约莫十数丈的龟甲光罩,将所有星卡护在其中。

        源气凝结而出的光罩,竟仿佛一层真正的古老龟甲般,那层龟甲,仿佛有着坚不可摧的力道。

        “这是天龟兽的最强防御技,天龟之甲?!”

        望着那犹如真正龟甲的光罩,观赛席上,顿时爆发出阵阵惊呼声。

        要知道,在此之前,可从未有人逼得扶桑用这个技能啊!

        扶桑望着虚空中的万佛金像,狰狞一笑,道:“就让我来看看,究竟是你在装神弄鬼,还是确有一番本事!”

        轰轰轰!

        漫天金色掌印呼啸而下,在无数道震骇目光中,狠狠地撞击在天龟之甲上。

        砰砰!

        掌印与龟甲碰撞,然后便是弹射而开,化为狂暴的金色源气肆虐。

        接连不断的爆炸声响起。

        所有观众屏气凝神,目光死死地看着这一幕,那声势浩大的漫天掌印,能够摧垮天龟之甲么?

        轰轰轰!

        掌印接连劈下,落到龟甲上,却被逐一弹开。

        扶桑立于龟甲之下,漠然地看向漫天掌印,忽然有些想笑。

        这些掌印看似攻势迅猛,然而迄今为止,却都没有对龟甲造成实质性的伤害。

        是他的龟甲太强,还是那些掌印太弱?

        “花里胡哨,果然是在装神弄鬼。”周圣眼神中浮现出一抹嘲弄。

        苏冥眼神微凝,对此似乎没有太多意外,天龟兽可是扶桑的最强防御卡,想要破开,谈何容易?

        唐僧神色没有丝毫波澜,温润的眸子依旧微垂,嘴中念念有词,姿态极为虔诚。

        “佛祖保佑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抬起头来,虔诚地看向虚空中的万佛金像,心中暗暗祈祷着。

        眼下,除了相信唐僧,别无他法。

        是成是败,一试便知。

        咔嚓。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道细微的咔嚓声,自天龟之甲上悄无声息地响起。

        一道缝隙出现,紧接着,那道裂缝便是如蜘蛛网般四下弥漫而开。

        轰轰轰!

        玄奘手印一变,顿时空中佛光万丈,越来越多的金光佛印喷薄而下,铺天盖地般朝着天龟之甲上砸去。

        扶桑面色微变,这么多金光掌印,不需要消耗源气的么?!

        在那愈发迅猛的攻势中,龟甲般的结界剧烈颤抖。

        “天呐,那龟甲光罩竟然要挡不住了!”

        扶桑与周圣相视一眼,彼此皆是拼了命的催动源气,不断地修复着,试图以此抵御…

        轰!

        下一刻,在那漫天惊呼声中,龟甲光罩终于承受不住接踵而至的凌厉攻势,骤然炸裂!

        龟甲光罩被破,下一刻,狂暴的金光掌印,便是带着毁灭般的气息呼啸而出,直接是对着扶桑区域所有星卡疯狂轰去!

        整个赛场,此时皆是被波及,大地被撕裂,一片狼藉。

        所有星卡疯狂逃窜,各种保命技能疯狂丢出。

        它们试图解决唐僧这个始作俑者,可惜每当它们靠近唐僧,便会有一种无形力量,将它们强行推开。

        所以,现在它们只有挨打的份。

        血修罗双目泛红,作为天榜第一的王牌星卡,它何曾受过这般屈辱?

        唐僧盘膝而坐,神色淡然,双目微闭,依旧念念有词。

        众多星卡师面面相觑,神色复杂,谁能想到,天榜第一的所有星卡,此时竟是被唐僧一个人,堵在赛场上狂轰乱炸…

        那些星卡师看向唐僧身后的箫玄,眼中浮现出凝重与忌惮。

        在此之前,他们还认为箫玄不过是个新人,今日参加殿试,也是为了蹭蹭经验。

        虽然先前他败韩风,斩周圣,但在扶桑连斩他三张星卡,所有人都是觉得,这头黑马,已经黑到头了。

        然而,谁能想到,箫玄仅剩的唯一星卡,此时竟是凭借一己之力,将扶桑与周圣二人七张星卡,按在地上摩擦…

        砰!

        一处深坑之中,被佛印击中的血修罗,满身鲜血,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它的眼中,一片血红,充斥着难以形容的暴怒。

        作为血修罗,今日竟然狼狈至此。

        昔日秦王复刻了一百张血修罗,然后让它们彼此厮杀,而它,是笑到最后的那一个。

        也正因如此,秦王将它送给扶桑,而它也不负众望,替扶桑开疆扩土,杀至天榜第一。

        然而,今日竟是被打的犹如丧家之犬…

        “你以为这样,就能赢得了我吗?!”

        血修罗双目泛红,眼中布满血丝,它一个闪现,出现在天龟兽身前,嘴巴张开,竟是将天龟兽生生吞噬了!

        吞噬完天龟兽,它双翼一振,来到扶桑的另一张星卡前,继续吞噬…

        短短数息时间,血修罗便将其他四张星卡,悉数吞噬。

        它森然一笑,面庞无比狰狞,寒声道:“修罗变!”

        轰!

        随着血修罗的声音落下,它的身躯,此时也是不断膨胀,短短数息时间,便是膨胀至数十丈。

        赤红色的血刺,从体内刺破而出,滴着鲜血,锋芒毕露。

        “吼!”

        血修罗仰天咆哮,一股无比狂暴的源气波动,自其体内疯狂弥漫。

        这一刻,扶桑的底牌,彻底展露。

        血修罗凌空而立,一双赤红血翼伸展开来,它的面庞,似龙似修罗,丑陋至极。

        金光佛印砸在它的身上,似乎已不痛不痒,它甚至没有闪躲。

        扶桑看向箫玄,狰狞一笑,道:“箫玄,真以为仅靠一张星卡,便能力挽狂澜么?!”

        “现在,你还有底牌么?恐怕不仅没了底牌,甚至连源气都没有多少了吧!”

        箫玄脸色惨白,诚如扶桑所料,他的源气,的确不足了。

        “我的力量不足…”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唐僧的声音,在他脑海悄然响起。

        星卡师便是星卡的能量舱,当星卡体内源气不足时,便需要通过星卡师源源不断地输入、供能。

        而今,在进行如此密集的轰炸后,唐僧的力量已经不足。

        可是,箫玄体内的力量,同样不足了…

        箫玄凄然一笑,即便有力量,那又如何?

        眼下血修罗吞噬同类,进行变身,这般狂轰乱炸,已经对它构不成威胁…

        不过,下一刻,箫玄猛地反应过来,唐僧说他力量不足,并没说不能战斗下去。

        此外,唐僧的觉醒技是召唤大日如来,而今,漫天虚空,只见万佛,未见如来…

        如此便是说明,万佛朝宗,只是前奏,召唤如来,方是玄奘觉醒的真正意义…

        大日如来,是唐僧的限定技,只能使用一次。

        同样地,为了凝聚这限定技的威力,本该是法师的唐僧,生生地活成了一个连辅助都不如的混子。

        如此苛刻的条件下,想来大日如来的威力,应该很强吧?

        说不定,有那么一丝可能,能与这血修罗抗衡呢…

        只是,接连的战斗,已经让他将体内源气近乎耗空,根本无余力,再去召唤如来。

        箫玄轻抿嘴唇,掠过一抹不甘,难道,要就此放弃?

    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一个可怕的念头,在他脑海中渐渐产生…

        这个念头一出现,便让箫玄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哆嗦,可任凭他如何压制,那个念头仍然盘绕在心间…

        犹如魔障缠身,挥之不去。

        在这般驱赶无效之下,箫玄却是不自觉间,对这念头愈发沉迷下去。

        虽然代价很大,可如果不尝试一下,恐怕有朝一日会后悔呢。

        所谓英雄啊,就是用行动实现那些只会说漂亮话的人。

        倒是很想做回英雄呢。

        深吸一口气,抚平翻腾的心绪,箫玄盘膝而坐,俯视心神。

        “你尽管召唤如来,至于源气,我来想办法。”箫玄道。

        玄奘闻言微怔,并未多问,双手快速结印,准备召唤大日如来。

        轰!

        技能运转的那一刹,一股庞大的吸力出现,自玄奘体内爆涌而出。

        箫玄轻咳一声,体内为数不多的源气,瞬息间便被掏空。

        然而这还远远不够。

        庞大的吸力,疯狂吸取着箫玄的身体,细胞中的每一丝力量,似乎都要被榨干。

        他的肌肉不断萎缩,红润的面庞渐渐消瘦,仿佛要被吸城一具干尸。

        “我的天,他在干什么?!”

        “他居然在源气不足的情况下,强行施展技能!”

        “他是疯了吗,这要是留下后遗症,日后可就完了啊!”

        “简直胡闹!”燕忘情脸色骤变,霍然起身,道:“让他强制退场,取消比赛资格!”

        “燕帅这么做,似乎有些不符合规矩吧?”秦王眼神闪烁,淡淡道。

        燕忘情凤目一寒,眼神森冷地盯着他,道:“在星云军团,我就是规矩!”

        其他殿主闻言,此时皆是一怔,素来淡然的燕帅,此时为何如此不冷静,说出如此冲动之语?

        柳涟漪劝道:“燕帅,我看他并非冲动之人,他这般做,说不定有他的想法呢?”

        齐进微微颔首,道:“我建议先观望一下,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,再出手也不迟。”

        在几大殿主的劝说下,燕忘情这才缓缓冷静,意识到刚刚自己有些情绪失控。

        她没有继续坐下,而是端端站着,目光死死地盯着屏幕。

        掌心源气缠绕,随时准备出手。

        突如其来的变故,让得扶桑等人也是微微一愣。

        “强行使用技能,你怕是疯了吧?!”扶桑眼中掠过一抹忌惮,这小子,对自己也太狠了!

        他先前还在想,无法靠近唐僧该怎么办,如今看来,根本不用血修罗出手,箫玄便不攻自破了!

        噗!

        一口鲜血吐出,箫玄脑海嗡鸣,强烈的虚弱感,犹如波浪般滚滚袭来。

        体内的痛苦,足以让任何星卡师崩溃。

        此时的箫玄,奄奄一息,然而,他仍然咬着牙,倔着骨,任由那股庞大的吸力,榨干他体内最后一丝源气…

        然而,努力似乎不一定会成功。

        箫玄颤颤巍巍地抬起头,虽然他已命悬一线,可如来仍然没有现身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“倒是我一厢情愿了…”

        箫玄凄然一笑,视线尽头,黑暗涌来,上下眼皮不受控制地靠拢…

        轰隆隆…

    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安静的天空中,陡然雷声大作,滚滚乌云波浪般朝着两边散开。

        苍穹竟也仿佛微微颤抖着,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事物,即将降临。

        众多目光骇然投去。

        下一刻。

        乌云褪散,佛光万丈。

        在那片云蒸霞蔚中,有座金身大佛,缓缓临世…

        
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