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神星卡师 第一百三十七章 情之所钟是你,翻脸无情是你!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    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这什么沙雕比赛,沙雕的我想打鸣儿~”

        “干了这瓶奶,忘掉那个崽,喝了我的奶,就是我的崽!”

        “你好骚啊,品如的衣服柜都被你搬空了!”

        演武台周围的观众们,皆是一脸懵逼,这不是正经比赛吗?

        本来以为今天的较量,扶风vs箫玄,应该是血与火,铁与泪,以命搏命,热血燃情,然而谁能想到,画风如此诡异?

        本来看到地府降临的时候,大家浑身汗毛倒竖,以为这是场严肃比赛,然而谁能想到,这几个鬼那么沙雕?

        扶风高冷,他的星卡亦是如此,然而如今的一目龙,似乎已经被带到沟里去了。

        “这花,有点不好摘啊。”一目龙陷入沉默,几乎是在他碰到彼岸花的同时,便是有一股庞大吸力传出,疯狂的吸收他的气血。

        这让一目龙有些郁闷。

        他不是来采花的吗?

        怎么反被花给采了?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判官走了过来,神色凛然地看着一目龙,道:“你干什么?随意践踏花朵?”

        “罚了罚了…”

        “来,这是你的减速buff,还有降智buff…算了,你这智商已经没有下降的空间了。”

        一目龙欲哭无泪,指着脚下的彼岸花道:“大哥,说起来你可来不信,是它先动的手!”

        “我一朵花瓣都没摘下来,倒是它,快要把我给吸干了,感觉身体被掏空!”

        “你这个脑残的铁憨憨!”扶风嘴角狠狠抽动着,脸都要被丢尽了,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一目龙,道:“说你脑残都是夸你的,你他娘的根本就没脑子!”

        “别人给你口奶喝,你就跟人跑了!”

        一目龙怒目相视,道:“你谁啊?在那bb你m呢?”

        扶风:“我…”

        于是,所有人都是见到,身上叠着一大堆buff的一目龙,此时正在花丛中卖力地拔着彼岸花。

        “老公o(≧v≦)o~~好棒,加油!”孟婆小手握拳。

        “老公,你拔花的样子好帅喔!”孟婆眼冒星星。

        “老公?饿了没?我这里不仅有忘崽奶,还有忘崽小馒头!”孟婆安慰道。

        本想放弃的一目龙,瞧着对花花望眼欲穿的孟婆,顿时气血翻涌,精神抖擞。

        此时,黑白无常正拽着沙漠皇后往前走,穿越层层黑雾,朝着阴间走去。

        不过,马上快到一分钟了。

        两人的【抓鬼】技能,只能抓住目标一分钟,虽然cd短,但是眼下必须要放人了。

        小小黑、小小白相视一眼,难道这就要放她离开吗?

        沉默持续了少顷,小小白指着旁边的高台,道:“上台。”

        那是【望向台】。

        当沙漠皇后踏上望乡台的那一刹,便是感觉,身体飘飘然,她忽然莫名的伤感,冥冥之中,仿佛有着声音告诉她,她已经死了。

        那种感觉很奇妙。

        先前是黑白无常告诉她她已经死了,但是她不觉得自己死了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当踏上望乡台的那一刹,她便是发自内心地感觉,自己真的死了。

        “难道,我真的已经死了?”沙漠皇后神色黯然,忽然有些失落,有些懵懂,有些说不出的无奈与牵挂。

        嗡嗡…

        只见前方,源气涌动,竟是化为了一张荧幕。

        小小黑道:“这叫望乡台,登台后能够看到自己的故人,趁机会看一眼吧,看完准备继续赶路了。”

        沙漠皇后闻言微怔,抬目看去,只见荧幕之中微微闪烁,竟是浮现出沙漠中的情景。

        作为沙漠帝国的皇后,她麾下子民无数。

        此时,她的子民正跪伏在灵柩前,哭天抢地,痛不欲生。

        沙漠皇后目光一滞,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,喃喃道:“难道,我真的死了?”

        如果没死,那么他们为什么会哭呢?

        如果没死,自己为什么会有种即将消散的感觉呢?

        心中,五味杂陈,不是滋味。

        “罢了。”

        少顷,沙漠皇后苦笑着摇了摇头,既然已经阴阳两隔,再去遗憾,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。

        “只是,再也见不到那些故人了。”

        沙漠皇后目光微滞,脑海之中,一道道熟悉的身影,缓缓浮现。

        “一目龙,沙漠皇帝…”

        她不由地想到了一目龙,嘴角掀起一抹苦涩。

        那是她的情人,那是她生命中的小确幸,那是她偶然的邂逅,那是她给沙漠皇帝偷偷带的绿帽…

        自己死了,想来他也会很难过吧?

        如今,恐怕他也无心比赛,浑浑噩噩、怅然若失吧?

        一念至此,她忽然又觉得,有这么多人挂念自己,自己死也值了。

        于是,她想看看他。

        神念一动。

        画面一转,荧幕之中,关于一目龙的场景,悄然浮现。

        沙漠皇后抬目看去,然后便是见到,此时的一目龙,正在卖力地采着彼岸花。

        而一旁,有一名女子握着小粉拳,奶声奶气道:“老公o(≧v≦)o~~好棒,加油!”

        “老公,你拔花的样子好帅喔!”

        “老公?饿了没?我这里不仅有忘崽奶,还有忘崽小馒头!”

        噗!

        由于心情激荡,沙漠皇后脸颊瞬间苍白起来,一口鲜血忍不住地喷出。

        她双目泛红,眼中布满血丝,气的咬牙切齿,浑身颤抖,她才走多久,一目龙就跟别人好上了?

        无缝接盘?

        沙漠皇后忍不住摸了摸头发,感觉有点绿。

        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,绿人者,人很绿之?

        “为什么?沙漠皇后眼中含泪,“他不是我的备胎么?”

        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泪水?

        小小白见缝插针,道:“姐姐,你要知道,给一个姐姐当备胎,那我就是备胎,给一百个小姐姐当备胎,那么小姐姐就是我的备胎!”

        听得此言,沙漠皇后再也保持不了情绪,浑身血液都是朝着脑海疯狂涌去,令得那张精致的面庞,此时变得极为狰狞!

        “一目龙,你敢绿我,真是该死!”

        “如果哪天我活着回去,一定亲手将你剁了!”

        她浑身颤抖,眼睛血红,心中升腾起无法遏制的杀意!

        先前听到自己已经死了的消息,她都未曾有如此强烈的情绪波动,毕竟生死有命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当她看到在自己死后,那个对自己信誓旦旦的一目龙,转身便成为了他人舔狗,顿时涌起滔天般的震怒。

        小小白与小小黑相视一眼,彼此眼中,皆是浮现出一抹狡黠。

        只是,现在问题来了,望向台虽然能让对方以为自己死了,但效果只能持续一分钟,一分钟后,这个效果就消失了。

        小小白微微沉默,思索了片刻,然后叹了口气,道:“哎,姐姐,我真的好心疼你,我真的想给你机会让你手刃渣男,可是规矩毕竟是规矩,我们不能放你走的。”

        小小黑道:“虽然放你回阳间也不是不可以,可是…”

        沙漠皇后闻言,顿时哀求道:“我求求你们,让我回去一趟好不好,让我回去将那个渣男杀了,杀完之后,我一定跟你们走!”

        小小白面露挣扎,犹豫了片刻,道:“看姐姐那么可怜,我就破例给姐姐一点时间,让姐姐重返阳间,手撕渣男!”

        “谢谢。”沙漠皇后眼眶微微泛红,没想到,连鬼都比人有情!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一分钟时间到,【望乡台】效果结束。

        【望乡台】:星卡站在望乡台上,看到家人痛苦流淌的画面,会以为自己已经死了,无心恋战,持续一分钟。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彼岸花丛。

        那混迹花丛的一目龙,体内的源气,渐渐流逝。

        少顷,一目龙瘫坐在地上,脸色泛白,大口喘着粗气。

        孟婆玉手托着香腮,清澈眸子盯着他,语气幽幽:“你不行了吗?”

        “谁说我不行的?”一目龙单手撑着地面,颤颤巍巍道:“扶我起来,我还能采…”

        彼岸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!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光芒一闪,一目龙骤然冷静下来,我不是来比赛的吗,我现在在干什么?

        诚然,孟婆汤失效了。

        一目龙微微恍惚,先前发生了什么,他已经记不得了。

        他只知道,这一刻的天很蓝,孟婆的笑容,很温暖。

        眼前孟婆的倩影,就像梦中遇见过的女神,初见有股矜持的冷,一声素衣隔岸浅笑低吟,柔骨而就,甜而不腻,永远蛰伏在内心深处,难以忘却。

        那种感觉,便仿佛曾经的他们,有过一段荡气回肠、刻骨铭心的故事。

        可他是扶风的星卡,而孟婆是箫玄的星卡,照理来说,两人应该是敌人啊!

        瞧着忽然恢复的一目龙,孟婆心中慌得一批,这家伙,盛怒之下,不会直接将自己砍了吧?

        诸番思绪涌上心头,一目龙得不到答案,于是走到孟婆身前,道:“我们有什么关系吗?我们不是敌人吗?”孟婆不知该怎么回答,可瞧一目龙的模样,她忽然觉得,自己还可以继续忽悠这个铁憨憨。

        于是,她眼眶微微泛红,神色复杂地看着一目连,眼神之中,百感交集。

        少顷,孟婆声音哽咽道:

        “先前,信誓旦旦、情之所钟是你…”

        “如今,拔吊无情、翻脸无情也是你…”

        “你若是想离开,直说便是,何必在此装作不识、形如陌路?”

        “你,杀了我吧。”
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