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众多目光注视下,那抹紫光朝着那颗星球爆射而去。

        砰!

        地爆天星骤然炸裂。

        “我是深渊恶魔,我是不朽的!”

        深渊恶魔那熟悉的声音,再次响彻而起。

        不过被封印了几十秒时间,他居然又出来了!

        “看来,笑到最好的,还是我啊。”

        深渊恶魔看向那气息奄奄的鸣人与佐助,嘴角掀起一抹嘲弄,他的目光在佐助身上微微停留,道:“不是说要送我下地狱吗,来啊?”

        不仅没有被封印,反倒是回了一口血。

        佐助嘴唇轻抿,露出一抹不甘。

        整个观赛席一片死寂。

        通过刚刚两人的对话,他们已然明白,先前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        不禁有些遗憾。

        本以为箫玄能够绝境翻盘,谁曾想,终归是棋差一招。

        “这下,比赛总该结束了吧?”宫武苦涩一笑。

        苏冥目光微微闪烁,似是想说什么,可终归什么都没说出口。

        那一直神色淡淡的燕忘情,此时的心,也是猛地一沉。

        先前不论遇到什么样的局面,她都丝毫不慌,因为她研究过箫玄的星卡,知晓他的底牌。

        她同样知道,该用的技能,全部用完了。

        如今的箫玄,已经没有任何的底牌了,同样的,他的星卡,也已没有任何能够逆天改命的技能了。

        燕忘情美目怔怔地看向场中少年,此时的徒弟,一定很难过吧?

        生性淡然的她,此时心中也是微微触动,从他不惜亲自下场、以命搏命,她便能感知到,箫玄多么想赢。

        她知道,箫玄这么拼,都是为了她啊!

        有徒若此,夫复何求?

        可是,有些事情,不是光靠努力便能做到的。

        她知道,他已经尽力了。

        “徒弟,在师父心中,你已经赢了。”燕忘情喃喃道。

        广场上。

        秦生居高临下地看着箫玄,道:“还有什么底牌,尽管使出来吧。”

        “装遁?嘴遁?抑或,你想与深渊恶魔单挑?”

        “啧,你不是挺能打的吗?”

        箫玄沉默,不语。

        “功亏一篑的感觉,喜欢吗?”秦生微微仰头看着虚空,感叹道:“其实说实话,某种意义上讲,我也挺佩服你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有时我在想,如果你我身份对调,我未必能走到你这一步。”

        “如果不是立场问题,说不定我们还能成为朋友,只是可惜…呵呵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抬起头来,盯着虚空中的深渊恶魔,道:“你真以为,你已经赢了吗?”

        “不然呢,难不成你还有什么底牌不成?”秦生道。

        箫玄的嘴角,勾起一抹浅浅弧度,略带讽刺。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鸣人霍然起身,道:“佐助,准备好了吗?”

        佐助道:“准备多时了。”

        声音落下,在众多错愕的目光中,两人双手,再次碰拳。

        轰隆隆…

        大地再度崩塌,滚滚岩石冲天而起,朝着深渊恶魔笼罩而去。

        “六道·地爆天星!”

        深渊恶魔脸色微变,眼中掠过一抹骇然,连忙试图避开,然而这些石头却是如附骨之蛆,穷追不舍,很快,便将他再度吞噬…

        “怎么回事?!”突如其来的变故,让得秦生脸色骤变,道:“你这技能不是已经用了吗?这不是限定技吗?!”

        箫玄眼皮微抬,不卑不亢地看着他,道:“谁告诉你我用过了?”

        “你刚刚用的不是?”秦生追问。

        “哦,那个啊。”箫玄一拍脑门,恍然大悟地道:“那个只是佐助进化成六道模式后,觉醒的一个技能,小地爆天星,只能封印目标一小段时间。”

        他冲着秦生一笑,道:“也就是说,即便你不用净化术,那个封印,过上一小段时间,也会自动解开的。”

        秦生脸色陡然变得狰狞,道:“不可能!他们刚刚明明一起施展的!”

        他可是清晰的记得,在箫玄大喊快施展【六道·地爆天星】后,鸣人与佐助双手碰拳的啊!

        鸣人一脸无辜地看着他,道:“有吗?我只是和佐助牵了个手而已。”

        佐助淡淡道:“对啊,他和我牵手,又不影响我释放技能。”

        秦生:“…”

        目光死死地盯着即将被封印的深渊恶魔,秦生恣目欲裂,在如此危急的形势下,箫玄居然仍然给他下套,骗了他一个净化!

        他恍然想起,先前在深渊恶魔降为五星后,箫玄声若奔雷地咆哮:快,快使用六道·地爆天星!

        用得着喊吗?

        神念一动不就行了?

        他之所以声如奔雷地咆哮,恐怕就是在故意喊给自己听!

        “该死的,为什么?!”秦生眼神狰狞,面庞阴沉地几乎要滴出水来,一时间,仍是难以接受这个结局。

        功亏一溃的居然是他!

        在最关键的时刻,他居然被套路了!

        轰隆隆…

        滚滚岩石冲天而起,朝着深渊恶魔的身上笼罩而去。

        很快,刚出来不久的深渊恶魔,便是被岩石彻底埋葬,永久封印。

        那颗包裹着深渊恶魔的小型星球,在无数道目光注视下,渐行渐远,越飘越高,很快,便淡出了众人视野,消失在了天际,在无穷无尽的宇宙中流浪。

        无人知道,它究竟会流浪到哪里。

        流浪恶魔。

        广场上。

        两道身影,纹丝不动。

        然而他们的话语,已经透过屏幕,被所有观众知晓。

        丰神俊逸的秦生,神色陡然变得暗淡,茫然若失,如丢了魂。

        箫玄眼神闪烁,倒是并没有痛打落水狗,毕竟,此时无声胜有声。

        再者,连他也承认,这秦生真的强,年轻一代第一,当之无愧。

        箫玄有些感叹,他觉得自己之所以能赢,便是从来不主动用下一轮底牌,去解决当前的局面。

        他总是会给自己设置难题,让自己在不暴露底牌的情况下,运用当前已有的力量,去应对问题。

        这样的话,才能游刃有余,有条不紊,遭遇险境时才能优雅从容、丝毫不慌。

        另外,这场比赛赢得一点也不轻松,机关算尽,也才侥幸获得胜利。

        某种意义上讲,其实他也挺感激秦生,秦生的星卡,同样让他学习了很多,尤其是套路。

        秦生可谓把套路开发到了极致,星卡间的配合,星卡师技能的搭配,这样的阵容,无论碰到什么样的卡组,都有一战之力。

        他的套路很深,比姜灵儿还深。

        整个天地间,此时皆是一寂,所有星卡师,皆是张大嘴巴,甚至有人弯下腰,去捡掉了的下巴。

        “6666我的天,秦生居然被套路了!”

        “功亏一篑的感觉怎么样?难受吗?兄die?”

        “哈哈哈,先前不是笑的很开心吗?先前笑你m呢!”

        燕忘情美目一滞,连她也没有想到,先前箫玄施展的地爆天星,其实是在套路秦生!

        那鹅蛋般精致的俏脸上,嫣然一笑,刹那间绽放的光彩,惊艳众生。

        这个徒弟,真的给她带来太多惊喜了!

        “箫玄这也太厉害了。”莫凌空目瞪口呆,上次四强的时候,虽然箫玄表现的也很优秀,但在他看来,只能算做不错而已。

        毕竟,当时的箫玄,其实算不得太强,与姜灵儿也才勉强五五开。

        然而,今天的箫玄,不论是套路,星卡强度,还是心理博弈,阳谋阴谋,皆是让人叹为观止。

        同样的星卡阵容,换上另一名星卡师,恐怕不见得会赢。

        扶桑周圣等人,神色则是微微复杂,昔日的对手,如今居然击败了秦生,夺得了自己连想都不敢想的冠军。

        物是人非,以前还有些不服气,现在反倒是觉得,能够败在他手下,也是一种能够吹嘘的资本了。

        我曾和冠军五五开!

        幻羽也是有些庆幸,昔日箫玄刚入天源殿,他还因为对方的待遇而嫉妒。

        不过,他庆幸自己亡羊补牢,在殿试后与箫玄主动认错,拉好关系。

        以箫玄展现出的天赋,未来定然是星云军团的高层,恐怕放眼整个天源星,都不会是无名之辈。

        抱着这样的大腿,何愁前程?

        雍衣脸色阴沉到了极致,这不仅仅是不爽的问题,更可怕的,此次冠军,以后就是天源殿的副殿主了。

        到时候,箫玄就是与他平起平坐的人物,想到那一幕,他便觉得尴尬。

        阿幼朵仰起光洁俏脸,怔怔地看着箫玄,美目之中泛出异彩。

        有些感动,有些欢喜,甚至,想上去抱着他亲一口。

        因为,她知道此次冠军对于师父的重要性,可她却辜负了师父的期望,在半决赛上输给了秦生。

        如果秦生真的夺得了冠军,那么日后,她将活在无休止的自责中。

        然而,谁能想到,那个有些小帅的小师弟,居然能够力挽狂澜?将这池死水,生生盘活了!

        姜灵儿面如死灰,她呆呆地看着广场二人,犹如丢了魂,少顷,竟是有些失控地道:“怎么可能…这怎么可能啊?!”

        “明明一个月前,他与我打,都要以命搏命,靠着运气获胜,而今,他怎么会这般轻易地击败秦生呢?”

        姜青炎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道:“闭嘴!还嫌不够丢人吗?!”

        此时此刻。

        整个天地的目光,皆是汇聚到了广场上的二人身上。

        箫玄揉了揉眉心,看向秦生,主动地伸出了手,道:“抛开我们以往恩怨,单论这场比赛,我承认,你是个可敬的对手。”

        秦生目光闪烁,微微沉默了半晌,然后长长地吐了一口气,如释重负。

        “打我修炼开始,同级之中,我从未败过,从来都是我越阶挑战别人,真是没有想到,会有那么一天,会有人将我取而代之…”

        “不过这也是好事,虽然有些不甘心,但我也真的谢谢你,送我这么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。”

        他伸出手来,握向箫玄的手,凝重的面庞,忽然罕见地一笑。

        “可能下了这个赛场,身处不同立场的我们,依然会争斗下去,不过,现在我却要真诚地恭喜你,成为本届七殿会武的冠军。”

        他的目光微微闪烁,郑重道:“我秦生,服了!”

        哗!

        整个天地的气氛,骤然沸腾起来,全体起立,所有星卡师面色涨红,激动地欲罢不能。

        他们,见证了一代传奇的诞生!

        霸主更迭,新王加冕。

        一个加入星云军团不到半年的星际流民,先是夺得新军考核新人王,然后在殿试上成为一殿首席,最后,竟是击败秦生,夺得了七殿会武总冠军!

        这可是星云军团的最高赛事!

        所有星卡师,开始狂呼。

        “箫玄爹牛批!”

        “冰灵殿,恭喜冠军!”

        “紫霄殿,恭喜冠军!”

        “百花殿,恭喜冠军!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”

        在众多目光注视下,秦生黯然离场,留下了一个扑街的背影。

        他神色没有丝毫波澜,仿佛无事发生,就像这场比赛的输赢,于他而言,没有丝毫影响。

        阳光撒肩上,将他的影子拖得长长的。

        等到走出人群后,来到无人的角落后,那紧绷的脸庞,却是再也坚持不住,眼眶微微泛红,鼻子陡然一酸。

        终归,还是不甘心呐。

        姜灵儿走了过来,安慰道:“不要难过,不过是他运气好些罢了。”

        声音落下,白皙手掌伸出,就欲习惯性地搂住他的脖子。

        “晚上我陪你。”

    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秦生一手将她的玉臂抓住,在后者微微诧异的目光中,反手就是一巴掌。

        啪!
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