箫玄眼皮微抬,昨天他逛了逛天源殿的官网,对天源殿内一些名人,也是略微熟悉。

        说话之人,名为姜尘,是雍衣麾下一名二星卡师,据传是天源殿内,三星卡师下第一人。

        这般话说出来,顿时引起一片骚动,其他两脉的星卡师,皆是有些愤怒。

        箫玄眼神闪烁,他一个小小的星卡师,敢在两位副殿主面前跳,想来定然是暗中得到了雍衣的授意。

        苏冥眉头微皱,有些不悦地道:“雍殿主,你麾下的星卡师,说起话来真是锋芒毕露啊。”

        “姜尘心直口快,还望苏殿主莫要介意。”雍衣轻抿一口茶,道:“咱们天源殿,有个专门为年轻一代设置的榜单,名为天源榜,简称天榜。”

        他淡笑道:“如今天榜第一,第三,第五,第八,第十,皆出自我的门下。”

        此言一出,顿时掀起一片惊呼声,那七八位新晋星云战士,眼神泛光。

        他们这些人,没有进入新军考核前十,因而不能自主择殿,只能服从调剂。

        众人被分配到七殿之末的天源殿,心中本就不爽,而今看到雍衣一脉如此强大,自然趋之若鹜。

        很快,便有一半的星卡师,朝着雍衣主动示好,表示愿意拜入门下。

        瞧得这一幕,宫武与苏冥的脸色,皆是有些不好看。

        秦婉柳眉微蹙,眉宇间掠过一抹厌恶,这些人,倒真是趋炎附势。

        “箫玄,你呢?”姜尘眼皮微抬,瞧着那还在观望的箫玄,不禁愣了愣。

        大殿之中,所有星卡师的目光,皆是汇聚到箫玄身上。

        他们对这新人王的抉择,同样是十分好奇。

        要知道,从来没有新人王,会选择他们天源殿啊。

        在无数道目光注视下,箫玄冲着雍衣笑了笑,道:“副殿主麾下,强者如云,若是箫玄能加入,自然是小子的荣幸。”

        “嗯。”雍衣微微颔首,对此毫不意外。

        周泽眼中掠过一抹失望。

        “还以为今年的新人王有些骨气,如今看来,不过如此。”秦婉小嘴轻撅,有些失望地嘀咕道。

        众人的神情,被箫玄尽收眼底,他冲着雍衣微微一笑,道:“正因为副殿主麾下强者无数,在下可有可无,去了也只是锦上添花,因此,就谢过殿主好意了。”

        声音落下,雍衣那端着茶杯的手,微微一滞,愣在虚空中,嘴角噙着的淡淡笑意,也是渐渐凝固。

        周泽眼前一亮,秦婉的俏脸上,也是微微有些错愕。

        那一直沉默不语的扶桑,此时眼皮微抬,缓缓道:“箫玄,虽然你有天赋,可若是把握不住机遇,终究泯然众人,到时可怨不得人。”

        “扶桑,你什么意思?”秦婉柳眉倒竖,冷冷地看着扶桑。

        扶桑淡淡道:“我只是好意提醒罢了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目光遽然变得锋利起来,道:“我的事,就不劳阁下操心了。”

        扶桑眉头微微一皱。

        “好了,既然他不愿意,那便随他去吧。”雍衣霍然起身,道:“我麾下弟子众多,不缺一位新人王。”

        他神色没有丝毫波澜,虽然箫玄是新人王,但也只是个新人而已。

        说到底,他击败的林烨,不过是个初入二星的星卡师而已。

        而他麾下,优秀的年轻一代,三星卡师都不在少数,天榜第一的扶桑,更是三星巅峰。

        在他看来,箫玄婉拒了他,无疑是自损前途,等日后泯然众人,自然知道今天的选择,是多么愚蠢。

        周泽一步上前,拍了拍箫玄的肩膀,冲着他一笑,道:“兄弟,有骨气,就冲你刚才那句话,以后我罩了。”

        他微笑道:“虽然我仅仅在天榜排第四,但放眼整个天源殿,大家多少还会给我点面子的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脸皮一抖,有些哭笑不得,这家伙,是在变相告诉自己,他的强大么?

        “不错,有魄力。”苏冥呵呵一笑,虽然早就知道箫玄的选择,不过仍是表现得有些震惊。

        宫武也是点了点头,道:“你也不用担心,我们两脉论整体资源,的确不如雍衣一脉,不过,培养一个新人王,还是足够的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面色微喜,他看向宫武与苏冥,恭声道:“弟子愿入两位殿主门下。”

        苏冥微笑着点头,然后看向宫武,道:“要不你来带?”

        宫武笑了笑,道:“天赋这么好的星卡师,我的确喜欢,只是我生性懒散,若是让我来带,怕是会把这孩子糟蹋了。”

        苏冥嘴角一撇,看了眼秦婉,揶揄道:“这不培养个天榜第二么?”

        “算了算了。”宫武连忙摆手,目光古怪地看了秦婉一眼,道:“为了培养她,我可是把老命都拼上了。”

        他虽然也喜欢这颗苗子,可是也看得清,这些年来,苏冥与雍衣的明争暗斗,本质是两大派系争夺天源殿的控制权。

        苏冥德高望重,是位不可多得的名师,奈何收不到好苗子,因此这些年来,很少培养出顶尖的星卡师。

        正因如此,麾下星卡师每次殿试都被雍衣死死压制,连代表天源殿,参加七殿会武的资格都没有。

        而今,箫玄已经明确拒绝雍衣,既然如此,他也就顺势推波助澜,将箫玄让给苏冥,同时给燕忘情一个面子。

        苏冥点了点头,然后看向箫玄,道:“那,你可愿入我门下?”

        箫玄对苏冥恭敬行了一礼,道:“弟子愿意。”

        苏冥眼中掠过一抹欣赏,然后袖袍一挥,两道光团爆射而出,道:“这就当做见面礼了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微怔,接过光团,然后便是惊喜的发现,那是一张黄金品质的星源纸!

        “谢过殿主。”箫玄连忙拜谢,他早就想制作一张强力输出星卡了,而今,有黄金品质的星源纸作为底料,星卡的输出无疑能提升一个层次。

        大殿之中,众多星卡师投来羡慕的目光,要知道,黄金品质的星源制极为珍贵,即便是一些混了几年的三星卡师,都没混到一张。

        而今,箫玄刚拜入门庭,苏冥便赏赐了一张,足见他对箫玄的重视。

        雍衣一声冷哼,带着麾下的星卡师,离开了大殿。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苏冥追上了雍衣,道:“雍殿主,还请留步。”

        雍衣眉头微皱,道:“苏殿主,还有何事?”

        苏冥沉默了一下,道:“我想和你商量一下,玄源树上那最后一颗玄源果的划分问题。”

        雍衣眼神闪烁,道:“苏殿主这是想给箫玄准备?”

        苏冥颔首,道:“每次七殿会武,我们天源殿都是率先出局,我自然是想培养一名优秀的星卡师,为我们天源殿争争气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七殿会武?”雍衣双目微眯,忍不住讥笑道:“你也太看得起他了,七殿会武,参加的都是各殿最优秀的年轻一代,即便是扶桑,都没有多少把握。”

        “那箫玄虽然是新人王,但说到底,不过是个刚入二星的星卡师,说句不好听的,他连殿试都过不了,哪有参加七殿会武的资格?”

        苏冥道:“正因为他如今境界太低,所以我想将玄源果让给他。”

        在天源殿,有一棵玄源树,玄源树能够吸收天地源气,蕴育出玄源果。

        那玄源果由最纯粹的源气所化,若是吞服,能让体内源气暴涨,对二星卡师来说,更是千金不换的宝物。

        若是二星巅峰的星卡师,运气好的话,直接点亮一颗星辰,踏入三星,也不是不可能。

        玄源树一年结一次果,每次结十八颗,先前十七颗,已经划分完毕。

        不过,当时最后一颗还没有成熟,因此没有划分,留到了现在。

        雍衣冷笑道:“你也太看得起他了,一个月后就是殿试,即便他吞服了玄源果,那也至多刚好突破三星卡师,你以为,他能通过得了殿试?”

        “若你真为天源殿考虑,我看,不如将玄源果给扶桑,扶桑如今已经是三星巅峰,若是他有所精进,晋级四星,那么在七殿会武上,自然不惧其他殿的星卡师。”

        苏冥眉头微皱,道:“他已经吃过玄源果,这玄源果若是吃第二颗,效果可是微乎其微。”

        雍衣摇了摇头,淡淡道:“效果再微弱,那还是有点效果的。”

        苏冥面色难看,不过仍是忍住气道:“我可以用其他物品来换。”

        雍衣眼神略带讥讽,道:“你那些东西,我还看不上。”

        一旁的宫武,心中也是轻叹,若非苏冥玄源果是为箫玄争取,恐怕雍衣也不至于这般针锋相对。

        毕竟,玄源果虽然珍贵,但最有效果的,则是二星卡师。

        显然,先前箫玄没有入他门庭,使得雍衣怀恨在心,借此报复。

        此外,箫玄作为新人王,潜力无限,削减他的修炼资源,也能够限制他的成长。

        沉默持续了少顷,空气都有些凝固。

        宫武拍了拍两人的肩膀,淡笑道:“一颗玄源果而已,何必闹得那么僵?”

        “既然二位都需要这颗玄源果,那便按照规矩,各派三位二星卡师,三局两胜。”

        “谁赢了,这玄源果便归谁,如何?”

        雍衣冷笑一声,道:“那就这么定了,三日后见。”
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