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神星卡师 第一百六十一章 让那漫天神佛,烟消云散!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死了?装什么?”

        剑凌虚嘴角噙着淡淡嘲弄,道:“花里胡哨,不堪一击。”

        他看向余下四人,道:“这猴子是你们的核心?”

        “我看,不过如此。”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灭霸的手上,多出了一块宝石,赫然便是灵魂宝石。

        萧炎的掌心,也是多出了一道异火,那是净莲妖火。

        净莲妖火本身不仅拥有强大的攻击,同时能够驱散不良状态,还能形成妖火空间,将目标进行束缚。

        萧炎大喜,道:“太好了,我要起飞了,请叫我萧炎大法师。”

        灭霸看了看自己掌心的灵魂宝石,苦着紫薯脸,道:“我,我还是个苦逼的辅助。”

        “没事,再死几个,你就起飞了。”萧炎拍了拍他的肩膀,小声bb:“兄dei,你说下一个死的会是谁?”

        灭霸:“肯定不是我。”

        两人的目光,此时皆是不怀好意地看向哪吒。

        哪吒浑身一颤,道:“莫挨老子。”

        萧炎:“哎,唐长老已经起飞了,实名羡慕。”

        灭霸:“我柠檬了,怀念我的佛怒火莲。”

        轰!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道金光自唐长老身上冲天而起。

        众人抬目看去。

        很快,金光褪散。

        此时的唐僧,盘膝而坐,脚下是个莲花宝座,周身金光闪闪。

        庄严宝相,让人叹服。

        此时的唐僧,就像春天里的一杆修竹,温润如玉,散发着宁静圣洁的光辉。

        虚空之中,忽然有着一抹金光浮现。

        再然后,道道金光,透过乌云,照耀在整个广场上。

        佛音响起,声音空灵,这一瞬,所有星卡师皆是觉得自身得到了进化。

        金光缠绕,佛音绕梁。

        众人抬目看去,只见一座座身穿袈裟的金色佛像,自那璀璨金光中,缓缓浮现。

        洛风双眼微眯,道:“把殿试的阵容搬了上来…”

        “箫玄,你是江郎才尽,陷入老套路中走不出了么?!”

        他复盘过箫玄先前所有比赛,自然能够看出,大圣与唐僧,照搬了原先的所有设定。

        一模一样,几乎没有丝毫改变。

        箫玄笑而不语,我的心思,岂是你们这群愚蠢的凡人,所能臆度的?

        此时的他,已经并非唐僧,而是金蝉子。

        金蝉子看向剑凌虚,道:“便是你,杀了我徒么?”

        瞧着气势节节攀升的金蝉子,剑凌虚双眼微眯,道:“怎么,你来替他报仇了?”

        “这就是你教出的徒弟?在我手中走不过一招,依我看,徒弟如此,你这师父,又能如何?”

        金蝉子神色平静,双手聚在一起,道:“万佛归宗。”

        下一刻,佛光普照,云巅万佛齐齐出手,上百道金光掌印,犹如流星陨落,穿透云层,呼啸而下。

        那一幕,仿佛暴雨梨花,势不可挡。

        剑凌虚抬起头来,望着那呼啸而下的无数掌印,眸心微微一凝。

        咻咻咻!

        只见他单手握剑,舞出无数剑花,剑光闪烁间,将那一道道掌印化解。

        金蝉子念着佛语,越来越多的金光佛印喷薄而下,铺天盖地般朝着剑凌虚身上砸去。

        剑凌虚先是游刃有余,可伴随着掌印渐渐增多,也是有些后继无力,渐渐招架不住。

        一通佛印砸下,剑凌虚略显狼狈,他的眼神渐渐变得凌厉起来,浩瀚源气冲天而起,宛如一柄巨剑,矗立在天地之间。

        “就让我来看看,你这当师父的,又能强到何种程度?!”

        嗡嗡嗡…

        剑气纵横,天地之间皆是充斥着剑鸣声。

        想到先前那漫天掌印竟是逼得他狼狈不堪,他心中便充满了恨意,不过恼恨之余,心中对金蝉子渐渐正视起来,那平静的目光,反而是让他更加恼怒。

        此时的金蝉子,深不可测。

        “虽然你们通过了玄天门,可是别想再进半步,想破神剑阁?真是痴人说梦!”

        剑凌虚面噙冷笑,双掌猛然合拢,只见源气涌动间,化为一柄柄飞剑,虽是源气所化,可看上去似要比真正的飞剑,还要锋锐。

        金蝉子平静地看了那些飞剑一眼,然后便是盘膝而坐,双目微闭,口中念念有词。

        只见周身佛光涌动,化为一个巨大的金色金钟罩,将他笼罩在内。

        轰轰!

        那一道道飞剑呼啸而来,气势凶悍,狠狠地砸在金钟罩上。

        砰砰。

        每一道飞剑落下,金钟大罩便会狠狠震颤一下,仿佛时刻都要碎裂而开。

        金钟内的金蝉子,犹如滚滚大江中的一叶扁舟,随风飘摇,危险万分。

        稍有不慎,便会倾覆盖之险。

        然而,这叶扁舟,就是不沉。

        咔嚓。

        当最后一柄飞剑落下时候,金钟罩上顿时出现一道裂缝,蛛网般朝着四下蔓延而开。

        砰!

        下一刻。

        金钟碎裂,露出真佛。

        剑凌虚脸色微沉,如今的金蝉子,让他感到了一丝威胁。

        所幸的是,他的源气,较之金蝉子,无疑要雄浑许多。

        毕竟箫玄初入六星,而洛风在此境界已久。

        这,或许是他当下为数不多的优势之一。

        “能与我剑凌虚拼到现在,你倒真是让我意外,不过,到此为止了。”

        声音落下,他的脚掌猛地一跺,道:“疾风剑毫!”

        嗡!

        源气震荡间,竟是化为无数道犹如毫毛般纤细的剑光,万千剑光对着金蝉子笼罩而去。

        众人的心猛地一提,如今金蝉子的金钟防御已被破,面对剑凌虚这一轮强悍的攻击,他要如何抵挡?

        轰隆隆…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大地猛地震荡了起来,很快便是碎裂而开,那些碎石呼啸而来,在金蝉子面前交织汇聚,竟是化为一座石像。

        金蝉子伸出手来,单手抵着石像后背,口中念念有词。

        哗!

        那座石像刹那剑爆发出璀璨金光,犹如一轮煌煌大日,光芒万丈,璀璨夺目!

        众人神色一凛,那石像,竟是化为了一尊金身大佛!

        那座金身大佛咽如螺贝,面如满月,目类青莲。

        头顶金色发髻,手结法界定印,安坐于赤色莲台上。

        天地之间,无数道惊骇目光,皆是凝聚于他的身上。

        那座金身大佛,给予了他们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感,一些星卡师,甚至忍不住想跪地膜拜。

        赫然便是大日如来。

        望着那无数道快如疾风、纤细如毫毛的剑光,如来微闭的眸子,此时缓缓睁开,一双含莲丹目,充斥着金黄之色,厚重古老,神秘莫测。

        在那双含莲丹目的凝视下,那无数道疾风剑毫,骤然一寂,悬浮于虚空中,瑟瑟发抖。

        砰!

        下一瞬,漫天疾风剑毫,化为虚无。

        剑凌虚目光一滞,自己那凌厉的攻势,居然又这么被化解了?

        金蝉子坐在如来头顶,坚若磐石,不动如山。

        神念一动。

        如来伸出右手,对着前方的剑凌虚,隔空一推。

        轰!

        在他抬手之间,一股无形力量爆射而出,剑凌虚脸色骤变,可怕的力量袭来,顿时一声闷哼,口吐鲜血。

        他下意识地往后一看,只见那剑阁的墙壁上,此时多出了一个巨大的掌印!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如来再次伸手,朝他隔空推来。

        砰!

        又是一阵无形力量袭来,剑凌虚再次口吐鲜血。

        于是,如来不断对他隔空推掌。

        砰砰砰砰砰!

        “我tm…”剑凌虚不断逃窜,所及之处,身后皆是出现道道掌印。

        赫然便是如来神掌。

        “你不耗费源气的吗?!”剑凌虚被打懵了,每一掌都相当于大招了,可这种攻势惊人的大招,仿佛只是如来的普攻一般!

        无穷无尽,源源不断。

        箫玄目光平静,眼下萧炎灭霸哪吒坑比三人组皆在一旁吃瓜看戏,没有动用丝毫源气,只有金蝉子一人表演,源气自然足够。

        灭霸叹了一口气,道:“看看人家,死个猴子就能起来了,我们还在慢慢发育。”

        萧炎道:“如果先前死的要是薰儿,我也能起来…”

        哪吒:“如果先前死的是我自己,我也能起来…”

        灭霸与萧炎不约而同地看着他,异口同声地道:“既然如此,你快自杀啊?”

        哪吒:“???”

    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自杀?”

        两人道:“你自杀了不就能起来了吗?”

        哪吒:“…话虽如此,可这是个保命技啊,万一起来后再挂了,我不是彻底gg了吗?”

        灭霸拍了拍他的肩膀,道:“放心,等那时候,哥哥我就有时间宝石了,到时想要复活你,还不容易?”

        于是萧炎与哪吒,开始对着哪吒循循善诱,谆谆教导。

        劝人向善!

        哪吒狐疑地看了他一眼,道:“真的吗?”

        灭霸摸了摸他的头,道:“小朋友,听叔叔的话,叔叔不会害你的。”

        他心头暗想,把你复活,是为了让你再死一次,等你再死一次,我六颗宝石就全了,到时候,手套在手,天下我有!

        这天下,终究是姓灭的!

        哪吒:“我不信,除非你用开水烫…”

        灭霸:“…”

        赛场中,先前不可一世的剑凌虚,此时被一波波如来神掌打的头皮发麻。

        无数星卡师看着这一幕,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这个唐长老,也太强了吧?

        此时的神剑阁,被无数掌印破坏的一片狼藉。

        剑凌虚更是凄惨,身体表面甚至有着血迹渗透出来,再无先前半点仙风道骨的模样。

        他眼神泛寒,盯着金蝉子,道:“靠着这座金身大佛,你还真是有恃无恐了呢~”

        虽说身体受了伤,可这些不过是外伤罢了,并不能对他造成什么致命威胁,只是狼狈了些。

        可即便如此,仍是让他脸色变得不好看。

        他盯着如来,知道这是金蝉子的凭借,唯有把如来灭了,他方才能化被动为主动。

        于是,剑凌虚冷笑一声,眼目之中,寒芒大盛。

        “既然这大佛是你的凭借…”

        “那我便灭了你的佛。”

        声音落下,他猛地看向剑冢,盯着中间那犹如王者一般的巨剑,双手靠拢,闪电般打出印结。

        天地剑的源气汇聚而来,源源不断地涌向剑冢。

        那被铁链缠绕的巨剑,此时疯狂抖动着,剑光散发出来,犹如无穷无尽的剑罡,让人头皮发麻。

        一股恐怖气息,自那巨剑中散发出来,仿佛笼中困兽,即将破笼而出。

        嗡嗡嗡…

        剑冢中的所有源剑,此时皆是在疯狂颤抖着,剑刃指向中央巨剑,仿佛拜见帝王的臣子。

        咔嚓。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道道锁链碎裂,巨剑破土而出,直冲天际,

        那一抹剑光,犹如斩裂了天际。

        神剑出世,声势骇人。

        金蝉子抬起头来,眼神凝重地看着那柄神剑,强横如他,此时也是感到一丝忌惮。

        咻!

        下一瞬,那柄神剑,直奔如来而来。

        如来不断使出如来神掌,试图将那柄神剑挡住,然而却根本挡不住!

        神剑摧枯拉朽,势不可挡,在无数惊骇目光中,狠狠地刺向金身大佛。

        天地间,无数道目光投来。

        短暂的僵持后。

        砰!

        下一瞬,金身大佛骤然炸裂,可怕的冲击波肆虐而开,金蝉子犹如断线的风筝,在空中飘荡了少顷,狠狠地砸在大地上。

        噗。

        一口鲜血吐出,金蝉子看着那裂为碎石的如来,目光一滞。

        剑凌虚神念一动,那神剑呼啸而来,落在金蝉子的身前。

        恐怖的气息弥漫而来,箫玄眼神微凝,恐怕只要此剑再往前一步,金蝉子便会阵亡。

        “先前,你不是很能跳吗?继续啊!”剑凌虚面噙嘲弄,森然冷笑道。

        “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你也有今天?”

        金蝉子有些迷茫。

        瞧着他这番模样,剑凌虚继续嘲弄道:“失去了金身大佛,你算的了什么?”

        金蝉子闻言微怔,失去了佛,他便真的什么都不算了吗?

        他抬头看向灰蒙蒙的天空,看着虚空中的漫天佛像,有些失落,有些懵懂,有些说不出的无奈与牵挂。

        他一心向佛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如今佛没了,他又心向何处?

        金蝉子迷茫了,找不到答案的他,不知心向何处。

        昔日他一心向佛,话说回来,佛又是什么?

        “小乘舍己,大乘渡人,哪里有什么佛?若真有,那么诸佛陨落,人人便可成佛。”

        “若人人皆可成佛,那要佛何用?”

        “可若是没有佛,没有了保护的众生,岂不是要承受无妄之灾?”

        “可是,若众生全都成佛,那这个世界岂不全乱了吗?”

        轰!

        他的脑海,仿佛有着惊雷炸响。

        这个念头,犹如魔障缠身,在他脑中不断缭绕,挥之不去。

        “若人人皆可成佛,那要佛何用?”

        “可,众生怎么可能皆可成佛?”

        他的世界观不断崩塌,眼神愈发迷茫。

        小乘舍己,大乘渡人?

        所谓渡人,难道便是让众生成佛,不再受苦么?

        可是,若人人成佛,这个世界真的便没有灾妄了么?

        若人人成佛,众生皆被感化,没有七情六欲,那样的世界,又有什么意思?

        “不对,绝不是这样…”

        金蝉子拼命摇头,眼中几乎要喷出火花,喃喃道:“一定是我太愚蠢,没有彻底参悟…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是佛?我佛慈悲,也就是说,我佛较之众生,多出了一份慈悲。”

        “可是,众生难道便没慈悲,漫天神佛便没丑恶?这怎么可能?”

        一念至此,他的眼中骤然浮现出精芒,道:“我明白了,所谓的佛,不过是一种力量,人人成佛,便是众生皆拥有了这种向上的力量。”

        “所谓人人成佛,并非人人飞升,前往西方极乐净土,享无上大道。”

        “只是多了一股力量…”

        “若拥有了这股力量,这个世界依旧还有慈悲,依旧还有丑恶,依旧是你我熟悉的模样,只是为了获得这份力量,众生会加倍努力,到那时,丑恶会减少,慈悲会变多。”

        “所以,漫天神佛,只是虚妄,真正的佛,只在心中。”

        他的双目,霍然变得清明,欣喜若狂,竟是忍不住笑出声。

        真是痛快!

        剑凌虚眉头微皱,道:“你,为何发笑?”

        “笑?”

        金蝉子摇了摇头,霍然起身,他抬目看向苍穹,声音平静道:“我只是在想,该如何…”

        “让这天,再也遮不住我眼。”

        “让这地,再也埋不了我心。”

        “让众生,皆知晓我意。”

        “让诸佛,烟消云散!”

        轰隆隆…

        伴随着他的话音落下,那云雾之巅的漫天佛像,此时接踵而至,悉数崩塌!
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