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神星卡师 第一百四十三章 北阴酆都大帝(感谢tel她的他10000打赏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        (技能描述修改一下【北阴酆都大帝】:当场上阵亡超过十张鬼卡时,以一张鬼卡作为献祭,召唤北阴酆都大帝。)

        据传十八层地狱,是以受罪时间的长短与罪刑等级轻重而排列。

        每一地狱较之前一地狱,增苦二十倍,增寿一倍。

        由此可以想象,第十八层地狱,又是何等可怕的地方。

        而在箫玄的设定中,当敌方星卡落入十八层地狱时,全属性下降30%。

        在一目龙进化后,牧尘有些不敌,甚至被压着打,可若是有十八层地狱相助,兴许牧尘便有一战之力。

        这地狱,便犹如一座领域般。

        “这什么鬼地方?!”

        二目龙看着周围阴森森的场景,浑身汗毛倒竖,阴风袭来,让他忍不住打了个颤。

        “这里住着舒服吗?”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牧尘手提大须弥魔棍,走到了他的身前。

        身旁的九幽冥雀,也是虎视眈眈地将他锁定。

        “吟~”

        下一刻,九幽冥雀一声低吟,滚滚黑炎对着二目龙爆射而出。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牧尘双手握棍,对着他一棍轰下。

        “什么时候,你也敢与我正面硬刚了?”二目龙怒极反笑,周身源气涌动。

        然而,下一刻,二目龙便是瞳孔一缩,他忽然发现,面对牧尘这一棍,自己竟是有些招架不住!

        这一刻,他才发现,自己各方面属性,皆是大幅度下降了。

        “打不过我,便开始借用外力了么?”二目龙勃然大怒。

        牧尘眼皮微抬,淡淡道:“你不是也靠着别人给你的进化?”

        “说句不好听的,如果你没进化,连站在我面前的资格都没有。”

        “找死!”二目龙脚掌一跺,直奔牧尘而去,然而牧尘却浑然不惧,与他正面硬刚。

        几波凶悍的交手后,二目龙眉头微皱,眼中浮现出一抹忌惮。

        如果破不开这个牢笼,长久下去,对自己肯定不利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这鬼地方要怎么破开?

        正在他心思涌动间,牧尘提着棍子,凌厉的一棒,带着凶悍的力道,再度轰来。

        于是,场中的节奏,渐渐由牧尘掌控,反观二目龙,则是在牧尘的追逐下,略显狼狈。

        猎人与猎物的位置,再度交换。

        演武台周围,爆发出阵阵喝彩声,今天这场比试的反转,看得他们太过瘾了。

        本以为接下来箫玄会被扶风压着打,谁能想,两人居然不相上下。

        这就是星卡战斗的乐趣,不到下一秒,谁都不知道究竟会发生什么。

        “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。”

        二目龙的双瞳渐渐变幻,犹如龙瞳一般,绽放出妖异光芒。

        身边的那条神龙,怒吼一声,钻入他的身体。

        一股难以形容的疯狂之意,从他周身弥漫而开。

        “龙变!”

        在吞噬了神龙后,他的气势节节攀升,源气也是变成血色,将他的身躯覆盖,令得他的气息,变得极为恐怖。

        “吼!”

        二目龙嘴巴张开,仰天长啸,啸声中似有龙吟回荡。

        轰!

        一道巨大的赤红光柱,自他口中爆射而出,直奔牧尘而去。

        一股难以形容的龙之威压,弥漫在十八层地狱。

        牧尘脸色微变,急忙避开,然而这地狱囚笼本就狭小,他避无可避。

        眼看没有退路,牧尘索性不再后退,周身源气涌动,覆盖在身前,硬抗这凶悍一击。

        砰!

        那道血柱爆射而来,狠狠地轰击在牧尘的身上,竟是破开了他的万古不朽身。

        噗!

        牧尘喉头温热,庆幸自身万古不朽身够强,不然的话,恐怕这一击,便会让自己瞬间暴毙。

        “啧啧,小牧尘,你可真没用,竟然会被那只杂毛打得这么狼狈?”略显慵懒的声音响起,赫然便是九幽冥雀。

        牧尘苦笑一声,道:“姐姐要帮我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没办法,你的小命快要保不住了,我可不想和你一起完蛋。”九幽嫣然轻笑。

        牧尘心头掠过一抹暖意,九幽并非他的召唤兽,并非他的宠物,而是因为一些特殊关系,缔结了血脉链接。

        而随着血脉的链接,这些年来,他们的关系也是变得愈发亲密,宛如姐弟一般。

        “那,姐姐就把你的力量借给我吧。”牧尘道。

        “咯咯,好呢。”九幽轻轻一笑,身形化为一抹流光,融入牧尘的身体。

        牧尘擦去嘴角的血迹,神念一动,两个分身浮现,再然后,也是化为流光,涌入他的体内。

        他能够融合分身,从而让自己的本体更强。

        融合了分身与九幽雀后,牧尘的气势,节节攀升。

        轰轰轰!

        他的气势暴涨到一个极为惊人的地步,那股可怕的源气波动,竟是连二目龙都是有些惊惧。

        牧尘扛着大须弥魔棍,眼神戏谑地看着二目龙,冷笑道:“你这杂毛,先前打的爽了是吧?”

        “这一棍,便能叫你灰飞烟灭。”

        二目龙闻言,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,忍不住讥笑道:“虽然你变强了,但若想就此秒杀我,怕不是想太多了吧?”

        牧尘漠然地看了他一眼,双手握棍举过头顶,体内源气源源不断地朝着大须弥魔棍涌去,那棍子竟似承受不住这么多源气,不受控制地疯狂颤抖着。

        “龙之屏障!”

        二目龙一声咆哮,周身源气涌动,正欲形成防御。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箫玄拿出山河玺,大喝道:“都给我懵逼!”

        轰!

        一道璀璨绿光自山河玺上爆射而出,形成绿色冲击波,涟漪般朝着四面八方荡漾而开。

        一时间,所有士兵都绿了。

        被绿光缠绕,所有沙漠士兵以及沙漠皇帝、二目龙皆是骇然发现,体内源气无法运转,仿佛凝固了一般!

        “怎么回事?!”

        瞧得体内的变故,二目龙骇然失声,无法催动源气,便无法形成防御,怎么抵挡牧尘这势不可挡的一击?

        就在他心中翻江倒海之时,一棍泛着魔气的黑棍,掠过虚空,对着他的头顶无情劈下。

        “去死吧,杂碎!”

        “嗷!”

        熟悉的惨叫声再度响起,这一棍之下,二目龙竟是直接暴毙!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所有沙漠士兵体内源气凝固,皆是懵逼在原地,幽冥战士们乘胜追击,犹如一队拿着AK47的碰上一队拿平底锅的,一边倒的屠杀。

        “那是…”扶风目光死死地盯着箫玄手中的山河玺,瞧着其周身弥漫的璀璨绿光,喃喃道:“橙…橙武?!”

        箫玄把玩着山河玺,有些爱不释手,这个懵逼圈,关键时候的作用,真的是太大了。

        一棍结束了二目龙,牧尘离开了十八层地狱,来到了沙漠皇帝面前。

        沙漠皇帝脸色微变,咬牙切齿道:“该死的二目龙,居然坑我!”

        他这边其实是有优势的,哪怕二目龙打不死牧尘,牵制一会,他都能击溃阎王,从而腾出手来。

        然而,谁能想到,这二目龙不仅没牵制住,甚至还被反杀了!

        “坑货就是坑货,进化了还是坑货。”沙漠皇帝怒骂道。

        牧尘目光古怪地看了他一眼,道:“其实,他不光坑你,还绿你。”

        声音落下,他神念一动,浮屠塔落下,将沙漠皇帝生生镇压。

        于是,在阎王与牧尘的联手攻击下,很快,沙漠皇帝便是不堪众辱,散为烟尘。

        至此,扶桑所有星卡,悉数阵亡。

        瞧得这一幕,众人皆是微怔,稀里糊涂间,扶风似乎已经输了?

        箫玄冲着扶桑一笑,道:“师兄,你好像没卡了。”

        声音落下,他忽然又举得哪里不对劲,自己就这么赢了?

        感觉有些不真实。

        扶风抬起头来,微笑道:“虽然没有卡了,但不代表我会输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哦?”箫玄瞬间会意,道:“师兄是想亲自下场?”

        扶风含笑道:“先前我的清场技,看似有赌的成分,可我却丝毫不慌,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

    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箫玄不解。

        扶风笑了笑,神念一动,只见一颗银色光球,破土而出,缓缓升空。

        银球之上,死气缠绕。

        箫玄眸心微凝,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        扶风的目光,遽然变得锋利起来,道:“这是由死亡之力凝聚而成的银球。”

        “场上每有一张星卡死亡,便会留下一丝死亡之力,无数死亡之力融合在一起,便化为了这银球。”

        “因此,先前我那个清场技,本意并非是想赌自己运气好一些,其实我最根本的目的,便是让场上星卡死而复生,生而复死,死的越多,银球便会如滚雪球一般,越来越大。”

        他眼神无尽爱怜地看着掌中银球,含笑道:“接下来,便让我来告诉你们,这颗银球的作用…”

        轰!

        伴随着他的话音落下,那颗光球瞬间融化,化为银色液体,短短数息时间,便是将扶风的身体悉数笼罩。

        于是,在那一道道震骇目光中,扶风被银色液体笼罩,气势节节攀升,仿佛一个身穿银色战甲的银河战士。

        一股难以形容的杀戮气息,自其周身弥漫而开。

        箫玄看着扶风,喃喃道:“这就是你最后的手段么?”

        牧尘的神情,此时渐渐凝固下来,他盯着扶风,心中震骇无匹,即便是他,也是感到了一股真正威胁气息。

        此时的扶风,远非二目龙之类的憨批所能相比。

        砰!

        银甲战士脚掌猛地一跺地面,身形化为一抹银光,直奔牧尘而去,右手握拳,一拳朝着牧尘轰来。

        牧尘眼神一凝,手掌闪烁金光,反手一掌拍出。

        拳掌交碰,空气震荡,牧尘身形急退。

        “万古真印球!”

        声音落下,牧尘周身缠绕的圣光汇聚,化为一颗琉璃光球,犹如玉虹贯日,直奔扶风而去。

        漆黑的眸子中,琉璃光球呼啸而至,就在他即将靠近之时,扶风兀然伸出手掌,将那琉璃光球猛地抓住。

        嗤拉。

        一股可怕的腐蚀之力,自万古真印球上弥漫而出,试图侵蚀扶风的手掌,然而就在即将腐蚀的那一刹,一股无形力量微微晃荡,将那股力量悉数隔绝。

        “万古真印球么?”

        扶风饶有兴致地看着掌心琉璃光球,揶揄道:“不过如此。”

        声音落下,他手掌轻轻一握,竟是将万古真印球给生生捏爆!

        “怎么可能?!”牧尘的眼中,充斥着深深的震骇。

        扶风淡淡地看着惊慌失措的牧尘,他的嘴角,忽然掀起一抹诡异的弧度。

        “就是你击溃了巫妖皇,然后又斩杀二目龙的?”

        牧尘冷笑道:“怎么,星卡打不过我,身为星卡师,被逼的亲自下场了?”

        扶风淡淡道:“我只是想领教一下,先前势不可挡的你,究竟有多厉害。”

        他的眼中,浮现出一抹失望,道:“没想到,竟是如此不堪入目。”

        声音落下,他袖袍猛地一挥,顿时一股狂暴到极致的源气洪流,犹如怒龙一般咆哮而出。

        轰!

        那源气洪流犹如潜龙出渊,势不可挡,随后便是在无数道震骇目光中,狠狠地轰打在根本躲避不及的牧尘身上。

        砰!

        牧尘如遭雷击,身形不断倒退,沿途将周围地府巍峨群山,悉数撞碎。

        痛,很痛。

        眼睛,已经看不见了,因为已被鲜血打糊。

        鲜血,顺着眼角不断流下。

        牧尘抬起头来看向箫玄,强忍着身上的痛苦,凄然一笑,道:“对不起。”

        “这大千世界,我守不住了…”

        砰!

        声音落下,牧尘的身形,骤然炸裂,化为漫天荧光。

        “这就死了吗?”扶风舔了舔嘴角,有些不尽兴,然后目光看向阎王,道:“就剩你了。”

        神念一动,一柄千机弩浮现在其掌心。

        指尖轻轻扣动扳机。

        咻咻咻!

        无数弩箭爆射而出,一箭又一箭,射向阎王的膝盖。

        砰!

        阎王膝盖一软,他咬着牙,忍着辱,倔着骨,不让自己跪下去。

        “真是无聊的比赛啊。”扶风嘴角噙着淡淡笑容,似是极为享受眼下这一幕。

        阎王强忍着痛苦看向箫玄,颤颤巍巍道:“属下无能,无法继续战斗下去,但只要能让主人赢得这场比赛,也算没有辜负主人制作我的意义。”

        他的眼中,掠过一抹决然。

        “我愿以自身性命作为献祭,敲响酆都冥钟。”

        他的身躯,顿时熊熊燃烧,从下往上,在众多目光注视下,身体渐渐消失。

        “罪王阎罗,恭迎我地狱之主—北阴酆都大帝!”

        伴随着最后一个字眼落下,他的身形,也是彻底化为虚无,烟消云散。

        整个演武台上,只剩凌空而立的扶风,以及下方满脸惶恐的冥界幽魂。

        扶风凌空而立,静静地看着阎罗,然而,伴随着他的献祭,似乎无事发生。

        “雷声大,雨点小么?”扶风嘴角噙着淡淡嘲弄,道:“既然如此,那这地府,也没存在的必要了。”

        他漠然地看着下方难以穷尽的酆都幽魂,袖袍挥动,源气涌动间,竟是化为一条十数丈的巨龙。

        “吼!”

        嘹亮的龙吟声响起,巨龙奔腾而下。

        下方那无穷无尽的幽魂战士,望着那条呼啸而下的巨龙,眼中皆是浮现出深深的惊惧之色。

        恐怕,当那条神龙降临之际,他们便要连同着这片地府,化为虚无、夷为平地吧?

        然而,就在那条携带着毁灭之力的巨龙,即将落到大地时,一只难以形容的弥天巨手,自空间中撕裂而出,将那势不可挡的巨龙,死死抓住。

        “喂,虽然你很强,但出手便要毁我地府,似乎有些不妥吧?”

        一道略带慵懒的淡笑声,自天地间悄然响起,恍若源自无尽幽冥。

        仅仅是那道声音,便是让场上一些实力微弱的星卡师,神魂发颤,几乎要晕眩过去。

        无尽黑雾滚滚用来,笼罩了空间,天地霎时晦暗,阴风吹来,让人不寒而粟。

        在那无尽黑雾中,隐约可见一道身影缓步走出。

        每走一步,空间竟是跟着微微扭曲一下,仿佛这片天地,承载不了他的降临。

        下方的冥界幽魂,骤然欢呼,纷纷下跪,对着那即将出现的身影,倒头跪拜。

        即便是演武台外的观众,此时也是忍不住双腿发软,那虽然仅仅是五星星卡,但那般君临天下的气度,实在是让人叹服。

        在无数道幽魂恭迎中,在众多期待的目光注视下,那道身影,缓缓出现。

        那是一名男子,他一头红发,两缕发丝自脸颊两侧落下,其上缠绕着血珠,妖异而又神秘。

        一身黑色龙袍,睥睨气势荡漾而出,显然久居高位。

        那双眸子,散发着邪魅,给人一种魔一般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此人,赫然便是地狱的真正主人,北阴酆都大帝!

        
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