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神星卡师 一百四十四章 大帝之威(5000字大章,感谢六芒之刃银狼啸月万赏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        天地之间,一片惊呼。

        感受着那凌驾天地般的浩荡气息,忘川之中,所有鬼魂皆是欢呼起来。

        不知多久没有现身过的北阴酆都大帝,如今,竟是君临地府。

        据传冥界有五方鬼帝,其中北阴酆都大帝统御冥界,总理朝纲,其拥有鬼神莫测之能,统御冥界千万年,未露疲态。

        天地间,无数道炽热目光投来。

        这场战斗,将是昔日第一,与如今第一的巅峰较量!

        扶风凌空而立,那披散而下的长发轻轻摆动,闪烁着森冷的光泽。

        此时的扶风,气势大变,神色不再慵懒,而是锋芒毕露。

        “真是没想到,你竟然还有这最后一手。”扶风看着大帝,眼中战意升腾。

        此时,阎罗献祭自身,身躯化为虚无,仅剩一道残魂,敬畏地看着大帝。

        北阴酆都大帝看着阎罗,道:“阎王,你不惜献祭自身召唤我,这场比赛,我会替你赢下。”

        阎王听得此言,再无遗憾,有风吹来,本就残魂的他,顿时烟消云散。

        大帝眼皮微抬,看着对面的扶风,道:“便是你,将我地府屠戮一空的么?”

        扶风含笑道:“他们技不如人,怨得了谁?”

        “哦?”大帝嘴角泛起一抹邪笑,道:“那我今天便要向阁下讨教一番了。”

        声音落下,大帝双掌轻旋,顿时滚滚漆黑源气涌来,凝聚成无数粉末,铺天盖地般朝着扶风笼罩而去。

        “尸腐毒。”

        这些粉末,拥有极强的腐蚀之力,若是落到身躯上,可将血肉融化。

        扶风眼神一凝,袖袍挥动,源气化为狂风,将那漫天粉末悉数吹散。

        一人一神,出手之时,源气滚滚,威压弥漫,气势凶悍地可怕。

        “冥魂掌。”

        大帝冲天而起,隔空对着扶风一掌拍下,顿时漆黑源气化为一只巨掌,朝着他当头拍下。

        扶风取出一柄长剑,他双手握剑举过头顶,朝着冥魂掌一剑劈下,顿时巨掌被劈为两半。

        轰轰轰!

        于是,在众多目光注视下,两人你来我往,不觉间已然交手上百回合,依然难分胜负。

        大帝眉头微皱,这个人类倒是顽强。

        扶风心中震惊,这张星卡居然如此可怕。

        “这般打下去,意义倒是不大。”大帝思忖了片刻,然后随意笑道:“那便送你上路吧。”

        他低下头,看着演武台上无数幽魂,道:“酆都幽魂,听我号令。”

        所有鬼魂此时皆是抬起头来,敬畏地看着他,随时准备献身。

        手掌轻轻一握,一面诡异的镜子,浮现在大帝身前。

        那是鬼帝镜。

        “鬼帝镜出,众魂归位。”

        咻!

        一股庞大的吸力,自鬼帝镜中爆射而出,朝着下方无数幽魂身上笼罩。

        于是,所有人便是见到,无数鬼魂冲天而起,化为滚滚幽雾,融入鬼帝镜中。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随着承载的鬼魂越来越多,镜身颤抖着,一股可怕的力量正在酝酿。

        扶风脸色微沉,隔着老远,他都能感受到那鬼帝镜的能量波动。

        天地随之压抑,阴风滚滚,让人不寒而栗。

        大帝单手负在身后,另一只手指向扶风,淡淡道:“结束了。”

        咻!

        下一瞬,一道万千鬼魂所化的漆黑光柱,自那鬼帝镜中爆射而出,犹如长虹般掠过天际,锁定扶风。

        黑柱所及之处,隐约可听其中百鬼哀鸣,让人震颤。

        感受着其上弥漫的可怕源气波动,扶风脸色骤变,连忙催动源气,将防御提升到极致。

        “金钟镇世!”

        只见扶风周身源气涌动,竟是化为一个巨大的金钟罩,将扶风笼罩在内。

        金光弥漫,诸邪褪散。

        轰!

        黑色光柱狠狠撞击在金钟罩上,短暂的僵持后,便是击溃巨罩,狠狠地轰打在扶风身上。

        撞击的刹那,黑柱化为无数魑魅魍魉,无情地撕咬着扶风。

        百鬼噬身,何等痛苦?

        熊熊!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众人震骇地见到,滔天般的青色火焰自扶风口中喷发而出,化为一条巨大的火龙,燃烧着周围的魑魅魍魉。

        于是,他的周身,化为熊熊火海,在那火焰的燃烧下,周围的幽魂缓缓消散。

        火本就对鬼魂拥有极强的杀伤力,更何况是青火。

        何谓青火?

        正所谓炉火纯青,青色火焰,自然是火焰中的王者。

        于是,短短不过数息时间,漫天幽魂,化为虚无。

        天地间,唯剩熊熊青火燃烧的声音,余者皆寂。

        少顷,火焰褪散,露出扶风那张惊恐面庞。

        扶风脸上的神情早已凝固,虽然百鬼已散,不过他身子仍是不受控制地颤抖着,惶恐欲绝。

        若非自己这一口青火,刚刚的自己,怕是已被百鬼吞噬。

        那不仅是身体上的重创,更多的,则是源自灵魂的恐惧。

        他有些无法相信,为何箫玄的星卡,能将自己逼到这种地步。

        “真是没有想到,我扶风,竟然也有差点翻船的一天。”扶风舔了舔嘴唇,看着那凌空而立的北阴酆都大帝,缓缓抚平激荡的心绪,眼中有着熊熊战意升腾。

        “就让师父教我的这一招,终结这场战斗吧!”

        扶风霍然拔剑,剑指苍穹。

        他眼神虔诚,喃喃道:

        “万-剑-归-宗。”

        哗!

        四面八方的源气,犹如百川入海,源源不断地朝着剑上涌去。

        空气炸裂,散发出阵阵音爆声。

        嗡嗡…

        天空之中,隐隐有着闷雷声响起。

        望着那云雾之巅的扶风,众人皆是愣了一下,惊呼道:

        “他在干什么?似乎是在酝酿超级大招?”

        “那个招术好熟悉…等等,那不是昔日殿主云流的成名技-万剑归宗吗?!”

        “据说此术是要将源气涌入剑中,剑开天门,冲阴阳,生太极,然后形成漫天飞剑。”

        “昔日云流曾以这招破数万大军,而今,这传说中的剑术,竟是重现世间!”

        “这下糟了,箫玄危险了!”

        轰!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道震耳欲聋的闷雷声响起,只见那指向苍穹的长剑上,有着一道璀璨光柱,自剑刃处爆涌而出,直冲天宇。

        乌云密布,天地晦暗。

        众多目光投去,只见那滚滚乌云之中,忽然浮现出一枚庞大的太极图案。

        乌云万丈,太极遮天。

        下一刻。

        只见那遮天太极中,一道道源气所化的飞剑,带着毁天灭地的恐怖气息,铺天盖地般俯冲而下。

        北阴酆都大帝抬起头来,看着那呼啸而来的漫天飞剑,眉头微微一皱。

        他袖袍一挥,身旁滚滚黑雾涌动,竟是化为一层源气光罩,将他笼罩在内。

        指尖轻捻,一滴精血飞出,融入到源气光罩上,让得那层源气光罩多了一层血色。

        砰砰砰!

        无数飞剑呼啸而下,疯狂地砸在源气光罩上,很快,便是被弹射而开。

        然而,那些飞剑太过密集,无穷无尽,铺天盖地。

        扶风见状,眸心微凝,右手朝下一指,淡淡道:“合。”

        嗡嗡…

        几乎是在他声音落下的同时,漫天飞剑停止进攻,朝着彼此靠拢。

        剑光闪烁,剑鸣铮铮,剑气纵横,剑影弥漫。

        那铺天盖地的飞剑,在众多骇然目光注视下,竟是融合成一柄锋芒毕露的水晶剑。

        可谓,万剑归一。

        一股难以形容的可怕气息自剑身弥漫,周遭空间微微颤抖,仿佛承载不了他的降临。

        瞧得这一剑,箫玄神色微凝,喃喃道:“不愧是云流首徒,真是一员虎将啊。”

        这样的人,放在战场上就是一骑当千的存在。

        如今压着境界,威力便已如此恐怖,若是以他六星巅峰的实力来说施展,这一剑不知会恐怖到何种程度。

        “我不一定能接下这一剑。”

        北阴酆都大帝略显低沉的声音,自心头响起。

        箫玄含笑道:“尽己所能便可。”

        “多少年了,从来没有人能够逼我用出这一招,你,虽败犹荣。”扶风狰狞一笑。

        他的眼中,充满着无尽睥睨之势,那种自信,不仅源自自身,更多的,则是源自师父云流。

        师父曾告诉他,这一剑若是修炼大成,偌大天源星,没有剑术能出其右。

        一剑镇山河。

        一剑吞日月。

        一剑破苍穹。

        一剑转乾坤!

        在众多目光注视下,扶风身形缓缓下落,最终与大帝保持在同一水平线上。

        扶风漠然的看着大帝,道:“我敬你是大帝,但是,今天我一定要赢。”

        声音落下,他缓缓道:“去。”

        咻!

        那柄水晶剑,带着碾碎天地、镇压万古之势,暴刺而下,直指大帝。

        也许是太过锋锐的缘故,其剑刃处,竟是形成了可怕的冲击波。

        “不好!”

        濯缨娇.躯一颤,美目呆滞地看着扶风,大帝,能挡住这一击吗?

        砰!

        那剑如长虹贯日般落下,狠狠地撞击在黑色光罩上。

        接触的那一刹,顿时响起惊天动地的爆炸声,响彻寰宇,震耳欲聋。

        那因为大帝降临而骤然晦暗的天地,此时骤然亮如白昼,如拨云雾见青天。

        咔嚓。

        由于那刺目白光,观众们皆是看不清场中情形,只能听到结界碎裂的声响。

        那坚若磐石的水晶剑,此时竟是瞬间炸裂,不堪一击。

        轰!

        冲击波弥漫而开,竟是炸开了演武台上的结界,周围观众脸色皆变,身形皆是倒飞而出!

        夕阳西下,残阳如血。

        扶风单膝跪地,大口喘着粗气,战斗到此总该结束了吧?

        观众们一片唏嘘,先前他们还在想,这场战斗扶风会不会碍于对方的身份,从而放水。

        如今看来,倒是他们想多了。

        这扶风不仅没有放水,反而像磕了药一般,简直就是在跟箫玄拼命。

        “看来,是我赢了。”扶风冲着箫玄一笑,道:“没有星卡能够挡住我这一剑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道:“如果我输了,师兄真的就不愿相助于我了?”

        扶风倒是没有虚与委蛇,而是极为诚恳地道:“我这个人有些偏执,若是你不能让我臣服,即便追随你,我也会时常心怀芥蒂。”

        “倒是可惜了。”箫玄感叹道。

        他的目光,缓缓投向爆炸声处。

        少顷。

        众多目光投去。

        余波褪散。

        只见那里,北阴酆都大帝负手而立,神色淡漠,浑身上下,未见丝毫伤势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!”扶风目光死死地盯着大帝,声嘶力竭。

        他声音嘶哑,低沉的吼声中,充满着暴怒与不甘。

        不仅没杀死,甚至连一点伤害都没造成?

        箫玄目光微垂,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中山河玺,道:“我这山河玺,有一技能,名为【镇山河】。”

        “山河一下,所有星卡无敌8s。”

        “所以,师兄,抱歉了。”

        扶风目光一滞,怔怔地看着箫玄手中的山河玺,久久难以平静。

        千算万算,没有算到箫玄还保留一个无敌。

        虽然身陷囹圄,成为奴隶,但在他心中,他仍是星云军团年轻一代中,无人能出其右的顶尖天才。

        然而,他从未想过,今天这一幕。

        这位后起之秀,同门师弟,竟是击溃了他所有底牌。

        他所有的骄傲与自信,在此刻彻底烟消云散。

        那颗骄傲的头颅缓缓低下,扶风喃喃道:“我输了。”

        整个演武台周遭,鸦雀无声,所有人皆是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,有些难以置信。

        “我的天,扶风居然输了?”

        “等等,我有疑惑,先前在投胎后,牧尘不是变成了猪,沙漠皇帝变成了沙雕了吗,为什么他们后面还能战斗?”

        “你看傻了吧,阎王投胎后,扶风不是也释放了一个清场技吗?他的清场技就是让随机指定目标,随机释放场上星卡所有技能,那头猪和沙雕早在这清场技中死了,后面的牧尘和沙漠皇帝,是大洗牌中复活的两个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今天这场战斗,我觉得比七殿会武总决赛还要精彩,那场战斗看似打的凶悍,其实套路都很简单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哎,箫玄啊,你的套路越来越脏啦,已经不像当初西游卡组那么单纯啦!”

        “箫玄击败了扶风,现在,他是星云军团年轻一代当之无愧的第一人了!

        苍雪龙城的将士们、奴隶们,皆是目瞪口呆,有些难以置信,像扶风这般强者,竟然也有失败的一天?

        濯缨美目瞪圆,怔怔地看着场中少年,此时乌云退散,阳光洒下,落在他身上。

        少年眼中仿佛有着熊熊火焰燃烧,身上弥漫而出的从容与自信,极具感染力。

        “这打的是什么玩意?!”

        焚炎殿,姜青炎霍然起身,震怒之下,直接将卡机摔了出去,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。

        他同样无法相信,扶风居然会败给箫玄!

        姜灵儿给他捶了捶肩,道:“父王何必动怒,他战胜扶风又如何?”

        “军主之争是六星卡师的事,而他不过五星卡师,想要在两月内突破六星?怕是活在梦里。”

        听得此言,姜青炎心绪才缓缓平静下来,他自嘲道:“也对,这不过是场比试罢了,我有什么好愤怒的?”

        燕忘情斜躺在沙发上,将一颗剥好的葡萄送入樱桃小.嘴中,道:“我徒箫玄,有殿主之姿。”

        声音落下,那鹅蛋般精致俏脸上,骤然浮现出一抹惊艳众人的光彩。

        “我这军主之位,或许还真要靠你去捍卫呢~”

        武王城。

        洛凌天看着直播,道:“风儿,这场比赛你怎么看?”

        洛风想了想,道:“这箫玄倒是个人物,不过父王放心,于我而言问题不大。”

        他的眼中浮现出一抹阴翳,道:“我倒是希望他能突破六星,参加军主之争。”

        “几日前那一掌,我可真想打回来呢…”

        一念至此,他顿时大怒,双掌紧握,任由那指甲深深嵌入肉中。

        瞧得洛风这般模样,洛凌天呵呵一笑,出言安抚着他,道:“放心,只要父王我成为联邦军主,等那一系列计划完成后,要不了多久,这星云军团,便会成为我们的囊中之物。”

        “到那时,别说这箫玄了,哪怕是燕忘情,只要你想,都会是你的玩物,呵呵…”

        此言一出,洛风的眼中,顿时有着浓浓的欲望涌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如燕忘情这般犹如神祇下凡的女子,这偌大联邦北部,除了我,谁能配得上?”

        他抬起头来看着洛凌天,声音坚定道:“放心吧父王,星云军团这群杂鱼,没人能在军主之争上赢得了我!”

        
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