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神星卡师 第一百五十二章 李隆基,霓裳羽衣曲!(二合一大章!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        箫玄将燕忘情轻轻抱起,走进屋子,把她放在沙发上,然后联系了风夜北。

        他怔怔地看着沙发上的燕忘情,犹如失了魂一般,打穿越至今,哪怕是即将被巡逻队长击毙时,他都从未像现在这般慌过!

        这一刻,箫玄终于明白,师父于自己而言,究竟是多么的重要!

        没有人,可以代替她。

        “对了,药老!”

        箫玄骤然冷静下来,召唤了药老。

        药老没有废话,苍老手掌耽在燕忘情的玉臂上,双目微闭,片刻之后,他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        “药老,怎么样?”箫玄迫不及待地问道。

        药老眉头微皱,道:“她在数月前应该经历了一场恶战,那场恶战在她体内留下了后遗症,那后遗症蛰伏着,今日终于爆发。”

        “数月前,恶战…”

        喃喃地念着这两个字眼,片刻之后,仿佛有着一道惊雷,在他脑海炸响。

        因为他忽然想到,自己在殿试上不惜透支生命赢得比赛后,燕帅前往九星兽域,拼着几乎重伤的代价,斩杀了九星星兽-八翼吞天蟒。

        只为获得星源晶,替他重塑肉身。

        箫玄眼眶猛然泛红,紧绷的面庞再也坚持不住,这一切,竟是因为自己?!

        深吸一口气,抚平起伏不定的心绪,箫玄道:“药老,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,我只要师父活着!”

        药老叹了一口气,道:“你这娃娃,论起性子,倒是与我那顽徒有几分相似。”

        “办法倒不是没有,不过需要一堆极为珍贵的材料。”

        他拿起桌上的白纸,将所需材料一一写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“燃灯草,青玉幻龙涎,赤阳花,高阶龙属性精血…”

        笔尖挪动间,一个个箫玄没有听说过的名字,跃然于纸上。

        片刻之后,风夜北匆匆赶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瞧得燕忘情这般模样,风夜北脸色骤变。

        箫玄解释了一通,然后问道:“军师,这些材料,你能搜集得出来吗?”

        风夜北看着纸上密密麻麻的材料,思索了片刻,道:“这些名单上的材料大致皆有,唯独这高阶龙属性精血…”

        “我这就去带人去砍一头!”说着,箫玄就要朝外走去。

        风夜北拽住了他,道:“高阶龙属性星兽,一般都在八星兽域乃至九星兽域,你这样去,简直就是在送人头。”

        “那,叫上其他殿主一起去?”箫玄忍不住地问道。

        风夜北目光微微闪烁,道:“你知道,燕帅为何让你只叫我前来,不叫其他人么?”

        箫玄愣了一下,骤然冷静下来,如今不知那蛰伏的内奸究竟是谁,若是此事声张,或许那内奸会趁机滋事,借此大做文章。

        军团高层尔虞我诈,各色的脸上各色的妆,谁也不知道,面具下究竟是什么模样。

        而燕帅让风夜北前来,说明她是相信军师的。

    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箫玄眼中布满血丝。

        风夜北沉默,思索了片刻,道:“对了,我想起来,那昆仑派有一个镇派龙属性星兽。”

        “昆仑派?”箫玄微怔,道:“那昆仑派立场如何?偏向我星云军团,还是武王城?”

        风夜北眼中泛出精光,道:“如今武王城蠢蠢欲动,联邦北部不少势力皆是持观望态度,昆仑派便是其中的一种。”

        “那军师你快去要吧,既然他们中立,由你出手,他们不会不给你面子。”箫玄道。

        风夜北沉吟了片刻,道:“我不能去,应该你去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作为星云军团军师,不少眼睛盯着,如果我亲自前去讨要,势必会引起对方注意。”

        “毕竟星兽精血,用途基本都是为了恢复伤势,我若是前去,对面一定会在猜测,究竟是哪个大人物受了重伤,需要我亲自前去。”

        “而你不一样,一方面以你的身份,注意你的人不会多,此外,你还有一个现成的理由。”

        “前些日子,比蒙部落攻城,你可以说你在战斗中受了暗伤,需要龙属性精血恢复伤势。”

        “同样的,你作为天源殿副殿主,亲自前去,也算是给了他面子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点了点头,此言的确在理,昆仑派毕竟不是自己人,人心难测,如果对方按图索骥,暴露了燕帅的话,那可就不好了。

        “对了,今天还是昆仑派老门主的寿辰,联邦各大势力都会派人前去祝贺,那武王,兴许也会前去,你要小心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眼中浮现出坚定之色,没有丝毫犹豫地道:“放心吧,我有七星石傀,自保应该无碍。”

        “而且若是真的碰到,在那各方势力眼皮底下,想必那高高在上的武王,也不会屈尊对付我一个小小的五星卡师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换个衣服,这就前去。”

        声音落下,箫玄走进自己的房间,然后不动声色地拿出石傀,神念一动,石傀变成了一个小狮子,仿佛一个装饰物,安静地放在桌子上。

        “保护好燕帅。”箫玄给石傀下了指令。

        不是他信不过风夜北,只是眼下事关燕帅生死,容不得半点差错。

        他可不放心把燕帅独自留在风夜北旁边,所以留下七星战傀,若是风夜北有丝毫不轨之举,战傀会教他做人。

        此外,先前自己对风夜北说的那番话,会让风夜北误以为自己带走了七星战傀,如果他真是不忠之人,恐怕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。

        至于自己的安危,他已经顾不了了。

        别说那昆仑派了,哪怕是武王城那般龙潭虎穴,他也要前去闯一闯!

        师父曾经为了他,独闯九星兽域,大战八翼吞天蟒,与这份恩情相比,他去闯一闯昆仑派,又算得上什么?

        他已经做好最坏打算,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。

        瞧得箫玄换衣服,滚滚一下子窜了过来,似是知道他要出远门,于是腻歪着要一起走。

        “好好好,带你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弯下腰,盯着燕忘情那绝美容颜,然后贴着她的耳垂,轻声道:“师父,等我。”

        声音落下,他不忍再去看那煞白面庞,霍然起身,抱着滚滚,前往昆仑派!

        昆仑派,位于联邦北部一座高上之上,这样的门牌,由于一直没出现过主角型的人物,一直高不成,低不就。

        今天,是昆仑派掌门寿辰。

        昆仑派内,张灯结彩,一片喜庆。

        主殿之中,推杯换盏,觥筹交错。

        为了不引起注意,箫玄寻了个拐角坐下,独饮寂酒。

        他在等着掌门的出现,同时在想,如何从他手中讨要龙属性星兽精血。

        毕竟是精血,而非简单的放放血,星兽抽一管精血,那也是有不小损伤的。

        如果拿不出让人心动的代价,恐怕不容易进行交换。

        “呵呵,诸位百忙之中,参加今日宴会,真是我林某之幸啊。”

        一道浑厚的声音响起,无数道目光注视下,一个身穿道袍的中年男子,龙行虎步,走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箫玄端起酒杯的手,微微一滞,此人仙风道骨,骨骼惊奇,想来便是昆仑派掌门,林南天。

        他目光微闪,思索着如何上前搭话。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箫玄有所感应,眉头微抬,然后便是见到,又有三道身影走了进来。

        然而,当他瞧得来人之时,眼神骤然变得玩味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武王,洛凌天。

        武王之子,洛风。

        武王之女,洛水。

        随着他们的出现,整个大殿上的星卡师几乎都站起来了,满脸谄笑,放眼望去,舔狗一片。

        大家都知道,如今的武王今非昔比,军主之争后,兴许便是下一任联邦军主。

        “林某小小寿辰,居然劳烦武王亲临敝府,倒是让在下受宠若惊了。”林南天毕恭毕敬地道。

        洛凌天呵呵一笑,道:“林兄,说这话可就见外了啊。”

        林南天赔着笑脸,心中却是暗叹,武王屈尊来到昆仑派,无非就是想将他拉入阵营。

        这个面子,可不是那么好承的啊。

        洛凌天目光四下一扫,道:“星云军团没人来么?”

        林南天笑道:“应该还在路上吧。”

        洛凌天眼神闪烁,道:“来的那么慢,看来挺忙的啊。”

        一名势力之主谄笑道:“军主之争在即,恐怕他们还在因为参战人选而忙得焦头烂额呢。”

        另一名势力之主附和道:“是啊,令郎年纪轻轻便已是六星卡师,天赋傲绝苍穹,让人叹服,放眼整个联邦年轻一代,也无人能够与之相齐啊!”

        洛凌天摆了摆手,故作谦逊道:“可别这么埋汰我儿,星云军团强者如云,比如那箫玄,最近可是声名鹊起,炙手可热呢。”

        他的话语,看似谦逊,脸上的得意,却没有丝毫掩饰。

        “武王,这话就不对了,那箫玄虽然天赋不错,不过也仅仅是个五星卡师而已!”

        “是啊,区区五星卡师,连参加军主之争、站在洛风面前的资格都没有!”

        “这星云军团真是江河日下,七殿会武总冠军也才五星卡师,看来未来这偌大联邦,还需要武王来统御啊!”

        “那箫玄据说与军主住在一起,这般近距离培养,居然也才五星,星云军团前程堪忧啊。”

        “更讽刺的,便是据说那箫玄并非是星云军团本土人士,而是被收留的流民,一个流民居然横扫星云军团众多骄子,真是可悲啊。”

        “自星云子消失后,星云军团便一蹶不振,武王,若是您担任军主之位,我等一定誓死追随!”

        纷纷议论声响彻而起,那些有意投靠武王的众多势力,此时更是抓住机会,一阵乱舔。

        现在将武王舔的舒服,那等武王坐上军主宝座后,他们才能过的舒服。

        一时间,整个寿辰的氛围都变了。

        箫玄轻执酒杯,心绪起伏不定,他生性慵懒,不畏人言,可对方暗讽师父,他如何忍得受得?

        不雪此辱,岂为人徒?

        林某苦笑,今天本来是他的主场,可随着武王的出现,倒像是他洛凌天的寿辰了。

        瞧着众星捧月的武王,他便是有些尴尬,感觉自己跟灯泡一样。

        管家瞧得林南天的神情,瞬间会意,他目光扫视全场,在众多小辈身上微微停留,道:“江山代有才人出,我看今日有不少年轻小辈在场,谁愿自告奋勇,前来一展才艺?”

        声音落下,喧嚣的大殿,霎时安静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林南天笑道:“若是表现得好,本掌门定有重赏。”

        洛凌天指了指洛风身旁的少女,道:“我女洛水,有艺献上。”

        声音落下,洛水迈开纤细长腿,走到了大殿中央。

        箫玄目光投去,此女倒也生的精致,身材也还不错,只是较之若汐,少了一些灵性。

        在众多目光注视下,洛水取出长琴,玉指抚琴,只见琴声悠扬,让人赏心悦目。

        大殿中的众人,皆是微微点头,满脸的欣赏。

        箫玄冷笑,这首曲子,无比粗糙,较之华夏古代乐曲,算得了什么?

        他想到了李隆基。

        李隆基富有音乐才华,对唐朝音乐发展有重大影响,他爱好亲自演奏琵琶、羯鼓,擅长作曲。

        《霓裳羽衣曲》,更是他的代表作。

        很快,箫玄将李隆基制作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神念一动,李隆基不动声色地出现在他身旁。

        “李哥,奏乐。”箫玄淡淡道,既然对面当众侮辱师父,那可就别怪他把脸打回去了。

        李隆基头皮发麻,我好歹也是一朝皇帝,而今居然沦落至此?

        大殿之中,洛水玉指抚琴,余音绕梁,众人赞不绝口。

        一曲落罢,众人对她啪了起来…别误会,是鼓掌。

        瞧得众人的欣赏目光,洛水有些得意,俏丽上的骄傲,没有丝毫掩饰。

        林南天目光四下一扫,含笑道:“可还有谁,继续献艺?”

        先前跃跃欲试的一众少年,此时反而有些怯场,毕竟洛水珠玉在前,他们的东西,经过比较,反而有些拿不出手了。

        “吟…”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大殿中忽然有着琵琶声响起,时而舒缓如流泉,时而急越如飞瀑,时而清脆如珠落玉盘,时而低回如细语呢喃。

        大弦嘈嘈如急雨,小弦切切如私语。

        嘈嘈切切错杂弹,大珠小珠落玉盘!

        曲声悠扬,百转千回,温婉动听,让人心醉。

        一时间,众人竟已沉迷曲声,如梦如幻,飘飘欲仙!

        初听不知曲中意,再听已是曲中人!

        先前洛水的琴声,只是让他们觉得不错而已,而今这突如其来的曲声,却是让他们情不自禁地沉浸其中,难以自拔!

        洛水心中一惊,仅凭这曲声,她便知晓,对方在曲上的造诣完爆她!

    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林南天心中一颤,一声厉喝,顿时无数宾客也是缓过神来。

    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皆是有些难以置信,仅仅是淡淡的曲声,便让人仿佛置身幻境,此人在曲子上的造诣,真是让人无话可说!

        洛风眉头微皱,看向拐角抚琴的李隆基,他注意到了李隆基旁的少年,不知为何,这个低着头的人,给他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李隆基手指一滞,曲声戛然而止。

        瞧着他身上闪烁着的淡淡源气,众人皆是一惊,能弹出如此琴声的,竟是一张星卡?

        那么,制作出这张星卡的,又是何等高人?

        在众多目光中注视下,箫玄抬起头来,漆黑的眸子,不卑不亢地看向林南天,道:

        “星云军团箫玄,一首霓裳羽衣曲,代燕帅向掌门贺寿!”
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