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神星卡师 第一百二十五章 若汐的秘密!九霄环佩!(第一更,求月票!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        伴随着七殿会武的结束,夺得冠军的箫玄,可谓,一战成名。

    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一代大魔王,竟是被箫玄取而代之。

        霸主更迭,新王加冕。

        整个联邦北部,都在流传着箫玄的传说。

        如果是秦生夺得冠军,反而不会引起那么大的热度。

        毕竟,太子当上皇帝没有看头,而如果一名乞丐当上皇帝,那就很吸引人的眼球了。

        如今,箫玄无疑成为了微博上最大的流量。

        甚至,他仅仅是给别人点了个赞,都能上热搜。

        于是,在那万众瞩目之下,一颗新星,冉冉升起。

        星海苑。

        此时的箫玄,斜靠在沙发上,若有所思。

        这些天,星海苑熙熙攘攘,军团内不少长老乃至副殿主,都前来祝贺,不过却被箫玄以闭关为由,悉数拒之门外了。

        箫玄不想花过多心思在这些人际关系上,因为他清楚,不论认识多少人,不论人脉多么广,最重要的,还是自身的实力。

        拐角的滚滚,虎视眈眈地看着蒜头王八,大眼瞪小眼。

        若汐走了过来,给他倒了一杯开水,泡上几片柠檬,道:“箫玄哥哥好像有些不开心?”

        “是因为昨天的武王么?”

        沉默了片刻,箫玄点了点头,道:“武王昨天对燕帅肆无忌惮的模样,让我很是不爽。”

        “那洛风,更是张狂的没边了,潜修三年才六星卡师,我修炼到现在不到六个月,我说什么了吗?”

        若汐嫣然一笑,道:“箫玄哥哥是想参加军主之争?”

        箫玄叹了口气,道:“估计这事与我无关,毕竟意义重大,我一个五星卡师,能掺和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倒也未必。”若汐道:“虽说按照规矩只要是六星卡师都行,但人家派了小辈上场,我们军团碍于面子,恐怕也不会派出老妖怪们参战。”

        “更大的可怕,也是派出同龄小辈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揉了揉眉心,道:“虽然照理来说,我击败了秦生,夺得了七殿会武总冠军,如今炽手可热,是如今年轻一代第一人,最该出战的,也是我。”

        “可军主之争仅剩两个月时间,照我这修炼速度,想要在这段时间内突破六星,基本不可能。”

        他将一杯茶尽数喝光,道:“虽然想帮燕帅,虽然想为军团争光,但是实力不允许啊。”

        “燕帅应该会安排前几届冠军参赛吧。”

        若汐瞧得箫玄那副模样,也是有些无奈,静静地坐在一旁,替他想办法。

        想了半晌,若汐神色忽然微动,玉手伸向脖颈,将那块九霄环佩取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箫玄抬目看去,只见那九霄环佩上,刻画着复杂的纹路,一股苍凉之气弥漫而开。

        若汐把玩着九霄环佩,道:“打我出生起,这块玉佩便一直在我身上。”

        她用手轻轻一掰,那块九霄环佩,竟是分成了两块。

        那并非生硬地掰开,反倒像是两块玉完美地契合在一起。

        “诺,这一半送给你。”若汐小手捧着其中一块,笑吟吟地递给箫玄。

        箫玄微怔,道:“这是?”

        “你先摸摸看。”若汐道。

        于是箫玄拿起那块玉佩,入手的那一刹,顿时一股冰凉触感涌来。

        咻咻咻!

        只见九霄环佩上光芒闪烁,一股温润的力量自里面流出,朝着自己的体内涌入。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他能明显感觉到,自己体内源气运转加速,修炼速度也快上许多。

        他有一种很奇特的感觉,有这块九霄环佩在,自己说不定还真能在两月之内,突破六星!

        深吸一口气,抚平翻腾的心绪,箫玄将玉送了回去,道:“谢谢你,不过这太贵重了。”

        若汐没有去接,而是微微偏着头,长发垂落在脸颊两侧,轻笑道:“我这两块玉是一对,两块玉作用相仿,我有一块和两块,并没有什么区别。”

        “而且,我是借给你的,等我哪天需要了,还是要找你要回来的!”

        “毕竟,我们是朋友,朋友之间便该互帮互助,不是吗?”

        箫玄目光一滞,怔怔地看着她。

        若汐被他看得俏脸微红,伸出手来摸摸脸颊,道:“干嘛这么看着我啊?”

        箫玄感叹道:“有软饭吃,真香。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”若汐白了他一眼。

        拐角的滚滚,鄙夷地看了他一眼。

        瞧得箫玄收下了九霄环佩,若汐终于是轻轻伸了一个懒腰,脸颊上浮现出一丝动人浅笑,道:“说幸运的应该是我,若非当初你与我更换战甲,我现在能否活着,还是个问题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心中微微触动,自己这个朋友,对自己真的好。

        她的存在感并不强,恰似一尺鲜洁的水,不动声色地自心间荡涤。

        脉脉温情,静静流淌。

        窗外有阳光照耀进来,落在她的身上,长发齐至腰肢,光洁如玉的鹅蛋脸颊上,浮现出让人心醉的微笑。

        那般淡然出尘的气质,远非姜灵儿那等妖艳贱货所能相比。

        箫玄瞥了一眼,然后便是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,还好他是个莫得感情的人。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卡机上弹出苏冥传来的消息:“箫殿主,来主殿参加殿主会议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:“给我签个到成不?我不去应该没人能发现吧?”

        苏冥:“…醒醒,总共四个殿主,你不来,你觉得没人会发现?”

        天源殿。

        自比赛结束后,这几日的天源殿,无疑是一片喜庆。

        这些年来,随着云流逃亡,天源殿殿主位置空悬,天源殿无疑便是一片散沙,不仅资源争夺不过其他殿,更是因为云流欺师叛祖而背负骂名。

        殿内星卡师,有着一种说不出的自卑。

        而今箫玄力挫秦生、夺得冠军,也是让他们在其他殿面前扬眉吐气。

        天源殿,主殿。

        大殿之中,有四个王座,其中三个王座上,坐着的,是人。

        当箫玄踏入大殿的那一刹那,顿时无数道目光朝他投来,而当看到他的衣着时,皆是有些惊艳。

        大家皆是觉得,今天的箫玄,光彩照人,丰神俊逸,气宇轩昂,人模狗样。

        周泽嘀咕道:“果然当上殿主就是不一样。”

        秦婉美眸中泛出异彩:“我就说,咱们这位小师弟,潜力还是蛮大的,修整一番,果然让人惊艳。”

        在众多目光注视下,箫玄大步上前,自觉地坐到了雍衣身旁,新添的一张王座上。

        望着下方站着的众多星卡师,如扶桑、如周圣、如秦婉,箫玄不禁感叹,时光飞逝,物是人非。

        两个月前,他还是作为一个新人来到此处,面对各方大佬,战战兢兢,如临深渊,如履薄冰。

        而今,他竟已变成那个让别人战战兢兢的人了。

        那种感觉,妙不可言。

        雍衣眉头乌云密布,眼角微微抽搐着,心中忍不住吐槽,哪个家伙把箫玄的位置,放在自己旁边的?

        这不是故意恶心他的吗?

        看着一旁的箫玄,他就难受。

        于是,大殿内的气氛略显压抑,很是尴尬。

        “不知一大早召我前来,有什么事情?若是没什么事,我就回去了,一堆事等着处理。”雍衣淡淡道,他如坐针毡,在这多呆一秒,都有些受不了。

        苏冥呵呵一笑,道:“自然是殿内一些亟待解决的事情,首先,便是今年统领更替问题…”

        他洋洋洒洒说了一堆,最后道:“所以,这个问题,谁赞成,谁反对?”

        雍衣:“我反对。”

        苏冥:“我同意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:“那我也同意。”

        宫武:“我弃权。”

        雍衣:“…”

        苏冥双眼微眯,呵呵笑道:“按照惯例,少数服从多数,这件事就算过了,第二件事…”

        雍衣:“我同意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:“那我就反对吧。”

        苏冥:“我听箫玄的。”

        宫武:“我弃权。”

        雍衣:“…”

        几件事下来,雍衣气不打一处,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,牙齿颤抖着。

        这还怎么玩?

        总共四票,苏冥与箫玄是一伙的,宫武还一直弃权,他的选择,还有什么意义吗?

        他怒视着苏冥,道:“苏冥,你也太狠了!”

        苏冥云淡风轻地道:“男人不狠,地位不稳。”

        他轻抿一口茶,心中畅然无匹,看向箫玄的目光愈发欣赏。

        苏冥清楚,如果赢的是秦生,那么现在难受的,就是他了。

        大殿之中,星卡师们面面相觑,所有人的神色,皆是变得古怪起来。

        他们知道,天源殿的格局,或许要就此改变了。

        大家心里都懂,随着箫玄加盟,看似大家权力都少了一份,其实只是苏冥的多了一份。

        “接下来,便是箫玄副殿主的管辖地问题。”

        雍衣轻抿一口茶,然后摩挲着杯子,揶揄道:“箫殿主是要选扶风郡,还是凛风堡啊。”

        昔日副殿主李严消失,他麾下的三座城池,自然也是由苏冥三人分兵接管。

        苏冥执掌凛风堡,宫武执掌扶风郡,雍衣执掌苍雪龙城。

        然而,按照规定,第一个月是考核期,如果他能通过月入一百万的考核,副殿主之位方能坐稳。

        因此,他相信,箫玄一定会选择难度最低的扶风郡或者凛风堡,而不会从他手里抢苍雪龙城。

        沉默持续了少顷,箫玄淡淡道:“我选,苍雪龙城。”

        “噗!”

        此言一出,雍衣顿时一口茶水吐了出来,难以置信地看向箫玄,道:

        “什么?你居然要选择苍雪龙城?!”

        “你疯了吗?”

        箫玄一脸无辜地看着他,道:“怎么,有问题吗?”

        此言一出,不仅是雍衣,就连苏冥宫武,也是不解地看向箫玄。

        苏冥只道是箫玄想故意针对雍衣,因而才意气用事,于是出言提醒道:“箫玄,选择苍雪龙城,可是地狱难度啊。”

        宫武眼神闪烁,只觉眼前的少年,非常有意思。

        犹记得,他刚来天源殿,选脉入门时,他放弃了当时最为强势的雍衣,而是选择了拜入苏冥门下。

        而今,唯有通过考核,他才能顺利坐稳副殿主这个位置,他居然要选择堪称地狱难度的苍雪龙城?

        他可不认为箫玄是意气用事,这家伙,套路深的很。

        箫玄抚掌轻笑,道:“不选择苍雪龙城,怎么体现我的雄才大略?”

        “雍殿主,我的事,便无须你关心了,你还是尽早准备交接事宜吧。”

        雍衣霍然起身,眼神略带讥讽地看着箫玄,阴阳怪气道:“那我就提前恭喜箫殿主,能够月入百万了!”

        “到时候如果完不成考核,你这副殿主之位,可就要挪挪了啊!”
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