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神星卡师 第一百四十一章 流浪法师的卷轴(感谢抱紧怀中人100000打赏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            无数道目光呆滞,略显喧嚣的天地间,骤然陷入死一般的寂静。

        由此可见,眼前的战局,究竟给他们带来了多么大的震撼。

        牧尘负手而立,居高临下地看着巫妖皇,淡淡道:“我这万古不朽身,较之你的妖皇体如何?”

        巨坑之中,巫妖皇强忍着痛苦,眼神骇然地看了牧尘一眼,先前他的攻击,竟是直接无视了自己的防御!

        他的妖皇体,本就是以防御出名,然而,自己引以为傲的防御,在那琉璃光球面前,竟是犹如薄纸一般。

        竟是被生生腐蚀…

        不仅如此,他的肉身,也是极为强悍,自己先前的箭矢,居然没有对他造成丝毫伤害。

        “看来,只能祭出圣剑了。”

        巫妖皇猛一咬牙,一口精血喷出,源气涌动间,竟是化为一柄圣剑。

        那圣剑通体冰蓝,覆盖着一层薄霜,几乎是在它出现的同时,周遭的温度,也是陡然下降。

        圣剑的周身,泛着青芒,青芒锋锐无匹,竟是撕裂空气,响起破空声。

        此剑,名为霜之忧伤。

        咻!

        下一瞬,他兀然纵身一跃,身形冲天而起,趁着牧尘不备,手中圣剑,狠狠刺向他的金身!

        然而,下一刻,巫妖皇便是骇然地发现,自己那锋芒毕露的巨剑,竟是难以刺进他的肉身半寸!

        “怎么可能?!”巫妖皇的瞳孔,此时猛然一缩,心中掀起阵阵惊涛骇浪。

        他的防御,此时究竟是多么的可怕?!

        牧尘看着石化般的巫妖皇,嘴角露出一抹猫捉老鼠般的玩味,他霍然伸手,掐住他的脖子,将他的身体缓缓拎起。

        “先前那么能装,然而仅此实力么?”

        “真是不堪一击。”

        声音落下,他手心猛一用力,将巫妖皇狠狠扔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这一刻,天地皆惊。

        众人望着那道犹如神祇一般的牧尘,皆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。

        被众人注视着,牧尘一顿暗爽,他负手而立,做出一副逼格满满的强者形象。

        他眼神戏谑地看着巫妖皇,道:“不是我说,即便是我站着让你打,你都打不穿我的万古不朽身。”

        巫妖皇恼羞成怒,道:“有万古不朽身了不起啊?”

        牧尘颇为认同地点了点头,道:“对不起,有万古不朽身,就是可以为所欲为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神色古怪地看了他一眼,道:“行了牧哥,别装了,速战速决!”

        “哦。”牧尘满不情愿地嘀咕一声,然后看向巫妖皇,道:“我有一塔,名为浮屠。”

        嗡嗡…

        几乎是在他声音落下的同时,天地间源气滚滚涌来,化为一座约莫数丈的玲珑宝塔。

        塔身漆黑如墨,其上刻画着神秘的字符,散发着苍茫之气。

        下一瞬,浮屠塔贯破虚空,带着搬山倒海之势,朝着巫妖皇镇压而下。

        砰!

        惊天爆炸声响起,众人目光投去,只见在浮屠塔的镇压下,巫妖皇竟是没有丝毫抵抗之力,化为漫天荧光。

        观众们目光一滞,这巫妖皇就这么跪了?

        有些渣啊。

        砰!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又是一道爆炸声响起,箫玄微怔,目光投去,只见凌空而立的牧尘,竟是瞬间暴毙!

        箫玄瞳孔微缩,很快,便是明白过来,这个巫妖皇应该类似于关羽!

        关羽有一个技能,名为【索命】,就是在二爷阵亡后,对他造成最多伤害的那个人,也会随他一同下地狱。

        如今,在巫妖皇死后,牧尘竟是也瞬间暴毙,想来便是被拉去陪葬了!

        “牧哥,我对不起你。”箫玄心中暗暗祈祷,感觉这把牧尘战斗体验极差。

        好不容易有机会装一波,报应来的也太快了。

        “总算带走一个。”瞧得巫妖皇安然带走牧尘,扶风送了口气。

        毕竟,先前他们打的太郁闷了,需要一场胜利来振奋士气。

        而且,死的还是牧尘,毕竟他拥有万古不朽身,若是依靠其他手法,还是很难处理的。

        然而,他看向箫玄的星卡,却发现他们毫无波澜,仿佛死了个牧尘,对他们来说,没有丝毫关系一般。

        流浪大师愣了愣,道:“死了个队友,你们不难过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死个人而已,多大点事?”阎王满不在乎地道,然后看了判官一眼,道:“判官,安排一下。”

        “好的,老大。”判官打开生死薄,笔尖挪动间,牧尘二字缓缓成型。

        咻!

        只见光芒一闪,牧尘的身影,再度浮现在万众瞩目之下!

        扶风嘴角一抽,这脸打的那么快的吗?

        此起彼伏的惊呼声响起,牧尘居然又复活了,一时间,观众们皆是有些失语。

        这个套路真的是太脏了!

        煌煌扶风,竟是被箫玄逼到了绝境!

        巫妖皇重伤!

        一目龙与堕落天使陨落!

        沙漠皇后萎靡!

        流浪大师虽然看起来还好,可仅凭他一人,如何带起结局,改变战局?!

        大家都能看出来,流浪大师是个辅助,一个辅助,也想翻盘?

        四路全崩!

        扶风揉了揉眉心,有点难受,这套阵容,真是恶心的他说不出话。

        好不容易弄死一个,人家转手就复活了。

        而自己的复活,却被对面给打断了。

        本想再挣扎一下,如今看来,不交底牌是不行了。

        “看来,关键时刻,还是要靠我啊。”流浪大师无奈地叹了口气,在众多目光注视下,将身后背着的卷轴取出。

        卷轴打开。

        只见一抹璀璨金光自卷轴上爆射而开,朝着四面八方弥漫而开,再然后,所有人便是见到,先前所有阵亡的星卡,全部复活了!

        巫妖皇,一目龙,堕落天使。

        不仅是复活,他们的气势,还在节节攀升!

        箫玄眼神一凝,这不是简单的复活,似乎是复活+进化!

        很快,星卡进化完毕。

        巫妖皇进化成了巫妖帝,更巫了。

        流浪大师进化成了流浪大法师。

        一目龙进化成了二目龙。

        堕落天使进化成了正义天使。

        沙漠皇后更厉害了,直接来了个性转,变成了沙漠皇帝。

        演武台周围,一道道视线看着突然复活并进化的一众星卡,一时间,皆是有些失语。

        不仅将阵亡星卡全部复活,同时完成了一次群体进化。

        观众们目瞪口呆,满脸骇然,扶风不愧是扶风,真是强的可怕。

        焚炎殿,正在通过直播关注这边比赛的姜青炎,终于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。

        先前害怕扶风放水,如今这个技能一出,他已确信,扶风没有再放水了。

        毕竟,扶风如果真的想放水,那么这个技能设置成群体复活就好了。

        而今,不仅复活,甚至还进化,这是要将箫玄往死里逼啊!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姜灵儿走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姜青炎目光投去,而当他看到女儿的脸庞时上的掌印,以及膝盖上的淤青时,也是一愣。

        膝盖上的淤青,倒是能够理解,毕竟,咳咳,对吧?

        可是,脸庞上的掌印呢?

        “你脸上的掌印怎么回事?”姜青炎眉头微皱,自己的宝贝女儿,被谁打了?

        难道是秦生在黑夜之中,打错地方了?

        姜灵儿俏脸一红,并没回答,而是通过直播间看着箫玄,寒声道:“秦王不是让你将他暗杀了吗?他怎么还没死?”

        “暗杀?”姜青炎忍不住嗤笑一声,道:“那秦王,真是把我当成他的白手套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且不说如今有燕帅相护,我能不能将他给杀了,即便成功斩杀,到时燕帅若是彻查下来,我这个殿主,位置还能坐稳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所以,秦王的命令,只能阳奉阴违了。”

        姜灵儿撅了撅嘴,道:“父王倒是越活越倒退了,当初强势如扶风,你都能设计将他扳倒,如今面对一个箫玄,竟然有些忌惮了…”

        姜青炎闻言微怔,他转过身来,深深地看了姜灵儿一眼,道:“是谁告诉你,扶风是我设计陷害的?”

        姜灵儿愣住了。

        姜青炎走到窗前,看着窗外的万家灯火,道:“近日我回忆往事,想想这些年与燕帅派系的明争暗斗,不知为什么,我有一种错觉。”

        “那便是我和秦王,都在无形之中被人利用了…”

        …

        濯缨柳眉微蹙,美目中浮现出一抹担忧,凭借她的直觉,箫玄要凉。

        她看的出来,箫玄前面能够占据优势,靠的都是一些新鲜的脏套路。

        而今,套路玩过一遍,扶风吃了一回亏,总不会在同一个坑里摔两遍。

        更何况,扶风的星卡,不仅群体复活,而且群体进化。

        扶风看向箫玄,含笑道:“现在我复活了,又进化了,你那些套路皆被我洞悉,你还怎么打?”

        箫玄不语。

        二目龙重生后,凌厉目光便是直接锁定了孟婆。

        孟婆瑟瑟发抖,她只是个喂奶的,没啥战斗力啊。

        二目龙漠然地看了一眼孟婆,道:“你这个糟老婆子坏得很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当初怎么就听了你的鬼话?”

        “你竟然在奶里下毒…”

        孟婆:“大哥你听我解释…”

        “吼!”

        她话尚未说完,便见二目龙身旁神龙呼啸而出,张开巨嘴,一口将其吞入肚中。

        孟婆,瞬间暴毙。

        沙漠皇帝盯着判官,缓缓道:“先前,就是你欺负我老婆的?”

        判官没有废话,双手闪电般打出印结,试图给沙漠皇帝叠一堆buff。

        沙漠皇帝冷笑一声,周身源气涌动,竟是化为一个气泡,笼罩了他的身体。

        判官瞳孔微缩,因为他忽然发现,在那层气泡的隔离下,自己根本无法给沙漠皇帝叠buff!

        “这些,对我无用。”

        沙漠皇帝眼神玩味地盯着判官,掌心微微用力,手中长矛朝着判官爆射而去。

        嗤拉。

        长矛洞穿了他的身体,判官喉头温热,一口鲜血吐出,目光骤然一滞。

        仅仅是随手一击,便能让自己重创,若是再出手几次,恐怕自己真的要跪了。

        他能判得了别人的生死,可判不了自己啊!

        巫妖帝眼神阴翳地盯着牧尘,他可是记得很清楚,先前就是这个家伙,将自己斩杀的。

        一念至此,他身形一闪,鬼魅般出现在牧尘身前,五指划为利爪,对着他那金身狠狠抓下。

        嗤拉!

        一道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响起,众人目光投去,然后便是骇然发现,巫妖帝的利爪,竟是破开了牧尘的防御,在他的肉身上,留下了五道深深的血痕。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他手掌猛地掐住了牧尘的脖子,将他一点点举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幽绿的眸子,戏谑地盯着牧尘,巫妖帝嘲弄道:“万古不朽身?”

        “不过如此…”

        声音落下,他右腿猛地抬起,带着凶悍无匹的气势,对着牧尘猛踹而去。

        砰!

        可怕的劲道,让得牧尘犹如断线的风筝,自空中翻了几滚,最终,狠狠砸向台面。

        黑白无常看着步步逼近的堕落天使,瑟瑟发抖。

        一时间,形势陡转,比赛的节奏,再次回到了扶风手中。

        “真是可悲啊。”流浪大法师眼神讥讽地看了众人一眼,道:“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一切套路,皆是自以为是的跳梁小丑罢了。”

        瞧着众人落败,阎王脸色泛寒,冷冷地看了流浪大法师等人一眼,道:“信不信我教你们重新做人?”

        “怎么教?”流浪大师双眼微眯,嘴角嘲意愈浓,道:“躺在赛场中央教?”

        “你除了会躺在地上耍泼赖皮,强制停战,还能做什么?”

        深吸一口气,抚平翻腾的心绪,阎王眼神森冷地看着他们,道:“现在的你们,让我很不爽,所以…”

        他的双目,缓缓闭上。

        “重新投胎吧,杂碎们。”
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