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海苑。

        若汐走了进来,然后便是讶然见到,箫玄上半身趴在床上,下半身拖在地上。

        她的心猛地一提,一步上前,见他还在喘气,提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没死就好。

        若汐柳眉微蹙,箫玄的脸惨白如纸,他一个人在房间干了啥,才会这么疲惫?

        她伸出玉臂,抱着箫玄的腰,使出了喝豆浆的力气,方才把他搬到了床上。

        看他穿着裤子就睡觉的模样,若汐强迫症都犯了,想了想,还是由他穿着吧。

        万一裤子脱了后,他没穿内裤呢?

        呵,男人。

        将他把被子盖好后,若汐又倒了杯温水,放在他床前。

        做完了这一切,若汐坐在床上,两只小脚悬空晃着,看着那沉睡的箫玄。

        以前她就喜欢坐在床上,静静地看着父亲熟睡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若汐把玩着脖间挂着的九霄环佩,微微有些怅然,自家园被摧毁后,那是父亲留给她唯一的怀念。

        也是那时起,她心里彻底明白,没有实力,谁也保护不了,包括自己。

        “一月后的殿试,我也该努力了呢。”

        若汐摇了摇头,收起玲珑心绪,轻轻地关好门,悄悄地走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她那精致的锁骨间,悬挂着的九霄环佩上,划过一抹异光。

        箫玄醒来的时候,看到身上盖得一层薄被,微微一怔,心头掠过一抹暖意。

        他简直佩服自己,让若汐搬过来,简直是最明智的选择。

        如果没有她,他一个宅男,恐怕不要一个月,这窗明几净的星海苑,就要变成垃圾堆了。

        打开卡机,看到师父一个简洁的回复:“皮。”

        看看时间,快七点了,箫玄一拍脑袋,忘记要去给师父做饭了。

        于是,他三段闪现一开,出现在了楼下,紧接着,双翼张开,划破天际,犹如长虹贯日,朝着星云阁飞去。

        天源星的夜晚,荧光闪闪,明灭万点。

        很快,抵达星云阁。

        当箫玄打开房门,进入客厅的那一刹,眼前的一幕,却是让得他微微一怔。

        只见桌子之上,几道小菜,此时正扑棱棱冒着热气。

        青椒肉丝,豆芽牛肉,小青菜。

        而师父则玉手托着香腮,耽在桌子上,美目微闭,似是睡着了。

        呃。

        谁做的饭?

        听得动静,燕忘情美目缓缓睁开,睡眼惺忪,俏脸上掠过一抹疲惫,道:“你来了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看着桌上的菜,有些惊讶地道:“师父,这些都是你做的?”

        “才不是。”燕忘情摇了摇头,目光有些躲闪,道:“我看你太累,就让后勤做了几道菜送了过来。”

        “奥。”箫玄眉头微皱,刚才师父的话语,似乎有些慌乱?

        “快吃吧,不然快凉了。”燕忘情道。

        箫玄这才坐下,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青椒肉丝,细细咀嚼着。

        燕忘情观察着他的反应,道:“后勤做的菜怎么样,吃的习惯吗?”

        肉丝入嘴的那一刹,箫玄整个人都惊了,这真的是厨师长做的青椒肉丝么?

        怎么感觉炒的用力过猛…

        “嗯,这烤肉的味道挺不错的。”箫玄一脸认真地道。

        “真的?”燕忘情似是没听懂他的意思,俏脸狐疑地看着他。

        箫玄点了点头,道:“对的,不信你吃吃看,这道青椒肉丝最大的亮点,便在于它做出了新意…”

        燕忘情狐疑地看了她一眼,然后夹起一块肉丝,贝齿轻轻咀嚼着。

        “嗯,是挺好吃的。”

        肉丝下肚,她神色淡淡,嘴上说着好吃,却老老实实地放下筷子。

        箫玄皮笑肉不笑地道:“好吃就多吃点。”

        燕忘情扭动着纤细的腰肢,道:“我最近在减肥。”

        “师父你就算不减肥,也比99·99%的女人要瘦。”箫玄脸皮一抖,看着师父那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材,信你个鬼。

        “我哪有那么瘦啊,都快一百斤了呢。”燕忘情语气幽幽。

        箫玄决定做一回舔狗,不过说的也是事实,道:“不过你腰细腿长,该瘦的地方瘦,然而丰胸翘臀,该有肉的地方有肉,所以说你的身材玲珑有致呢~”

        “当真?”燕忘情美眸微垂,目光自自己惊心动魄的身材上一扫而过,恩,说的还真是事实。

        她拿起酒轻轻抿了一口,星眸饶有兴致地看着箫玄,道:“我想问你一个问题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箫玄微怔。

        燕忘情伸出舌头舔掉嘴角的酒迹,不动神色地道:“你这些女性星卡,都是以谁为原型?”

        箫玄脸上神情渐渐凝固,这是送命题啊,他想了想,道:“都是我在梦里的幻想人物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哦?”燕忘情长长的睫毛眨动,像是剪下了一潭秋波,道:“看来你在梦里挺骚动啊~”

        “酒少喝点。”

        “嗯?”

        “我怕你受伤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燕忘情缕起一道发丝,道:“反正头发早便白光了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心头微微触动,师兄背叛,师父失踪,整个军团的担子落到她一人身上,女帝,不是那么好当的啊~

        他好想去抱抱师父,嗯,就很单纯的那种,抱抱不乱动的那种。

        不过,这种事情,想想就好了。

        “你的星卡制作的不错,出其不意,兴许还真能有奇效。”燕忘情屈指一弹,两张星源纸朝着箫玄飞去,道:“看你八戒卡还是用白银纸,拿去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接过星源纸,然后眼前便是一亮。

        因为这两张,赫然皆是黄金品质的星源纸。

        “谢谢师父!”

        “嗯。”燕忘情螓首微点,道:“接下来的日子,好好闭关修炼,有什么需要的,记得和我说。”

        时光飞逝。

        不知不觉间,距离殿试已经不足一日。

        星海苑。

        箫玄挠了挠头,这一个月的修炼,自己仍然没有突破四星。

        三星后期。

        虽说距离四星,也仅仅只有一步之遥,可不知多少星卡师,被这一步之遥卡死。

        诚然,如果没有特殊的机遇,越往后修炼便越困难。

        最后一张星卡,箫玄一直没拿下主意,索性不做了。

        明天的殿试,他的参赛阵容就是:武则天,齐天大圣,猪八戒,唐僧,西王母。

        因为前期的唐僧根本就不算法师,就是个混子辅助,所以这套阵容缺法师。

        女帝既能控制又能输出,偏偏自保能力还很强。

        此外,这套阵容的核心是孙悟空,主要靠他来打伤害,其他星卡皆是用来辅助。

        因此,放一张武则天这种单控+群控卡,打法就很清晰。

        除了大圣外,其他四张卡都有控制,通过铺天盖地的控制切割阵型,然后给孙悟空创造输出环境。

        西王母【美色】是单控,【银河】群控。

        猪八戒【猪妖】是群控,【背媳妇】是单控。

        武则天【女帝之威】是群控,【无字碑】是单控。

        唐僧【唐僧肉】是单控…

        这么多控制,根本解不过来。

        箫玄打开贴吧,发现关于殿试的帖子已经爆满,军团官网甚至开了一个各殿首席投票。

        天源殿,推荐票最多的无疑便是扶桑,他一人的票数,几乎占了百分之六十。

        他往下翻了翻,发现在末尾,居然有人给自己投了几十票。

        自己居然还有推荐票?

        这么看好自己,恐怕都是真爱粉吧?

        感动的快哭了。

        翌日。

        咚。

        古老的钟鸣声,打破了星云军团的宁静,备受瞩目的殿试,终于姗姗而来。

        整个星云军团,陡然沸腾起来,所有星卡师,皆是期待这一天。

        只有在殿试中拔得头筹,方可参加七殿会武,而若能在七殿会武中展露头角,那么他们就可在星云军团各阶层,谋得一个不错的职位。

        殿试,恰似中考,而年底的七殿会武,则是高考。

        箫玄打开房门,然后便是见到一道倩影俏立,气质飘渺,赫然便是燕忘情。

        “醒了?”燕忘情转过身来,阳光洒在她的肩上,让她仿佛开了光一般。

        “嗯!”箫玄眼前一亮,今天的师父,也是美艳动人呢。

        “那就走吧,不要紧张,赢不赢无所谓,重要的是不要伤到自己。”燕忘情道。

        箫玄眼中战意升腾,师父越是如此说,他越不敢咸鱼。

        起码不能开局跪。

        
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