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景房。

        箫玄做了满满一桌的杭邦菜,燕忘情饶有兴致地吃着。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箫玄变戏法般取出一只玉瓶,给自己斟了满满一碗,顿时浓浓的酒香弥漫开来。

        酒香扩散,对面的燕忘情,柳眉轻轻一挑,饶有兴致地看向碗中之酒,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这是我们家乡一种饮料,名为酒。”箫玄有些小小的得意,他按照记忆中酿酒之法,瞎捣鼓了一阵,没想到真的给它捣鼓出来了。

        酒香弥漫,缠绕在燕忘情的鼻翼间,顿时那渴望的小嘴张了张,眼神灼灼地盯着玉瓶。

        箫玄目光古怪地看了她一眼,将玉瓶递了过去,道:“喝酒有风险。”

        燕忘情毫不在意,玉手握住玉瓶,微微仰首,露出天鹅般雪白修长的脖颈,将玉瓶中的酒饮了一半。

        箫玄眼睛瞪圆,他还头一次见人把酒当水喝的。

        “好喝。”燕忘情轻笑出声,鹅蛋般精致俏脸上,掀起一抹绯红。

        “上次那boss,是你抢的吧?”燕忘情玉手托着香腮,饶有兴致地看向箫玄。

        箫玄悻悻一笑,道:“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燕帅。”

        燕忘情偏着脑袋,如玉般的空灵精致的脸颊上,露出一抹微笑,道:“我可不认为,星云军团会有第二个人,能够制作出如此有灵性的人物卡。”

        她揉了揉眉心,道:“以你的实力,通过考核不难,若是运气好点的话,拼一下前十也是有可能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拼到前十,有什么特殊的奖励不成?”箫玄忍不住地问道。

        燕忘情微微沉吟,道:“如果你能进入前十,那便可选择七大殿中的任意一殿加入,同时成为殿内核心星卡师,甚至殿主会亲自栽培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闻言微怔,道:“七大殿?那是什么?”

        燕忘情明眸微闪,声音轻灵地道:“我们星云军团,分为七大殿:忘情殿、秦王殿、焚炎殿、冰灵殿、紫霄殿、天源殿、百花殿。”

        “除了忘情殿由我直接掌管外,其他六殿,设有五位殿主,负责殿内之事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一怔,道:“其余六殿,为何只设五位殿主?”

        燕忘情凤目中掠过一抹涟漪波动。

        她轻抿一口酒,道:“想知道我星云往事么?”

        箫玄小鸡啄米般点头。

        燕忘情贝齿轻咬红唇,缓缓道:“昔日空间门出现,星兽入侵天源星时,天源星各区域为了自保,众多势力联合,形成联邦。”

        “整个天源星,分为五大区域:联邦中部、联邦东部、联邦西部、联邦南部、联邦北部。”

        “每一大联邦区域中,都有一座超级势力坐镇。”

        “而统御整个联邦北部的,便是我星云军团。”

        燕忘情嘴角掠过一抹自嘲,道:“那时,有师父星云子坐镇,联邦北部可谓是整个联邦最强大的区域,而我星云军团,也是整个天源星最强大的势力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闻言,也是一怔,如今的星云军团,竟然是昔日天源星最强势力?

        “那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”箫玄面露讶然,目光惊疑不定。

        燕忘情俏脸淡然,道:“那时星云军团只有六殿,星云子有六个徒弟,分别统领着忘情殿、秦王殿、焚炎殿、冰灵殿、紫霄殿、百花殿。”

        “后来,师父星云子自星兽界捡来一名徒弟,取名云流。”

        “师父用通源舱给云流改造体质,随后云流展现出强大的修炼天赋,短短一年时间,他便已突破到八星卡师,击败了六大殿主,成为师父之下第一人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的瞳孔,此时忍不住地微微一缩,一年时间,便已突破至八星卡师?

        要知道,八星卡师,放眼整个天源星,那也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。

        那才是天地间真正顶尖的存在。

        而今,天生不是通源体的云流,经过后天改造后,短短一年时间,便抵达天源之巅,的确让人匪夷所思。

        “所以,星云子为了云流新开一殿,是么?”箫玄猜测道。

        燕忘情螓首微点,道:“于是,师父新创一殿,名为天源,在云流的带领下,不到半年时间,天源殿便已成为七殿之首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他本是公认的下一任星云军团统帅,未来整个天源星星主,统御整个联邦,前途不可限量…”

        “然而那一天,一切都变了。”

        燕忘情的凤目,覆上一层冰寒,道:“那一日,不知在谁的刻意引导下,云流源自星兽界的消息,传遍了整个天源星。”

        “昔日星兽入侵天源星,让得天源星几乎毁于一旦,人族与星兽的矛盾,早已难以调和。”

        “因此,当得知云流源自星兽界之时,整个天源星皆是沸腾,没有人在乎云流的真正身世,所有势力纷纷声讨我星云军团,要求将云流给交出去。”

        “在他们看来,源自星兽界的云流,定是星兽的子嗣,若不处死,后患无穷。”

        “坐镇联邦其余区域的四大超级势力,联合起来对我星云军团发难,以开战为代价,要挟师父交出云流。”

        燕忘情眼睛渐渐通红,道:“那一日,师父召我商量此事,他和我说,事已至此,总要有人出来承担,总不能为了一个人,让整个星云军团受苦。”

        “师父的本意是,他想将云流送到其他星域避一避,自己站出来面对天下人的声讨。”

        “然而,谁能想到,此时云流便在屋外偷听,他听到师父这番话,误认为师父要将他给交出去,于是转身就跑。”

        “师父听到了外面的动静,知道云流误会了,于是前去追他,然而这一切落在云流眼里,便是师父要将他抓回去…”

        “于是,情急之下,云流打了师父一掌,然而,师父没有躲避,生生承受了那一掌…”

        “毫无防备的师父,被云流一掌击退,云流趁乱逃走,也正是这一掌,让他背上了欺师叛祖的罪名…”

        “欺师叛祖,本就是天下大忌,于是天源星所有强者出动,一齐追杀云流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不知道在那天罗地网般的追杀下,他是否还活着,只是以后再也没有了云流的消息…”

        “七殿之首的天源殿,也因没有殿主,沦为七殿之末,同时因为云流的缘故,殿内星卡师,这些年来一直背负骂名…”

        “在云流走后,师父将统帅之位交给了我,然后便突然消失,杳无音信,甚至有传言,他早已陨落…”

        “同时因为师父消失,星云军团内部也是有些动荡,秦王殿蠢蠢欲动,他拉拢了焚炎殿,形成派系,这些年与我明争暗斗,若非师父余威震着,我甚至都怀疑他们要自立了…”

        
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