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神星卡师 第一百二十二章 殿主印的下落(二合一章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            此言一出,顿时如平地惊雷,在几位殿主耳边炸响。

        沉默持续了少顷,空气都是有些凝固。

        几位殿主的神色,皆是微现波澜,尤其是柳涟漪,更是美目一滞,如失了魂。

        这些年来,在星云军团,云流之名,简直便是禁忌。

        昔日他被星云子从星兽界带回,横空出世,那等傲绝苍穹的修炼天赋,让得举世皆惊。

        仅仅修炼一年时间,便成为了九星卡师,星云子下,无人是其对手。

        由此可见,他的修炼天赋,究竟是多么可怕。

        他如一柄利剑,锋芒毕露,剑气如虹,斗破苍穹!

        那才是真正的人中之龙。

        在所有人眼里,他都是未来的星云军团统帅,整个联邦领袖,未来将统御整个天源星,前途不可限量…

        然而,谁曾想,如此人物,转眼之间,便成为了欺师叛祖之人,遭到整个天源星强者追杀…

        从那以后,再无他的消息传来,在所有人眼里,他已经死了。

        燕忘情眼中浮光流转,少顷,红唇微启,打破沉默:“你是说,那个男人回来了?”

        这些年来,伴随着云流的消失,他的圣钟,也是随之陷入了沉默。

        而今,那座尘封万载的圣钟,居然再度响起?

        这意味着什么?

        细思极恐。

        姜青炎目光微微闪烁,道:“也不知道这个消息,对我星云军团来说,究竟是福是祸啊。”

        秦王眼中掠过一抹忌惮,昔日逃走之时,云流便已是九星卡师,这些年来,若他还活着,那么可想而知,他的实力,究竟有多么恐怖。

        云霄道:“如果他真的回来了,那么我们或许便有机会,将当年的误会解释清楚。”

        “如果不是因为那个误会,他又如何会对师祖与我们,产生如此浓烈的恨意?”

        齐进眉头微皱,道:“我只是好奇,大师兄素来冷静,从来不是冲动之人,为何当初会因师父的半截话语产生误会?”

        秦王神色淡漠,看不出在想什么。

        柳涟漪眼眶微微泛红,纤细的睫毛上,有着晶莹的泪珠在打转。

        瞧得这一幕,众人微微叹息,所有人都知道,小师妹对云流怀着的那份莫名情愫。

        昔日光芒万丈的大师兄云流,可是这个小师妹,最崇拜的人呢。

        燕忘情感叹道:“故人再见,不知是否物是人非。”

        宫武摇了摇头,道:“倒也未必是他来了,也可能是消失已久的殿主印,出世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殿主印并非凡物,圣钟之响,兴许便是它发出的信号,也就是说,它距离我们,其实并不远。”

    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眼神皆是微微闪烁,心思各异。

        燕忘情俏脸淡然,道:“那是我星云军团圣物,我们自然要收回,此事不要招摇,派出暗部搜索便可。”

        宫武浑浊的眸子,泛出一抹精芒,圣钟响起,无疑犹如一块巨石沉入大海。

        他知道,星云军团这团沉寂数载的死水,兴许便要就此动一动了。

        …

        星云阁。

        “师父,我今天猛不猛?”箫玄一脸期盼地看着燕忘情,在他看来,不论外人如何吹捧,都不及师父的螓首微点。

        燕忘情饶有兴致地看着箫玄,道:“其实我最好奇的,便是你究竟说了什么,让得秦生忽然气急败坏,情绪失控。”

        “虽说那火龙套装,是你抢了他的boss而得,可仅仅一套装备,不至于让他这么动怒吧?”

        她笑吟吟地看着箫玄,道:“瞧他那神情,便仿佛被绿了一样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一时语噻,愣在了原地,有些尴尬地笑了笑。

        总不能告诉师父,他真的被绿了吧?

        “怎么,有什么难言之隐吗?”瞧得这一幕,燕忘情兴致愈浓,颇有八卦之意。

        箫玄神色骤然变得古怪起来,他将那天皮卡丘录的视频取出来,道:“诺。”

        燕忘情打开视频,玉手托着香腮,饶有兴致地看着。

        只见画面之中,姜灵儿语含深意,层层逼近,然而箫玄却是神色淡淡,犹如未闻,展现出直男本色。

        虽说早就知道姜灵儿来找过箫玄,可当看到箫玄钢铁般的表现时,饶是燕忘情,也是忍不住地噗嗤一笑。

        “人家那个时候说不定还没和秦生确定关系,说不定是真喜欢你呢。”她的睫毛眨了眨,像剪下了一波秋水,道:“即便是婉拒,也不必这么用力过猛,毕竟是女孩子,还是要温柔些的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悻悻一笑,道:“我怕以后喝抹茶。”

        “所以,你就把这个给他看了?”燕忘情道。

        箫玄摇了摇头。

        燕忘情微怔,道:“那是什么?”

        箫玄目光古怪地看了她一眼,道:“师父,这个你还是别听的好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哦?”燕忘情俏脸愈发疑惑,道:“怎么,我不能听?”

        “师父你要是实在想听,倒也不是不可以,只是内容或许会引起不适,嗯…”说着,他打开了另一段录音。

        那是剪辑好的语音。

        “我好渴,想喝牛奶…”

        “箫玄哥哥好像有些紧张…”

        “箫玄哥哥好厉害…”

        以及,后期配上的一些奇怪声音,具体是什么声音…咳咳。

        “关掉!”当听到那夹杂的奇怪声音时,燕忘情那淡然的俏脸,顿时掀起一抹红晕,当即羞赧道。

        箫玄立刻关掉录音,偷偷一笑,原来,仙女般的师父,也会害羞的啊!

        ?(????ω????)?

        她没好气地看了箫玄一眼,玉手点了点他的眉心,道:“你啊~就这样把秦生给忽悠的满头大草原了?”

        “那秦生回去,岂会给姜灵儿好脸色看?”

        爱是一道光,绿到你发慌。

        绿从发梢起,浸染至发根。

        箫玄嘀咕道:“那我不管,反正我又没诬陷他,如果他要误会了,那我也没办法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你在这等着,不要走动。”燕忘情霍然起身。

        箫玄不明觉厉。

        燕忘情迈开纤细长腿,走上阁楼,从房间出取出一套衣服,递给箫玄,道:“马上就要成为副殿主了,以后也要注意形象,不能继续这么不修篇幅了…”

        “这是我给你做的新衣服,你试试?”

        箫玄微怔,接过衣服的手微微颤颤抖抖,这居然是师父给自己做的?!

        若是传出去,恐怕整个联邦北部的星卡师,都会想办法对自己进行物理阉割吧!

        感动的要哭了。

        “谢谢师父!”声音落下,他抱着衣服返回房间,三下五除二地便换了上去。

        那速度,简直不要太快。

        “你穿衣服的速度,挺快的啊。”燕忘情语气幽幽,仿佛蕴含着某种深意。

        “来,转一圈给我看看。”

        于是箫玄原地360度旋转了一圈。

        他照了照镜子,只见如今的自己,简直是丰神俊逸,人模狗样。

        “不错,有点感觉了,这身衣服穿出去,倒有点像名扬天下那么回事。”燕忘情红唇微弯,浅浅一笑。

        箫玄眼睛眨了眨,道:“师父做的衣服那么好看,徒儿怎么不可能名扬天下?”

        燕忘情笑吟吟地道:“怕是不知会让多少家女孩子倾心呀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箫玄道:“我是那种一看上去就像有女朋友的人。”

        燕忘情微怔,道:“为什么?”

        箫玄整理着衣角,道:“在别人看来,想来我一定是有女朋友照顾,才会从不修篇幅,变得衣着得体啊~”

        “哦?”燕忘情桃花眸子微眯,道:“你…”

        箫玄连忙道:“我的意思是,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,我有那么好的一个师父!”

        不待师父说话,他继续道:“师父,接下来我的目标,便是天源殿主了吧?”

        “殿主?”燕忘情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,道:“你想的倒是美。”

        她伸出两只光洁纤细的玉指,在箫玄面前轻轻晃了晃,道:“想要成为殿主,需要满足两个条件。”

        “第一,拥有殿主印。”

        “第二,对星云军团做出极为卓越的贡献。”

        “殿主印?那是什么?”箫玄微怔。

        燕忘情道:“那是你师祖星云子炼制的至宝,每位殿主皆有一印,那不仅是强大的装备,更是殿主身份的象征。”

        “唯有执掌殿主印,方可成为一殿之主。”

        “可惜,随着云流的逃亡消失,殿主印也是随之遗失,这些年来,我们费尽心思寻找,仍是难以觅得其踪迹。”

        “所以,殿主印虚无缥缈,你暂时不用去想,你若是真想当殿主,不妨先考虑一下第二个条件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好奇地道:“什么样叫极为卓越的贡献,总该有个标准吧?”

        燕忘情星眸中掠过一抹戏谑,道:“那就是,关键时刻力挽狂澜,拯救星云军团于水火之中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嘴角一抽,道:“我们星云军团声名赫赫,乃天源星顶尖势力,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?”

        燕忘情眼神一凝,沉默了数秒,道:“或许,真的会有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”箫玄一愣。

        燕忘情道:“你应该知道,我不仅是星云军团统帅,更是整个联邦北部军主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燕忘情揉了揉眉心,道:“整个联邦北部,大小约莫数十个势力,我为军主,自然以我为首。”

        “昔日星兽入侵天源星,两族交战,这些势力为寻求庇护,前来投靠我星云军团,在联邦北部安营扎寨。”

        “可是,随着师父的消失,甚至这些年来,外人流传他早已陨落,这就导致着联邦北部有些动荡,人心不齐。”

        “这些势力中,最大的势力,名为武王城,由于有天源星其他超级势力的暗中支持,这些年来,武王城已经不动声色地坐大,甚至对我星云军团虎视眈眈…”

        箫玄眉头微皱,道:“他们是要谋反吗?”

        燕忘情摇了摇头,道:“他们倒是没有胆子谋反,可那武王对这军主之位觊觎已久,我觉得,他很可能会提出军主之争。”

        “军主之争?”箫玄微怔。

        燕忘情眼神一凝,道:“我虽为军主,但整个联邦北部的事情,并非是我一个人说了算,而是长老团。”

        “所谓长老团,便是联邦北部各家势力之主组成的势力,他们通过投票,决策联邦事物。”

        “而我这个军主之位,同样是他们投票选出,一经选出,永远连任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疑惑,道:“既然永远连任,那武王即便觊觎军主之位,也没有办法啊。”

        燕忘情道:“当初长老团定下规矩,若是有人对军主之位不满,便可发动军主之争。”

        “所谓军主之争,便是发起者向星云军团进行挑战,当然一般不会有人这么做,因为这么做,也就意味着,两方势力彻底撕破脸皮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,道:“也就是说,那武王,想挑战你吗?”

        燕忘情摇了摇头,道:“我作为一军统帅,怎会亲自下场?不仅是我,即便是各大殿主,都不会参与挑战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一者,亲自下场,有失.身份。”

        “其次,各大殿主至少都是七星卡师,这种层次的星卡师,放在任何势力都是镇族之宝,若是在交战有所损伤,谁都承受不起。”

        她的声音顿了顿,似笑非笑地看着箫玄,道:“所以,军主之争,一般都是六星卡师的事。”

        “意思就是,我的机会来了?”箫玄眼神渐渐炽热,这可是捞军功的好机会啊!

        当然,捞军功只是次要的,最重要的,当然是守护师父,让她坐稳军主之位啊!

        燕忘情淡淡道:“醒醒,你才五星。”

        一盆冷水泼下来,箫玄一拍脑门,对哦,自己五星而已。

        燕忘情道:“不过若你能突破六星,这军主之争,兴许便是你捞军功的好机会,若你能在军主之争上战胜对手,自然是对我星云军团做出了极大贡献。”

        “如果一切顺利,哪天再被你捡了殿主印,那么殿主之位,自然非你莫属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呼吸微微急促,一殿之主,那可是星云军团绝对的高层啊!

        若是自己坐到那个位置,岂不是秦王那个老王八,都要对自己以礼相待了?

        瞧得箫玄那一脸幻想的模样,燕忘情淡淡道:“当然,以上都是我的猜测,那武王城的武王,也可能永远不会发动军主之争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:“…”

        
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