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景房。

        宽阔的院落中,箫玄身穿流银战甲,面色凝重。

        他的双手打出奇怪的印结,与此同时,天地间滚滚源气汇聚而来。

        他正在研究灰烬冰河。

        轰!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自己皮肤表面,忽然有着寒气降临,紧接着,自身化为了一根大冰棍。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一身黑色皮甲的燕忘情走了过来,她看着被冰棍般的箫玄,也是有些无语。

        她袖袍轻挥,一股温润源气呼啸而出,笼罩住箫玄,紧接着,箫玄身上的冰块缓缓融化。

        燕忘情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,道:“煌煌灰烬冰河,怎么被你玩成这样?”

        箫玄面色一苦。

        燕忘情星眸扫了他一眼,道:“你若不想在战斗中自己冻自己,就老老实实下功夫苦练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小鸡啄米般点头,然后认真地道:“师父,接下来我该做什么?”

        燕忘情在沙发上优雅地坐下,道:“如今的天源殿,虽然没有殿主,却有三位副殿主在主持大局。”

        “宮武,苏冥,雍衣。”

        “雍衣是秦王的人,苏冥是我的人,而宫武,则是天源殿本土的人。”

        “明日你前往天源殿,加入苏冥副殿主那一脉,他自然会将你安排的明明白白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眼前一亮,抱着大腿吃软饭就是爽。

        燕忘情玉手托着香腮,饶有兴致地看着箫玄,道:“现在,外面都在传言你天的天赋,放眼整个天源殿,都无人能比呢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脸色微沉,道:“难道是有人想让我摔跟头?”

        他心里可是有数,虽然自己是新人王,可说到底,不过是个二星卡师。

        天源殿内卧虎藏龙,强者如云,跟他们比,自己不过是个根基尚浅的新人。

        但眼下外界的传言,偏偏将他推到了分头上,显然是有人故意推动,让天源殿本土星卡师看他不爽,然后给他下马威。

        “我也没得罪谁啊?”箫玄一脸无辜,算算自己打来到天源星,也就得罪了厨师,还有林烨。

        可这两个沙雕,没有一个看起来像能够引导舆论的。

        燕忘情玉指轻撩额前青丝,悠悠道:“如果我所料不错,便是秦王之子—秦生。”

        “秦生?”箫玄满脸迷糊,道:“我和他没关系啊。”

        燕忘情星眸盯着箫玄,道:“通源舱不仅能将绝源体改造成通源体,更能让通源体的体质进一步加强。”

        “先前秦生一直觊觎通源舱,可若是给他,仅仅能让他天赋强上一丝,而若是给别人改变体质,则是能点亮一个人的前途。”

        “所以,我怎么可能答应他?”

        “因此他怀恨在心,甚至让裁判在新军考核上动手脚,让你遇到强敌,从而被淘汰,间接打我的脸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头皮发麻,自己不经意间,竟然已经得罪了一位大佬?

        太可怕了。

        燕忘情伸出粉嫩小舌轻轻舔了舔红唇,绝美颜容上浮现出一抹欣喜,道:“不过,他千算万算,却没有算到,你竟然将林烨给虐了。”

        望着那香嫩小舌,箫玄神色微微恍惚,一时间,竟是忘了自己得罪大佬这回事…

        真是,好可爱啊~

        燕忘情霍然起身,玉手撑着沙发,娇躯往前探来,绝美颜容俯视着箫玄,道:“很好,我很满意。”

        望着那绝美玉颜,箫玄顿时口干舌燥,眼皮一翻,然后皮笑肉不笑地道:“有奖励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哦?”燕忘情美目戏谑地看着箫玄,道:“你想要什么?”

        箫玄看着延近在咫尺的俏脸,几乎有些窒息,目光不自觉地微微下移,然后便是见到,精致的锁骨下,一抹若隐若现的雪白。

        那一抹春光,足以让任何男子喷出血来。

        箫玄眼神微微炽热,乃至呼吸都是有些急促,不过他很快冷静下来,自己在想什么?

        眼前的仙女,可是自己的师父啊!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燕忘情也是有所察觉,美目中掠过一抹危险弧度。

        “箫玄,你是不是想死啊?”

        箫玄面不改色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转移话题,道:“师父,您饿了吧?我现在就去给你做饭!”

        声音落下,他闪电般窜向厨房。

        燕忘情脸皮一抖,怒极反笑,真是拿他没办法。

        她双手托着香腮,竟然对着午饭有了几分期待。

        …

        天源殿。

        在接引人的带领下,箫玄等新晋星云战士,来到了大殿内。

        所有人的眼神,皆是目光敬畏地看向前方。

        那里,有三个王座,王座之上,坐着的,是人。

        “想来这便是三位副殿主吧。”箫玄眼皮微抬,隔着老远,他都能从三人感觉到一股磅礴的源气波动。

        那股波动,虽然不及燕忘情浩瀚,不过仍然深不可测,给人以一种难以形容的压迫感。

        眼前的三人,恐怕至少是六星卡师。

        “左边的是宫武副殿主,中间的是雍衣副殿主,右边的是苏冥副殿主。”接引人介绍道。

        箫玄率先看向苏冥,这是一位老者,慈眉善目,活像邻家爷爷,给人一种天然的亲切感。

        中间的雍衣副殿主,眼神睥睨,锋芒毕露,不怒自威。

        剩下的宫武,神色淡淡,面无波澜,看不出在想什么。

        三位副殿主身旁,各自站着一名星卡师。

        诚然,有资格站在副殿主身旁,定是殿内年轻一辈的翘楚人物。

        雍衣身旁,是一名身材挺拔的男子,他长相英俊,神色淡漠,有着一股源自骨子里的骄傲。

        他名扶桑。

        宫武身后,则是一名紫衣少女,她容貌惊艳肤白若雪,细腰不堪盈盈一握,胸前的饱满,更是惊心动魄。

        她名秦婉。

        至于苏冥身旁,则是一名名为周泽的青年,相貌平平,身材标准。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雍衣眼皮微抬,他的目光锁定箫玄,道:“你就是今年的新人王?”

        箫玄礼貌地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大殿之中,一名星卡师淡淡道:“几日前新军考核,副殿主也在现场观战,对你颇为欣赏,若你愿意加入我们这一脉,副殿主定然会对你极力栽培。”

        “要知道,天源殿最优秀的星卡师,有一半是雍殿主培养出来的。”

        他的神色,颇为自傲,仿佛在告诉箫玄,能进入雍衣门下,是他的福气。
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