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相比于其他人的脏套路,你看起来似乎要纯粹些。”

        巫妖皇淡漠地看着牧尘。

        “不过,如果和我比力量,那你可就太年轻了。”

        咻!

        声音落下,他手持巨剑,一路火花带闪电,朝着牧尘狂奔而去。

        牧尘神色微凝,手持大须弥魔棍,浑身源气催动到极致,不敢有丝毫保留。

        他们皆是清楚,自己这处战场的重大意义。

        咻咻咻!

        剑棍交织,皆是蕴含着雄浑的力道,发出清脆的金铁声。

        两人力量皆是催动到极致,每一次的攻势,都是极为凶悍,狠辣无比,用尽全力。

        不过,很快,众人便是发现,牧尘攻势愈发疲软,有些招架不住了。

        演武台上,巫妖皇挥剑如舞,剑速极快,看似只是简单的挥剑,却是能击中要害,逼得牧尘连连后退。

        咣!

        一次凌厉的交锋后,两人的身形,皆是急退。

        巫妖皇目光戏谑地看着牧尘,道:“你就这点本事?”

        牧尘神念一动,只见其身旁,源气涌动间,化为两个分身。

        一气化三清!

        三道身影呼啸而出,手持大须弥魔棍,源气彻底爆发,无数道棍影,铺天盖地般朝着巫妖皇笼罩而去。

        几波交锋后,巫妖皇脸色骤变,施展了一气化三清后,牧尘已经能与他打的不相上下了。

        虽然他出剑的速度快,但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,更何况,牧尘有六手!

        他试图先击破分身,毕竟照理来说,分身都会弱一些,然而这个道理,似乎对牧尘来说并不适用。

        那种感觉,便仿佛分身与本体没有差距。

        巫妖皇脸色铁青,如今不放大招,看来是不行了。

        “妖皇体!”

        巫妖皇双手闪电般打出印结,他的周身光芒闪烁,身躯以肉眼可及的速度渐渐变大,很快,便是蔓延至十数丈。

        那道身影,傲然地凌驾在天地间,可怕的源气波动弥漫而开。

        巫妖皇漠然地看着眼前的牧尘三人,右手握拳,对着前方的虚空,一拳轰出。

        一拳轰出,竟是挤压空气,形成空气炮,带着强悍的力道,朝着牧尘三人猛轰而去。

        砰!

        在这空气炮的猛轰下,牧尘三人身躯一怔,连退十数丈。

        稳定身形后,牧尘眼神微凝,仅仅是击打空气,形成空气炮,便是能将他们三人轰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由此可见,如今的巫妖皇,肉身究竟有多强悍。

        一击得逞,巫妖皇嘴角勾起一抹戏谑,身形鬼魅般出现在牧尘身前,巨拳再度轰出,狠狠地轰向牧尘身体。

        先前光是巨拳攻打空气形成的空气炮,便能将他们震退,由此可以想象,与巨拳零距离接触,又是多么酸爽的体验。

        砰!

        一拳砸下,牧尘身形自虚空中坠落,狠狠地砸在大地上,顿时大地崩塌,形成一座巨坑。

        巫妖皇凌空而立,居高临下地看着巨坑的牧尘,嘴角的笑意,微带嘲弄。

        “我说过,若论纯粹的力量,你不可能是我的对手。”

        神念一动,一柄蓝色长弓,缓缓凝聚成型。

        巫妖皇拈弓搭弦,对着牧尘一箭射出。

        “死吧,虫子。”

        声音落下,一道晶莹剔透的箭矢凝聚成型,带着无与伦比的破坏力,朝着巨坑中无情射去。

        箭矢掠过虚空,刺破空气,响起尖锐的破空声。

        濯缨俏脸微变,专精攻击性的她,也能感受到这一箭的不俗。

        牧尘,能挡得住吗?

        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,如果牧尘跪了,那么巫妖皇或许便能将一汪死水的局面给盘活!

        她看向场上的箫玄,然而当其瞧得后者波澜不惊的模样时,心中也是暗暗松了口气。

        如果他不是装的话,那想来应该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底牌吧。

        咻!

        长箭贯破长虹,狠狠地射进巨坑。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牧尘眸子中,骤然浮现出一抹金光,很快,璀璨金光便是将他整个身体笼罩。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牧尘右手握拳,对着那呼啸而来的箭矢,一拳轰出。

        所有人皆是一片惊呼,面对如此霸道的攻势,牧尘居然选择以拳头硬抗?

        巫妖皇神色淡然,心中却是冷笑不已,敢用肉身硬抗,你以为你是金身吗?

        在无数道目光注视下,拳头与箭矢碰撞,短暂的僵持后,那拳头竟是纹丝不动,反观那冰蓝箭矢,竟是有着裂痕自箭头处产生,蔓延至整个箭身。

        砰!

        下一瞬,蓝色箭矢,骤然炸裂,化为漫天荧光。

        在那漫天荧光中,一道金色身影自巨坑中缓缓升起,他周身弥漫着圣光,散发着不朽之气。

        天地之间,一片死寂,所有人皆是目光死死地盯着那道身影,眼中浮现出深深的震撼。

        那道身躯,仿佛存在着万古,通体弥漫着不朽之气。

        如神之躯,如神降临,沉睡万古,一朝醒来。

        这,赫然便是传说之中,大千世界至强法身之一-万古不朽身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可能?!”

        巫妖皇瞳孔微缩,自己先前那一箭的威力究竟如何,他再清楚不过,而今,竟是被牧尘凭借肉身之力,生生挡下了?

        这让他一时难以接受。

        牧尘眼皮微抬,漠然地看着不远处的巫妖皇,淡淡道:“先前,打的爽了?”

        巫妖皇道:“这就是你的最强形态吗?样子倒是挺足,不过,我的妖皇体,可从未遇见过对手。”

        牧尘神色淡淡,道:“那就,让阁下领教一下我的神通了。”

        声音落下,那周身弥漫的圣光,此时朝着掌心疯狂汇聚,很快,便是化作一颗琉璃光球。

        琉璃光球上,刻画着复杂的纹路,妖异而又神秘。

        牧尘手掌一抬,琉璃光球掠过虚空,朝着巫妖皇云淡风轻地飞去。

        “万古不朽身,第一道神通,万古…真印球!”

        轰!

        在众多目光注视下,万古真印球呼啸而出,直奔巫妖皇而去。

        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可怕气势,巫妖皇瞳孔微缩,琉璃光球流淌的炽热波动,即便是他,也感到了一丝不安。

        咻!

        他身形一动,竟是选择了逃。

        然而,那琉璃光球竟似锁定了他的身形,任他速度多快,皆是无法挣脱它的追逐。

        “你真以为我怕了吗?”

        巫妖皇勃然大怒,周身源气涌动,化为一颗球形护盾,将他的身形悉数笼罩。

        嗤拉。

        光球呼啸而至,而当它与球形护盾相撞时,却是仿佛遭到了阻拦般,被拒之门外。

        它好想进去!

        可就是进不去!

        巫妖皇嘴角掀起一抹嘲弄。

        嗡嗡…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一股无形的力量,自琉璃光球中弥漫而出,洒落到护盾之上。

        万古不朽,代表着不朽的极致,而物极必反,因此不朽的极致,同时也是腐朽。

        所以,万古不朽身在能够保持自身不朽的同时,释放出腐朽之力,将一切阻碍悉数腐朽。

        嗤拉。

        巫妖皇身体表面的琉璃光球,竟是渐渐腐蚀,很快,便是彻底炸裂。

        巫妖皇的瞳孔,此时猛然一缩,再然后,他便是见到,那颗琉璃光球打穿防御,云淡风轻地落到他的肉身上。

        砰!

        一道惊天爆炸声骤然响起,无数道目光投去,只见巫妖皇的身形,从虚空中坠落,狠狠地砸到大地上。

        寂静,死一般的寂静。

        所有人皆是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,原来箫玄不仅套路玩的溜,单论纯粹的力量,竟是也丝毫不虚!

        他们本以为,面对天赋卓绝的扶风,箫玄不敢应战,只能靠脏套路取胜。

        而今,牧尘展露出的实力,让得他们眼界大开,感受到深深的惊诧。

        扶风的脸上,浮现出前所未有的凝重,如果说其他战场,是因为箫玄套路太脏而陷入弱势的话,那么这处战场,他是真的无话说了。

        本想着箫玄既然玩套路,那就靠巫妖皇一力破万法,以牧尘为突破口,然后打开局面,将这潭死水给盘活。

        没想到,巫妖皇竟然在与牧尘solo的过程中,被牧尘单杀了!

        这个单杀,带起了一波大节奏,意味着他当前局面彻底崩塌、节奏全无,必须交底牌了!
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