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云边境,旌旗如林,杀气弥漫。

        视线尽头,无数虚空战舰,潮水般涌来,密密麻麻,铺天盖地。

        星云战士们诧异地看着这一幕,多少年了,居然有人胆敢入侵星云边境?

        星云军团的一些老人,恍然想起了数年前那一幕,那时,以焰皇朝为首的一些势力,也是犹如今天这般大军压境,逼迫星云军团交出云流。

        冰晶凤凰背上,燕忘情凤目漠然地看着那些虚空战舰。

        在其身后,则是五位殿主,各殿副殿主,包括箫玄。

        箫玄眼神微凝,刚刚师父提到武王,下一刻他便来了吗?

        嗤拉。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为首的战舰光芒闪烁,四道人影,出现在了万众瞩目之下。

        从源气波动来看,这四人的实力,已经不下于七星卡师。

        为首之人,是一名中年男子,他一身蟒袍,双目微凹,不怒自威,显然久居高位。

        此人,赫然便是武王城之主,武王,洛凌天。

        燕忘情凤目微抬,漠然地看着洛凌天,道:“武王,兵临城下,意欲何为?”

        洛凌天呵呵一笑,道:“燕帅不要误会,武王城今日例行军演,归来时恰好路过此处,顺便拜访一下燕帅。”

        燕忘情俏脸淡然,道:“武王这拜访的阵仗,倒是越来越大了,说起来,倒是忘情的荣幸了。”

        洛凌天感叹道:“说来再过两月,便是燕帅担任军主五周年了,燕帅夙兴夜寐,不仅要执掌军团,还要统御联邦北部,我常常在想,燕帅将所有担子扛在自己身上,真的是太不容易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与燕帅的辛苦操劳相比,我拜访阵仗大一些,又算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作为臣子,承蒙庇护,我时常在想,自己究竟该做些什么…”

        燕忘情眼神一凝,道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        洛凌天淡笑道:“燕帅身兼数职,委实不易,不如我来担任联邦军主,替燕帅分忧解难,如何?”

        齐进目光冰冷地盯着他,道:“洛凌天,燕帅如何,就不需要你关心了,你只须做好臣子该做的事便可。”

        秦王神色淡漠,道:“洛凌天,你莫非是质疑燕帅统御联邦的能力?”

        洛凌天眼目虚眯了一下,道:“我追随燕帅那么多年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这军主之位,也该换人当当了。”

        燕忘情淡淡道:“我若是拒绝呢?”

        洛凌天含笑道:“那我只能按照规则,发起军主之争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军主之争?”

        此言一出,顿时引起漫天哗然声,所有人皆是眼带愤怒,虽说这的确符合规矩,但从来没有人会挑起军主之争。

        毕竟,一旦挑起,便是意味着,两家彻底撕破脸皮,再无回旋的余地了。

        齐进周身源气涌动,犹如一柄锋芒毕露的利刃,寒声道:“看来我星云军团沉寂太久,让别人产生一些误解了啊…”

        这些年来,武王的一些小动作,他们自然也是知晓,不过事情毕竟没有闹大,因此也只是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        而今,武王居然觊觎军主之位,这简直就是在挑衅星云军团!

        不仅如此,如今武王城势力已经渐渐坐大,如果武王再成为了联邦军主,拉拢联邦北部其他势力,后果不堪设想…

        燕忘情拦住了他,鹅蛋般俏脸盯着洛凌天,道:“军主之争,倒也符合规矩,你若执意如此,那我星云军团,便接下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还是燕帅识大局。”洛凌天笑道:“此次军主之争,是六星卡师的事,我觉得,也是年轻人间的事。”

        姜青炎道:“武王既敢发起军主之争,看来已经准备好参战人选了?”

        洛凌天淡笑一声,道:“风儿,还不出来拜见诸位殿主?”

        声音落下,只见一道身影,自虚空战舰中走出。

        众多目光汇聚而来,那是一名年轻男子,与洛凌天容貌相似,一头长发披肩而下,双眸漆黑如墨,眼神锋锐如刀。

        “武王之子洛风,拜见燕帅,几位殿主。”那名为洛风的男子,朝着燕帅拱手一拜。

        轰!

        伴随着声音落下,一股雄浑源气自其身上弥漫而开,众人脸色微变,如此气势,赫然便是说明,眼前的洛风,已经是六星卡师!

        众人皆是一惊,如此年轻的六星卡师,倒真是罕见。

        洛凌天目光欣慰地看着洛风,道:“风儿三年前被焰皇朝长老看中,潜修三年,不久前刚回来。”

        声音落下,他已不动声色地搬出后台。

        “焰皇朝…”

        听得这个名字,整个天地间的气氛,皆是变得压抑起来。

        这些年来,这三个字,一直如一块巨石,压在他们星云军团头顶。

        若非那焰皇朝步步紧逼,他们星云军团,又如何会从星空下第一势力,沦落至这般境地?

        柳涟漪咯咯一笑,凤目掠过一抹讥讽,道:“难怪说话那么硬气,原来是找到了新的主子。”

        洛凌天摆了摆手,道:“涟漪殿主别误会,焰皇朝只是看上我儿,与我无关,我心所系,仍是燕帅。”

        他的目光,转而看向箫玄,道:“这位就是本届七殿会武总冠军吧?真是英雄出少年啊。”

        洛风走到箫玄面前,笑道:“那场决赛我看过,阁下打法让我叹为观止,本以为军主之争上,能与阁下较量一般…”

        他伸出手来,似要与箫玄握手,眼神看着他,似笑非笑道:“只是可惜,军主之争是六星卡师的事,而你,只是个五星卡师啊…”

        嘴角的笑意,微带嘲弄。

        箫玄神色波澜不惊,道:“不知你在武王城担任什么职位?”

        “在下不过是个统领而已。”洛风看似谦逊,言语下的倨傲之意,没有丝毫掩饰。

        “很好。”箫玄自语一笑,伸出手掌,在洛风衣服上擦了擦。

        下一刻,在无数道目光注视下,箫玄手掌一抬,一掌甩在洛风脸上。

        啪!

        “燕帅只要还是军主,在联邦北部,你武王城便是臣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时候,一个武王城的统领,也敢对星云军团副殿主明朝暗讽了?!”

        突如其来的变故,让得星云军团的星卡师们,皆是一顿暗爽。

        这一巴掌,打的太解气了。

        洛风怒目而视,道:“你,你竟敢打我?!”

        洛凌天看向燕帅,声音压着愤怒道:“燕帅,这是何意?”

        燕忘情俏脸淡然,道:“箫玄是天源殿新晋副殿主,洛风以下犯上,不该打吗?”

        齐进道:“还不向副殿主道歉?”

        洛风双掌紧握,眸心深处,几乎要喷射出火焰,他咬着牙,道:“是我失言,还望副殿主见谅!”

        箫玄眼皮微垂,淡淡道:“以为师从焰皇朝,便可目中无人了?真是井底之蛙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觉得,我若与你同境界,应该能打的死你。”

        “副殿主说的是。”洛风怒极反笑,眸心中掠过深深的蔑视,可是,敢怒不敢言。

        这一巴掌打下来,洛凌天也是觉得脸色不好看,于是看向燕帅,道:“马上就要过年了,我也不愿扫了燕帅兴致,既然如此,那便将军主之争定在两月后吧。”

        燕忘情螓首微点,道:“可以。”

        “那洛某便先行告退,年初再来拜访燕帅了。”

        声音落下,他与洛风等人飞身进入虚空战舰,然后朝着远方快速驶去。

        随着他们的离去,天地间压抑的气氛陡然缓解下来,不过所有关注此处的星卡师,都是知道,武王城与星云军团,彻底撕破脸皮了。

        一切,便看两月之后了。

        
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