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云军团,制卡部。

        当箫玄来到这里时,顿时十数道目光向他投来。

        他们皆是家园被毁、居无定所的星际流民,有的是被巡逻队擒拿,有的是主动前来投奔星云军团。

        此时的流民们,皆是趴在桌子上,恍惚间,箫玄感觉自己来到了教室。

        箫玄寻找末排角落一个空位坐下,然后看向身旁,那里坐着一名少女。

        此女肌肤白嫩,玉鼻挺翘,柳眉杏目,长发挽成单马尾,闪烁着青春的活力。

        眼角那颗泪痣,更是添加了几分难以言明的韵味。

        箫玄微怔,真是难以想象,如此精致的少女,竟然也是流民。

        此女名为若汐。

        此时的若汐,玉手托着香腮,忽然有所感应,俏脸微抬,视线与箫玄对碰在一起。

        当即唇角微弯,礼貌性地浅浅一笑。

        刹那间绽放的光彩,让得箫玄心头微暖。

        箫玄看向桌子,那里有一支笔,笔上荧光闪烁,蕴含着特殊的能量波动。

        如果要说制作星卡最重要的是什么,那所有人都会说三个字,星源笔。

        所有的星卡,皆是需要以星源笔为媒介,从而让勾勒出的图案,拥有奇特的能量。

        除此而外,还平铺着约莫五张卡片。

        卡片犹如宣纸,呈青铜色,其上闪烁着点点光芒,赫然便是制作星卡必备之物,星源纸。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制卡部部长走了进来,他名风夜北。

        此人身材高挑,看上去温润儒雅,深邃如幽潭的眸子中,折射出智慧的光芒。

        风夜北深邃眸子扫视全场,淡淡道:“我知道,你们的家园被星兽毁灭,迫于无奈,方才前来投奔我星云军团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不过,这个世界上,没有人有义务去帮助弱者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星云军团不养庸人,若是你们能证明自己的制卡天赋,自然便可留下。”

        众人皆是低头,面露忐忑,他们无法修炼源气,不能成为地位显赫的星卡师。

        因此,制卡师是他们唯一的机会。

        箫玄眉头微皱,忍不住地问道:“那要如何制作星卡?”

        此言一出,顿时引起一片噗嗤笑声,这家伙没吃过猪肉,难道也没见过猪跑?

        整个天源星域,恐怕还没人不知晓如何制作星卡吧?

        风夜北微微愕然,这个问题问得好,不过他仍是耐着性子道:

        “制作星卡,通俗的说,其实便和画画一样,首先要在星源纸上,将图案绘制出来。”

        他微微沉默,然后轻捻指尖,一张星卡飞出。

        “吼!”

        下一刻,一道气吞山河的虎啸声响起,紧接着,一头通体燃烧着火焰的火蟒虎,出现在了万众瞩目之下。

        一股惊人的气势,自它身上弥漫而开。

        “这是我的战斗卡-火蟒虎。”风夜北指着火蟒虎道:“如果你想制作星卡-火蟒虎,你首先脑海中要有火蟒虎的形象,然后根据脑海的形象,将它画在星源纸上。”

        “画的时候不能只画轮廓,要细化,细化到它的毛发,身躯形状、纹路。”

        “画的越具体,越精细,做出的星卡质量自然便会越好。”

        “把它画下来,便好了么?”箫玄好奇地问道,他美术专业毕业,画画于他而言并不难。

        众人犹如看傻子般看着他。

        风夜北摇了摇头,道:“这只是第一步,画好之后,便要开始设置星卡技能。”

        他手持星源笔,朝着星源纸左上方轻轻一点。

        顿时,一张仿佛投影般的荧幕,出现在眼前虚空中。

        箫玄眉头一抬,只见荧幕之顶写着:请设置星卡技能。

        风夜北道:“星卡设定的技能,不能随意设定,一定要符合星卡形象,譬如我这火蟒虎,可以设定为虎啸以及火球术,不能设置冰封万里、龙息术等等乱七八糟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技能设置好后,还须进行星域联盟数据系统审核,唯有通过审核,方能生成星卡。”

        “所谓星域联盟数据系统,不是人工组成,极为神秘,你可以理解为是天道化身的系统。”

        “审核?”箫玄微怔。

        风夜北轻轻顺着火蟒虎的毛发,不厌其烦地解释道:“首先,审核系统会将不合理的技能进行修改,用以确保平衡。”

        “此外,不只是我们天源星,九大星域,对星卡版权都极为重视。”

        “比如我制作了火蟒虎卡,那么火蟒虎便是我的专属,你们不能照着火蟒虎的样子再画一张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哪怕对它改变模样、进行微创新,搞出四翼火蟒虎、独眼火蟒虎、三脚火蟒虎,那也是不行的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抚掌轻叹,这个系统审核真是良心,防盗版、防跟风、防抄袭。

        风夜北继续道:“当然我所说的只是制作星卡的步骤,制作星卡最需要的,其实是脑洞。”

        他眼中掠过一抹惊叹,道:“以前我们不能横渡星空,无法拜访其他星球,直到有一天,一位星卡大师做了一个梦,他梦见船在虚空中飞行。”

        “于是,他根据梦中记忆,制作出了战舰卡,这才能让得我人族横渡星河,纵横星空。”

        风夜北洋洋洒洒说了一通,箫玄也听明白了。

        星卡师这一职位,说白了,便是靠脑洞。

        越是厉害的星卡师,脑洞便越大。

        风夜北道:“此外,不能以人的五官为原型,如果想创造人物,必须是个原创人物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颔首,这个倒也不难理解,这个限制,应该是为了维护人的尊严。

        不然的话,若是看谁不爽,将他制作成星卡,或者看谁太爽,将她制作成星卡,岂不是…

        箫玄投以感激目光,毕竟风夜北这番讲解,其实是在为他一个人科普。

        若是换个人,譬如那巡逻队长,恐怕早就心生厌烦,将他给轰出去了。

        嗡…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所有人的桌子中央,忽然开始下凹,紧接着,一件战甲呈现在众人视线之中。

        风夜北道:“考验很简单,便是修补这件战甲,修补的最完善的两人,自可留下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看着战甲,瞳孔忍不住微微一缩。

        眼前的战甲,到处都是裂痕,破烂不堪,怕是稍稍用力,便会被直接撕开。

        损坏到这种程度,还能修补的?

        不只是他,所有人脸上皆是愁云遍布,唯独若汐神色淡淡,波澜不惊。

        瞧得众人郁闷的脸色,风夜北淡淡道:“虽然破损严重,但若是借助针卡,未必不能修复。”

        他手一挥,一张星卡抖出,在无数道目光注视下,化为一根银针。

        在其一旁,一张屏幕浮现,展示着源星针的属性:

        源星针。

        分类:生活卡。

        品质:青铜。

        技能:【缝纫】:可自动修复破损的战甲。

        “这是功能卡,源星针,你们就照着它画吧。”

        “每人只有五张星源纸,务必珍惜。”

        “半个小时后,我来检验成果。”

        声音落下,他径直走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箫玄看着那悬浮于虚空的源星针,不解地道:“不是不能画已有的星卡么?”

        “一般来说自然不行,不过,如果得到星卡师授权的话,自然便可。”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前排拐角的一名男子,拉长了语调,悠悠说道。

        他缓缓转过身来,神态慵懒地转动着手中源星笔,似笑非笑地看向箫玄,道:“对星卡一点了解都没有,真是好奇,你的家乡,究竟是何等落后的星球啊~”

        嘴角的笑意,微带嘲弄。

        箫玄冲着他一笑,毫不犹豫地反击道:“你如此有优越感,想必来自文明先进的星球。”

        “可是,既然你的星球文明先进,你为何还沦为星际流民呢?”

        韩湘的脸色,骤然铁青。

        箫玄冷笑,大家都是流民,处境堪忧,你还装你??呢。

        不顾韩湘那扭曲到变形的脸色,箫玄垂首看向战甲。

        他明白了风夜北的用意,这些破损的战甲,便是用来检验他们制作的星卡-源星针的质量。

        若是战甲修补的好,自然便是说明,他们制作的星卡质量高,从而说明他们拥有制卡天赋。

        深吸一口气,箫玄眸心微凝,能否活下去,就看此间了。

        星卡制作的第一步,便是画形。

        箫玄手握星源笔,照着悬浮于虚空的源星针,缓缓临摹。

        别看只是小小一根针,越是简单的东西,画起来便越是困难。

        更何况,这些针上,还有一些特殊的符号。

        那些符号,箫玄看不懂,只能照葫芦画瓢。

        笔尖自星卡上划过,留下一道淡淡的浅痕,简单的痕迹,却仿佛散发着某种韵味,令人神往。

        少顷,源星针画好。

        箫玄轻点星源纸左上角,屏幕弹出,他输入技能:缝纫。

        技能输入完毕,他点了屏幕下方的提交。

        “系统审核数据中,请稍候。”

        箫玄的心,提到了节骨眼。

        “图案不符合源星针图样,星卡制作失败。”

        对此,箫玄并不意外,然后拿起第二张星源纸,重新绘制。

        经历了第一次教训,这一次他仔细观察了星源笔,思考好久后,方才动笔。

        “星卡制作失败…”

        箫玄继续认真观察一次。

        “失败…”

        短短十数分钟,星卡已经失败了四张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        箫玄眉头微皱,眼下只剩下一张,明明他仔细观察了啊!

        眼下机会还剩一次,这一次,他迟迟没有动笔,而是盯着源星针,几乎要看出茧子。

        只见源星针表面,有一些奇特的符号,他在一旁桌子上打了很久的草稿,确定自己几乎能够按照一个模子刻出来时,方才动笔。

        嗤拉。

        制作失败,星卡燃烧成虚无。

        箫玄的脸色,此时微微一沉,因为这已是最后一张。

        而且,这不仅仅是一张星源纸的问题。

        刚刚最后一张,美术专业的他,确定以及肯定,画的几乎与那参照物如出一辙。

        可是,仍然失败了。

        他想不通原因。

        这下惨了。

        顿时有幸灾乐祸的目光投来。

        场中之人虽然素昧平生,可是彼此却皆是成为了竞争对手,如今只有两人能留下,可谓,九龙夺嫡。

        因此,即便他们有多余的星源纸,也不会给箫玄。

        素昧平生,还是对手,谁会帮忙?

        这边的动静,也是引起了韩湘的注意,他哂笑一声,袖袍一抖,一根源星针浮现在眼前虚空。

        他刻意拉长语调,阴阳怪气地道:“虽然大家同为星际流民,但流民间,也是有些差距的。”

        众人目光投来,而当他们瞧得那悬浮的源星针时,顿时有些骚动。

        他们图案还没设计好,韩湘竟然便已制作成功了?

        箫玄余光微瞥,只见一旁的若汐,此时她面前的源星针,已经开始默默缝补战甲了。

        只见源星针从战甲上进进出出,仿佛有只无形之手,正在暗暗操纵着它。

        箫玄面如死灰,风夜北说过,每人只有五张星源纸,失败了就没有机会了。

        难道,自己要变成穿越史上死的最早的主角了?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一只白皙手掌伸了过来,悄悄地递给他一张星源纸。

        箫玄微怔,目光投去,雪中送炭的,赫然便是若汐。

        若汐清澈眸子眨了眨,道:“我的源星针画好了,这张星源纸估计用不到,送给你了,加油。”

        一抹暖意自心头弥漫,雪中送炭,往往比锦上添花,更加让人感动。

        箫玄倒也没有矫情,投以感激目光,今日若是能活下去,日后再找机会回报便是。

    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场上的人,除了箫玄之外,已经陆陆续续制作出了星卡。

        但,这仅仅是第一步。

        实践是检验星卡质量的唯一标准。

        眼下的实践,无疑便是看谁能将战甲修复的完美。

        箫玄有些苦恼,星卡屡屡制作失败,眼下只剩若汐给他的这一张。

        若是再失败,那他可就彻底凉了。

        他想了想,问题在于源星针上那些符号,这些符号,应该是天源星上本土某种语言文明。

        但是,他对本土文明没有丝毫概念,即便照着符号描绘,那也是画虎不成反类犬。

        余光微瞥,然后便是见到,其他人已经开始操纵源星针,修补战甲了。

        箫玄盯着眼前的战甲,忽然产生一个念头。

        修补战甲,未必要画针。

        他脑洞大开,画个裁缝行不行?

        裁缝是人,风夜北说不能画现实中存在的人物,那画原创人物呢?

        他在地球上没听说过星域联盟,而今,这里的人也没听说过地球。

        如此岂不是说明,地球上众所周知的历史、动漫人物,在这里都属于前所未有的原创人物?

        听起来有些荒诞。

        但这个念头,一经产生,便盘旋在箫玄脑海,犹如魔障缠身,挥之不去。

        一念至此,箫玄眼神渐渐炽热,既然燕忘情没听说过地球,那兴许地球漫画中的人物,这个世界上也没有呢!

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